独自莫凭栏(《万花筒 秋石》连载⑤|独自莫凭栏05)

独自莫凭栏


独自莫凭栏 05

夜色沉沉,众人举着火把行走在凛冽的寒风中。
雪已经停了,但风还是冷得吓人,众人踩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林秋石穿着厚厚的衣服,遮住了耳朵和下半边脸,身体微微弓着,背着一个漂亮的姑娘。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得可怕。
待那木匠口中的古庙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这是庙?”张子双开口,“这庙看起来……也太古怪了吧。”
夜色中的庙宇看起来的确有些古怪—乍看起来十分破旧,但若是细细观察,会发现这庙其实非常精致,光是门口的两根柱子上的浮雕便不似凡品。
林秋石把阮白洁放下,举着火把看了看柱子上的浮雕,上面雕刻的是关于十八层地狱的景象,无论是恶鬼还是受苦的灵魂,在柱子上都显得栩栩如生。
“这柱子真漂亮。”阮白洁突然夸了一句。
“是挺漂亮的。”林秋石也赞同。
这些浮雕完全不像是这个落后山村的产物,甚至称得上是工艺品了。
要不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林秋石可能会花时间好好观察一下。
“谁先进去?”熊漆发问。
无人应话—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进庙是触发死亡的条件,那先进去的岂不是就会成为牺牲品?
“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进去呢?”阮白洁忽然道,“如果那个老头子是骗我们的,怎么办?”
熊漆说:“但是听他的总比和他对着干好。”
“那可不一定。”阮白洁扭头看向林秋石,“秋石,我害怕,我们两个一起进去吧?”
林秋石闻言,有些犹豫:“可是如果双人入庙才是触发条件呢?”
“现在根本没有正确答案,我宁愿赌一把,如果一个人进去,真出了什么事都没人知道。”阮白洁说着,看向面前的庙宇,“毕竟……进去的是个人,出来的时候是个什么东西,就说不好了。”
她这话让众人一阵发冷,连林秋石也不例外。他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着阮白洁,咬咬牙道:“好。”
熊漆皱眉:“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两个人才是……”
阮白洁打断他的话:“万一一个人才是呢?这种事情谁说得准?”
熊漆沉默了,事实的确如此。
“你们怎么安排顺序,我们懒得管。”阮白洁的声音柔柔的,“这天儿太冷了,秋石,我们先进去,然后早点回家睡觉吧。”
听到“睡觉”两个字,众人想起可怖的夜晚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他们再磨蹭,极有可能整晚都浪费在这里,到那时会遇到什么东西是完全不可控的。
“走吧。”阮白洁挽着林秋石的手臂,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
林秋石已经习惯了阮白洁的黏人,迈开步子朝庙里走去。
其他人看着他们的背影,陷入了沉默。
庙门半掩着,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阮白洁伸出手,轻轻地推开了面前的门。
“嘎吱”一声脆响,门应声而开,里面的空气扑面而来。这种气息很淡,也很香,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
借着火把的光,林秋石发现这座庙并不大,构造也非常简单,中间摆放着香案和一些古老传说中提到的人物的雕像,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功德箱。功德箱上似乎还刻着什么字,因为距离太远了,他看不太清。
“走吧。”阮白洁道。
两人继续往前,走到正中的雕像前。那雕像看上去慈眉善目,并无异样。
阮白洁的表情很平静,她在蒲团上跪下,朝着雕像拜了一拜。
林秋石站在旁边屏住了呼吸。
安静的等待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雕像依旧半闭着眼眸,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人。除了呼啸的风声,庙中是一片让人安心的宁静。
林秋石松了口气。
“没事。”阮白洁站了起来,拍干净膝盖上的灰尘,“你来吧。”
林秋石点点头,把火把递给阮白洁,自己跪在蒲团上拜了拜。
“好了。”拜完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林秋石大大地松了口气,短短的几个动作,却好似耗尽了他的力气。
“走吧。”阮白洁转身,“我们该出去了。”
站在外面的人看到他们两人完好无损地走出来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熊漆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林秋石摇摇头:“没有。”
大家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有人犹豫起来。
“不如我们也每次进去两个人?”熊漆说,“既然前面的人都没事……”
“你确定他们没事?”有个队员警惕地看着阮白洁和林秋石,“刚才她还说过,进去的是人,出来的是什么就说不好了,你们怎么就能确定他们两个还是人?”
被怀疑身份的林秋石正欲解释,阮白洁却手一挥,阻止了他说话,而后她不咸不淡地说:“我们不劝,你们随意。”
“熊哥,我也怕。”小柯道,“我们也一起进去吧?”
熊漆有些犹豫。
其他胆子小的成员也开始找伙伴,也有人还是固执地不肯违背木匠的说法。
“那就按自己的想法来吧。”最后熊漆下了决定,“小柯,我们一起进去。”
小柯惊喜地点点头。
