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寒霜不尽沉

子夜歌·乌夜啼
月清霜、夜明几重,子午映风苍树。有多少、愁眠辗转,不休索思千絮。啼破九天,寒鸦数点,累累寒巢古。正忧歌、琴抚星津,悲喜无常,世事浩沧桑暮。
叶飘散、哲鸦凄凄,最感起音翩舞。声韵七弦,长回进退,生万心灵物。在凉秋冷肃,别番滋味何处?霜降西窗,倚栏凭看,烟陌南飞去。末轻叠、光影婵媛,共听初羽。
——关永琪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暮秋的残霜被乌的夜啼唤醒。
张继笔下的《秋江夜泊》极尽暮秋之美,把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夜晚写的风韵沧桑。姑苏这两个字好极了,取自上古部落首领的名字:姑胥。姑苏。有着烟火气,美妙温暖。而寒山二字,又有着凉意,不那么炽热,似乎有着不入红尘的清冷之感。姑苏与寒山,两相呼应,仿佛仙境,是以区区不能欲罢。
姑苏城对我有着吸引力。诗人作家皆爱写苏州。而我爱她,不仅仅是诗词歌赋的绮丽、小桥流水的温暖、粉墙黛瓦的温润、吴侬软语的舒雅,美食的诱惑,更是她的浪漫与草木光阴。那些微小事物的氤氲,一生一世的深情。岁月与共……还有屋脊上的乌鹊,几时南飞?
不知为何,乌鹊总与姑苏在一起。太白有诗云:“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
说起寒乌,就不得不提一下琴曲《乌夜啼》。
昔者,宋临川王刘义庆遭皇帝猜忌,囚禁府上,每日夜不能寐,恐遭大难。后来他的乐伎听到檐上有寒乌筑巢鸣啼,便告诉临川王并无大难。果然如此,次日大赦,后年官拜南兖州刺史,喜事相逢。可谓今日之“锦鲤”!
而今又有李密《陈情表》:“乌鸟私情,愿乞终年。”和“慈乌反哺”之故也。道尽物性之灵、人间之义,感日月之情絮,家友之恩遇。寒乌之意,数不胜哉!
映照人间歌日月,情怀无限鸟周流。
初听《乌夜啼》,觉得他的旋律柔韧、厚实、婉转、苍劲。
这真是一首很适合暮秋听的音乐。他的意象是古拙的。不华丽,才是最好的。为什么陶渊明的诗无懈可击?而且无论后世什么人模仿都是学不来的?因为他诗的语言朴实无华,却句句惊艳。只有学识修养与心境真正的潜下来、沉下来,才可以。他的内心极度的淡然自信。
音乐与音乐人亦如此。
深沉有韵的音乐可以静心去欣赏他的美,闭目聆听,仿佛回到那个时代,有着穿透力。琴音不仅映照明月,还可呼应乌啼。曹操有诗云:“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在古代,乌为神鸟,严禁猎杀。它有着一些中庸的象征,无论遇到何种困境,听闻乌夜啼之声,心自向着希望。照影黑白,心向阑珊。只有心存平和,不骄不躁,不急不恼,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他以温和敦厚的音色讲述了人性之平和美。
无独有偶,京剧《锁麟囊》也表达了人性之美和感恩的情义。
都说如果一生只看一出戏,那就是《锁麟囊》。美到了极致,听得人三魂七魄都去了!我第一次去戏院看《锁麟囊》感动的热泪盈眶,是听录音所不能体会到的。那衣袖挥舞间,讲述了人间小美。庄子云:“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美无言,小美可言。天下之大,安能遇天下之大幸?可《锁麟囊》便是如此。程派的唱腔也最是具有包容心的,特别能温暖人心,与锁麟囊和感恩的故事也最相适宜。
你看,富家女薛湘灵与贫家女赵守贞同时出嫁,遇雨,至春秋亭避雨。赵守贞面对凄凉雨景,鲛珠化泪抛。薛湘灵仗义将手边的锁麟囊(求子用,内含珠宝的嫁妆)赠与赵守贞,雨止各去……
数年后,洪水临城,薛家一家被冲散,家财散尽,家道中落。薛湘灵至卢家做保姆,照顾卢家幼子。偶然一日,薛湘灵发现一楼上供了一锁麟囊,正是自己六年前所赠出的。原来,卢家夫人就是赵守贞。薛湘灵遂敬为上宾。后为薛湘灵找回家人一家团圆,并与卢夫人结为金兰之交。
多好啊!六年前的善缘,结下大因果。一朝风月中,尽显万古长空。世事的沧桑,友情的地久天长,有着佛心。正如俗语所言:好人有好报。
恰似玉兰恩自晓,恰似繁花收露。
月落无声,花落无声;但琴有声,戏有声。前者借花月无声轻柔,凸显寒乌之慈声神啼;后者以有声之物言无形之韵,最是美妙。而两者皆可谓是阴阳之衡。他们代表了中国最具传统的美学思想。正如庄子《天运》云:“夫乐者……一盛一衰,文武伦经。一清一浊,阴阳调和,流光其声。蛰虫始作,吾惊之以雷霆。其卒无尾,其始无首。一死一生,一偾一起,所常无穷,而一不可待。汝故惧也。吾又奏之以阴阳之和,烛之以日月之明。其声能短能长,能柔能刚,变化齐一,不主故常。”
是故,寒乌啼鸣之凄与寓意之喜,亦为事物之两面性哉!韵老丝桐听万古。万物之所以生,琴音之所以美,亦源于规律。徐青山的《溪山琴况》总结了二十四种古琴演奏美学,以“和”为中心,一宏一细、一清一雅、一迟一速、一轻一重,一坚一溜、一古一逸等相对的意象为补充,形成了一个很完善的形成美的琴曲演奏方式。
而乌夜啼,一悲一喜间,皆是慈悲。
曲终人散,乌鸟绝飞。
且看:花浮暖日风尘灭,月落寒霜不尽沉……

—本期end—
诗文|关永琪
图|源自网络
戊戌 九月廿八
七弦音律古
味道喜相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