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河(世界探险史40:发现塞内加尔河、佛得角、冈比亚河,黑人早期被描绘成人面兽身的怪物)

塞内加尔河
点击蓝字关注
一起去旅行

《世界探险史》系列(点击阅读):世界探险史链接汇总
然而,从此以后,向南推进的速度放慢了。过了整整六年时间,即到了1441年,葡萄牙人安曼·冈萨尔维什和努尼尤·特利什坦才航至布朗角(布朗角为毛里塔尼亚西部海岸努瓦迪布角的旧称。布朗在葡语中是“白色”的意思)。

这个荒芜地区有人居住。葡萄牙人登岸后,间或也追捕过一些摩尔人的渔民。依照王子下达的直接命令,冈萨尔维什从那里捕来了“10个黑色皮肤的男人和女人”,并带来了一些金砂给王子看。

葡萄牙人查看了一些早已枯竭的河谷,在这一带海岸边他们碰到了不少这样的河谷。然而他们没发现有黄金的任何迹象。这里仍旧是一片毫无生气的缺水地区,即撒哈拉沙漠的西部地区,它从阿特拉斯的西南山腰一直延伸到布朗角。葡萄牙人把这个地区称为金河湾,西班牙人称为里奥德奥罗。

显然,亨利的探险赔本了:为了发现大西洋上的一些无人居住的岛屿和海岸边一些几乎无人居住的地区,耗费了大量资金。因此,亨利经常听到对他轻率地耗费基督教骑士团的资金而进行的尖刻批评。

最后,到了1443年,一个由努尼尤·特利什坦率领的葡萄牙探险队绕过布朗角,发现了一个低矮的沙石群岛——阿尔金。

10多只单桅的小船迎着葡萄牙人驶来,船上的人几乎全是赤身露体的渔民。特利什坦抓获了30多个渔民,以高价在里斯本出卖了。在葡萄牙人看来,这些人的面目是奇形怪状的,但是他们的身体健美,肌肉发达。

“头像萨提尔,身像安第诺亚”萨提尔(羊人,希腊神话中一种山林小神,通常被画成像公山羊一样,但长有母山羊的尾巴,有时还有蹄子。安第诺亚也是希腊神话中一种神,人面兽身),当时人们是这样描绘黑人的。

次年,即1444年,王子的亲近者兰萨波迪率领六艘船向阿尔金驶去。笃信宗教的王子说定要分给他五分之一的利润。

照葡萄牙编年史作者的话来说,“最后,上帝保佑,尽管他的职位带来了很多灾难,但是做了好事而得赏仍然是值得的。他们迎来胜利的一天,他们付出劳动而有所收获。他们一共抓获了165个男女成人和小孩。”

但是,“胜利的一天”之后,追捕奴隶就不那么成功了,原因是居民们在慌乱中四处逃奔。

兰萨波迪一共运回235个奴隶。这时在葡萄牙贵族和商人的心目中,亨利从一个轻率挥霍钱财的浪子一下子变成了英雄。

在以后的行动中,尽管这个信奉基督教的王子不是亲自率领人去追捕奴隶,但他总是提倡用驯服的猎狗去追捕黑人。亨利的学生们严刑拷打在岸上抓获的单个黑人,让其指明通往他们村庄的道路。

捕捉奴隶加快了对西非海岸进一步发现的速度。由于害怕葡萄牙人,热带地区的居民们离开海岸逃往内地。奴隶贩卖商不得不继续向南前进,到那些还没有触动过的新的海岸去。

1445年,被派往西非的船有26只,其中一部分船是由兰萨波迪率领的。参加兰萨波迪探险活动的有努尼尤·特利什坦和迪尼什·迪亚斯船长,他们在向南推进过程中完成了一些重要的发现:

特利什坦发现了塞内加尔河的河口(位于北纬16°),迪亚斯远远绕过向西突出的海角(非洲的西部顶端),他把这个海角命名为佛得角(绿色角),因为这是“沙海”(撒哈拉)之南第一个生长着棕榈树的据点。

佛得角位于布朗角以南800公里的地方——布朗角离博哈多尔角也是同样长的距离。这样一来,为了捕捉奴隶,葡萄牙人在一年之中向前推进的距离等于从前七年向前推进的距离。

由阿尔瓦鲁·费尔南迪什所指挥的一艘船在躲避风暴袭击的过程中向南航行得更远,发现了冈比亚河的河口,在这个河口的海岸上人口相当稠密。

从塞内加尔河河口起,葡萄牙人在沿海地区遇到了真正的黑人,然而,他们在稍北的地区所见到的是源自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各种部族的人。这些身体健壮、被人称之为塞内加尔的黑人,在奴隶市场上的卖价比摩尔人要高得多。

在热带西非的沿海区,葡萄牙人用欧洲商品换来了金砂、象牙、麝香、香料和辣椒的代用品,但是他们最能获利的是捕捉黑人。从那个时候起,去那里的航行成了大为赚钱的生意。所以,王子可以从他们所得的钱中抽取四分之一的金额,不包括他们的任何花费。如果王子亲自组织探险队,或者借给航行的费用,那么他将抽取收益的一半金额。
延伸阅读
我的最新游记(链接汇总)
土耳其自驾游记
美国西部自驾游
印度自由行观感

塞内加尔河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