各自下定决心之后,一个独身的男人进去了。他一个人进去,也是一个人出来,同样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只是他出来的时候,表情有些疑惑,似乎想要说什么。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第三组的人就已经进去了。
“你们在庙里看到了什么?”那个独身进去的男人小声地问林秋石。
“没看见什么,就是雕像和蒲团。”林秋石说。
“你们不觉得那个雕像有点奇怪吗……”男人说,“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雕像。”
林秋石闻言愣了愣,没明白男人的意思。
男人低声道:“你难道见过?那雕像的模样也太奇怪了……”
林秋石摇摇头,不太明白男人的意思,不过他转念一想,脑子里冒出了一个让他后背发凉的念头:“你……看见的雕像是什么样子的?”
“是一个女人。”
这句话一出,林秋石脸上的笑容就没了。
那男人没有发现林秋石脸上的表情不对劲,还在低声诉说:“那雕像笑眯眯地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东西也不像法器,更像是……”
“像什么?”林秋石追问。
“更像是砍树用的斧头。而且我拜完之后,她好像动了一下……”男人说到这里,终于发现林秋石的神情不对劲,“你们呢?你们是不是也看见了?”
“没有。”虽然很残忍,但林秋石还是把真相告诉了男人,“我们看到的雕像和你看到的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男人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变了,“你们看到的雕像是什么样的?”
“男的。”林秋石道。
男人的脸色惨白如纸,看向庙里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他浑身哆嗦,嘴里道?:“不……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怎么会?有问题的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他说完这些话,又警惕地看向周围,似乎害怕自己所说的内容被别人听了去。
第三组进去的是熊漆和小柯,两人出来时也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接下来就是第四组、第五组……这些分组有男有女,有一个人也有两个人,但林秋石很快就发现了规律,只要是一个人进去的,出来时的表情都不太妙。
当最后一个人出来后,众人终于确定了某种规律?:一个人进去和两个人一起进去,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雕像。
林秋石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男性雕像,而一个人进去的都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笑容怪异、抱着斧头的女人。
“一定是他们错了,我们是按照木匠的提示进去的……”有人情绪崩溃,嘴里不住地念叨着,“不会出错的,我们不会出错的,雕像一定是个女人……对,就是女人!”
林秋石只能安慰他们:“这事情还不一定呢,你们不要太紧张。”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个女人绝不可能是庙里的雕像,有哪个庙会供奉这样的东西?
“对啊,还不一定呢。”阮白洁笑了起来,“况且这么多人都进了庙,就算要死,死的也不一定就是自己嘛。”
“你能不能不要笑了?”小柯很不客气地说。
“为什么不笑?”阮白洁冷冷地反驳,“笑着死,总比哭着死要好吧。”
她说完这话,有人便叫了起来:“你们快看柱子!”
林秋石闻言看去,发现柱子上的浮雕竟缓缓蠕动了起来。
黑暗之中的画面并不明显,但因为此景太过骇人,导致众人将所有注意力都投到了上面。
只见柱子上的浮雕开始扭曲变形,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挣脱出来。这情形不过持续了片刻,众人便看见一只手硬生生地从浮雕里面挤了出来。
那只手很苍白,指甲却是红艳艳的,四处摸索着,最后抓住了旁边的木栅栏。抓住木栅栏后,那只手就好像找到了着力点,开始拉住木栅栏用力,一点点将自己的身躯和头颅从那根柱子里扯出来。
整个画面怪异又恐怖,看得众人的呼吸几乎停滞。
“还看什么?跑啊!”阮白洁的声音惊醒了众人,林秋石也恍然醒来,而此时那东西已经从柱子里挤出了大半。
“跑!”阮白洁道,“跑啊!”
她一声令下,众人拔足狂奔,林秋石也不敢再浪费时间,铆足了劲儿往住处的方向跑去。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响,那东西好像已经成功从柱子里挣脱了出来,开始追逐他们。
林秋石听到了那东西在雪地里爬行的声音,知道此时不能回头,却还是没忍住,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这一眼吓得他一个踉跄,只见那东西披散着黑色的长发,身体比正常人大了好几倍,如同节肢动物一般在地上怪异地蠕动,面容看不清楚,但最为醒目的,是她手里那把长柄斧头。
林秋石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之前几次都有点幻觉的意思,这一次他却是无比清晰地看到了这东西,也终于有了自己处于异度空间的切实感。
队里还有其他人回头看,都被这东西吓了一大跳。
求生欲使得众人加快了步伐,但雪天路滑,又是山村小道,再怎么快也快不到哪儿去,不过一转眼的工夫,大家便要被追上了。
“救命—”小柯似乎因为跑得太急,一脚踏空,整个人摔倒在雪地上,她想要爬起来,却因为恐惧而手脚发软,根本无法发力,只能喊道,“熊哥—救命啊—”
