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准利率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会如期下调吗?)

基准利率下调
内容提要
 
1、从政策导向上看,目前存款基准利率是唯一保持不变的利率品种,其他利率均有不同幅度的下行。
 
2、从历史经验看,基准利率的调整,领先实际存、贷款变动大约2个季度。而且降息周期中,贷款利率下行幅度大于存款,净息差收窄。
 
3、LPR下调于2019年三季度开始,于2020年初加速。考虑到时滞性,预计2020年下半年开始,银行业的净息差将开始显著收窄。
 
4、在净息差收窄的压力下,预计存款基准利率有望在三季度开始下调。同时,这也意味着,寄希望于通过压缩银行业息差、反哺实体经济的LPR改革,是不成熟的。
 
5、我们对36家上市银行,拟合双向固定效应的面板数据模型(LSDV)。模型显示,银行ROE,对资产端收益率高度敏感,对负债端成本、以及净息差均不敏感。
 
6、因此即便如期下调了存款基准利率,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银行业的真正挑战,在于长期的低利率环境。
 
以下是正文
 
随着LPR的持续降息,对于银行净息差的关注度日益增长。有些观点认为,应该考虑降低存款基准利率,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进而推动LPR继续调降。这个建议是否合适呢?我们来讨论一下。
 
一、银行资产端和负债端的利率政策
 
我们先来看看,银行的主要资产和负债科目,其利率政策导向。从资产端来看,存放央行的利率下行,以4月3日下调IOER为代表;贷款利率下行,以LPR为代表;存放同业利率下行,以SHIBOR为代表;债券利率下行,以1年期AAA超短融为代表。
 
从负债端来看,从央行借款的利率下行,以MLF为代表;存款利率持平;从同业拆借的利率下行,以SHIBOR和NCD等为代表。
 
图:各品种利率的政策导向
 
从各品种利率的政策导向来看,除了存款基准利率之外,其他利率都是下行趋势。因此研判存款基准利率的未来走势,就显得极为重要。
 
二、银行业的净息差压力真的很大吗?
 
只降LPR,不降存款基准利率,对于银行业来说,相当于非对称降息,进而会压榨银行的净息差。那么银行业的净息差压力真的很大吗?我们首先来看看银行业的净息差表现。
 
图:上市银行净息差(蓝)、商业银行整体净息差(橙)
注:上市银行净息差来自于上市银行财报,为算术平均值,整体净息差来自于官方统计。
 
与直觉略有不同的是,当前并不是银行净息差最低的时刻。从官方发布的商业银行整体净息差的走势来看,净息差最低点在2017年年中,为2.05%。过去两年半以来,商业银行净息差一直在修复,2019年底为2.20%,较最低点拉宽15BP。
 
从下图可以看到,基准利率的变动,领先实际存、贷款利率变动,大约2个季度,主因是实际存、贷款利率,有半年左右的重置周期。
 
图:利率的变动
注:生息资产收益率、计息负债成本率来自于上市银行财报,为算术平均值。基准利率为3年期贷款基准利或者1年期LPR,领先2个季度。
 
第二,从实际存、贷款利率的表现来看,当基准利率下调后,贷款利率的下行幅度,要大于存款利率。即降息周期中,银行的实际净息差是收窄的。
 
第三,当基准利率保持不变时,银行的净息差又会缓慢修复上行。2017年年中至2019年年底,就是一段修复时间。
 
三、银行业的真正挑战,在于长期的低利率环境
 
本轮LPR下调于2019年三季度开始,在疫情的意外冲击下,在2020年加速下调。考虑到时滞性,预计2020年下半年开始,银行业的净息差将开始显著收窄。从这个角度出发,预计三季度开始,可能会迎来存款基准利率的下行。
 
不过笔者认为,如果要下调存款基准利率,这就意味着,寄希望于通过压缩银行业息差、来反哺实体经济的LPR改革,是不成熟的。因为同时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和LPR,与过去同时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没有本质差异。
 
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如期下调存款基准利率,是否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呢?我们基于36家上市银行的数据,对ROE和资产端收益、负债端成本和净息差,拟合双向固定效应的面板数据模型(LSDV)。模型显示,银行ROE,对资产端收益率高度敏感,对负债端成本、以及净息差均不敏感。
 
也就是说,即便如期下调了存款基准利率,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银行业的真正挑战,在于长期的低利率环境。
 
图:银行ROE的影响因素

基准利率下调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