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迎春:一滴相思泪 从古挂到今「黄鹤诗苑」第292期

点击上方 蓝字▲ 关注订阅 黄鹤诗苑








文|孙迎春
黄鹤诗苑

孙迎春,70后,江苏连云港人,用文字记录一些故事,作品散见于《苍梧晚报》《诗话春秋》《齐鲁文学》《柚子茶文艺时空》等报刊和平台。
黄鹤诗苑
画/顾云
01.
相思泪
一滴相思泪
从古挂到今
还久久不舍得流下
盈盈泪眼强忍悲
不想让泪水再溢出
那晶莹的泪花在眼里打转
在心底汹涌
还是咽下吧
为了留住那滴泪
那滴泪里写满相思
写满过往
写满心酸
还有一些痛的快乐
就让她挂在眼角
这滴相思泪
02.
精神病了
思想不知咋的就病了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如树里长的虫
被啄木鸟一一掏空
心地荒芜
如岩石里长了草
眼睛干涸裂了缝
可水不知去哪舀?
翻开记忆中的收藏
拼凑救赎的良药
不停地搜索
接收到一个危险的信号
病入膏方
把诗和心都丢给远方
让灵魂也出窍
脱胎换骨
把头埋进沙里
想像着一笨拙的鸵鸟
03.
叛逃的错觉
那点感觉
游丝一般
一直预谋要逃离
我试着找来胶水
让它们无缝焊接
我也打造个笼子
把它装进去锁起来
我也曾求饶
让它与灵魂共存
这场战争
心累了
索性投降
灌一壶酒
醉生梦死一回
似醉非醉间
爱走就走吧
清醒后头疼欲裂
才知道它噬伤了每一个细胞
分不清彼此
04.
大寒
我是被蒙在鼓里
明明应该最寒冷的一天
却是艳阳高照
温暖和煦
到底是冬老了
还是春来了
季节的末梢
有点营养不良
亦或是老年痴呆
凌乱了脚步
碎了方寸
几次拿起的瘦笔
怎么也找不到丰盈的语句
05.
午夜的街头
午夜的街头
城市卸下了伪装
霓虹灯穿透街心,马路
喧闹的人们早就进入梦乡
不算机动车的三轮车
还在奔跑
不知道又接了几单活
佝偻着背的爷爷
一双筷子在垃圾桶里翻找
折射的影子
写了一个大大感叹号
寒风裹着不安和饥饿在悲嚎
这到底是谁的写照
或许是社会的自嘲
黄鹤诗苑
点击投稿须知
作品请自行检测格律,文责版权由投稿人自负。
黄鹤诗苑
微刊管理团队
顾 问|天空飞虹
主 编|黄 鹤
副 主 编|夕儿 青衫布衣 冀林
|燕雨双飞 天 涯
|云雷 晚荭
编 委|冷月 微风
|大师兄与牛 一路相随
|吴汉珍 浊韵 咏莲
咏 莲|诗词朗读
人 人|排版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