众人都以为小柯死定了,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哪有心思去管别人?谁知听到小柯的求救后,熊漆居然咬了咬牙,停下了脚步,转身将她从雪地里拉了起来:“快走!”
“熊哥。”小柯呜呜直哭,眼泪流了一脸,正欲感谢熊漆,就感到一个阴影笼罩在自己的头顶上方。
那东西来了,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吓傻的两人,咧开嘴笑了笑,嘴里全是密密麻麻的牙齿。而后,那东西举起锈迹斑斑的斧头,对着两人劈砍下来……
“啊—”小柯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伸手死死地抱住了熊漆,根本不敢再看眼前的画面。
熊漆也闭上眼,似乎放弃了挣扎。
然而就在斧头落下的那一瞬间,两人身上忽然浮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斧头落在金光上面,发出一声利器相接的清脆响声。
那东西见状,发出一声不满的怪叫,竟没再管小柯和熊漆,继续朝着前面的人追去了。
小柯和熊漆死里逃生,两人都瘫软在了雪地里。
“熊哥,这是怎么回事?”小柯颤抖着声音发问。
熊漆沉默了一会儿,哑声道:“你还记得我们刚进庙里拜的那尊雕像吗?”
小柯点点头。
“可能是那个雕像护了我们。”熊漆看着女人奔去的方向道。
“所以那些一个人进庙的……”小柯显然明白了熊漆的意思。
“死定了。”熊漆苦笑。
林秋石和阮白洁一路狂奔,最后也经历了和小柯、熊漆差不多的事。不过这次,却是阮白洁把力竭的林秋石护在了怀里。
面对眼前狰狞的怪物,她似乎并无太多恐惧,甚至分神用下巴蹭了蹭林秋石的头顶,说了声“不怕”。
林秋石本来想帮阮白洁拦一下,结果却被她抱得死死的,几乎是动也不能动了。他眼睁睁地看着斧头朝他们劈来,接着被他们身上的金色光芒挡下。
“嗬。”阮白洁笑了。
林秋石一个愣神,便看着那东西迅速转身,朝着他们身边的人奔了过去。
那人也看到了林秋石和阮白洁身上发生的事情,对着林秋石发问:“我……我们是不是得救了?我们身上的光……”
忽然,一道利器破开身体的声音响起。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整个人就被锋利的斧头劈成了两半。直到临死前,他的脸上都还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似乎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事情放在他身上,就是不同的结局。
那东西发出“咯咯”的笑声,提着斧头继续找别的人去了,留下一地残骸。
林秋石坐在雪地里,抿了抿唇,想要抑制住呕吐的欲望。
“没事了。”阮白洁在旁边拍着他的背,“结束了。”
林秋石道:“是因为进庙的人数不对吗?”
阮白洁没说话。
林秋石:“单独进庙的有两个人,他们是不是……都死定了?”
阮白洁道:“我也不知道。”
对啊,这种问题的答案,谁知道呢。
林秋石从雪地里站起来,对着阮白洁伸出手:“走吧,回家。”
阮白洁笑了笑,握住了林秋石的手。
大约一个小时后,大家聚在屋中,人数再次减少。
果然如林秋石所预料的那般,独自进庙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那东西把残骸全部带回去了,拖进了庙里。”有人说着自己看到的情形。
“所以是那个木匠骗了我们?”小柯哑声道,“如果我们真的按照他说的法子进了庙里,岂不是所有人都得死?”
“死不了。”熊漆语气疲惫,“至少能剩下一半吧,在这里面一般不会被团灭,至少也会留下一半。”
“留下一半也没用,谁知道她还会不会再来。就算她一天杀一个,都够呛的。”阮白洁倒是恢复得很快,这会儿又靠在椅子上开始慢慢地嗑瓜子了。她嗑瓜子的模样也很漂亮,甚至可以说是优雅。
但众人无心欣赏,都陷入了沉默。
“已经拜了庙,我们是不是可以做棺材了?”有人发问。
熊漆点点头:“明天去和那个木匠说一声,不过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自然没那么简单,井可还没填呢。
填一口井在现实世界里或许不是什么难事,但在这个世界里,却足够要人命了。谁知道填井的时候,里面会冒出点什么东西。
不过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今天大家被那东西追着跑了一路,又目睹了同伴的惨状,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了。
于是众人早早散去,准备好好休息一晚。至少今晚,不用担心会死人了。
林秋石躺在床上,看见阮白洁躺在了他的身侧。
“今天谢谢你。”林秋石说,“你太厉害了,我的体力居然还不如你。”
今天逃命的时候,先跑不动的是林秋石,看阮白洁的状态,他甚至怀疑她能一路蹦跶着回家。
“男人体力不好可不行。”阮白洁深沉地说了句。
林秋石:“……”
阮白洁:“你说对吧?”
林秋石:“……”对你个头。
阮白洁侧过脸,笑意盈盈地看着林秋石:“你说我们能活着出去吗?”
林秋石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阮白洁道:“如果你活着出去了,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林秋石想了想:“如果能活着出去,我就回老家结婚。”
阮白洁:“你有女朋友?”
林秋石笑道:“设计师加班忙成狗,哪里来的女朋友?”
阮白洁:“梦想总是要有的嘛,等出去了,我在网上买一个宝贝送你好了。”
林秋石:“……你真是个好人。”
阮白洁:“客气啊兄弟。”
两人聊了会儿天,然后渐渐睡去。
这一晚,林秋石一个梦也没有做,似乎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无情。

【未完待续……】

岁月漫长 不惊不怖

独自莫凭栏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