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4500里苦旅中用脚步读懂禅宗文化史

“西窗记”文化旅游纪实
欢迎大家转发本文
小时候,当我们遇到难题或者痛苦了,就会去找自己的爹娘。
等到成年后,父母年老力弱不可依恃,一遇到人生磨难,很多人就六神无主了!
找回自己的心中的力量,自己去主宰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无头苍蝇一样去向父母、政府乃至天地神灵乞求救赎,乃是我们一生必须自己去解答的课题。
一直以来,我碰到身边太多的朋友,在人生坎坷之际,大多选择投身宗教,向外力乞求帮助,我就难免深深的叹息!人是要自我觉悟、自我修正、自我度化的,放弃自我的力量,而向渺茫的天道去告解和寻找,不是缘木求鱼么?
如何寻求自力而不外求,其实这种智慧早就被中国的禅宗里揭示了,只不过古镜蒙尘,久未被磨洗,长久以来被人忽略了。这个夏天,我心生一念,决定邀约一众好友,沿着禅宗的传播路线走一遭,让万里路告诉我们万卷书的智慧。就这样,一个人数近三十人的庞大旅行团就这样在7月14日开拔了!
第一站 安徽宿松五祖禅院
开拔之前,我特地买了一部中国社科院杜继文和魏道儒著述的《中国禅宗通史》和礼山、江峰合写的《禅宗灯录译解》,囫囵吞枣地读了一遍,作为此次的行前功课。但是,禅宗本是一门不依赖文字去讲解的智慧,真正要懂得禅宗智慧的精要,还是要向高僧大德去求教。
为此,我特地联系安徽宿松五祖禅院的方丈大师见忍师父,他本来有事要去外地,特地推迟行程,在寺里等了我们一上午,等我们到了,专门安排斋饭,吃罢,把大家接引到禅堂,为大家讲述了一堂从达摩祖师、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到之后的临济宗、曹洞宗、沩仰宗、法眼宗、云门宗、黄龙派、杨岐派这“五宗七家”的历史脉络,还特地教了大家一点简单的禅法,即我们熟知的“眼观鼻、鼻观心、心念阿弥陀佛”。
从如来拈花,摩诃迦叶灿然一笑开始,“禅”就开始成为任何一个佛教僧侣必修的功课。禅宗以“禅”为名,就树起了和其他宗派用功不同的旗号。何谓禅,禅就是定,就是此心不动,心不动,天地乾坤也不动,这就是一种心理训练法,而不是俗人眼中的僧人装模作样。
见忍大师教大家的简单禅法,就是让大家凝神定气,守住鼻端的念头,心中杂念一起,就用一句“阿弥陀佛”镇压下去,如此从一刻延续到一个时辰,从一个时辰延续到一日,由日继月,从月到年,那些从前如乱麻般散乱的心猿意马,就彻底被驯服了,从此等待你的就是岁月静好、人生恬淡。
临别时,见忍大师特地送了我们四句他的禅语:“在生活中修正自己、在觉悟中认识自己、在处事中奉献自己、在过程中成就自己”,我们一行人在禅面前,几乎都是门外汉,但这一个上午的禅课,已经开始在我们心中萌蘖,哪怕只是践行某一句话,也必然会增长一分智慧,多一些人生成就!
中午听完讲禅,带着大家又前往长江边的小孤山。拾级而上,但见江流发红,清凉幽咽,如同流不尽的英雄血;俯首右边大江雄阔,舟舸如织,大朵大朵仿佛从莫奈画中流浪而来的白云,可以磨去这暑天的炎热和困倦!千年时光一场梦,大江小孤是主人,我匆匆过客一场,但也不负你美丽的邂逅!
第二站 四祖寺和五祖寺

从东汉摄摩腾、竺法兰白马驮经开始传教以来,佛教几经兴盛几经衰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各个宗派层出不穷,但到了最后,却百川归海,汉地佛教归于禅宗一统,到了今天,几乎所有的汉传佛教寺庙都变成了禅寺,在这里,不得不归功于两个伟大的禅师,那就是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
道信之前的禅师,都是头陀。用浅白的话来说,就是流浪僧人,他们居无定所、独来独往,四处游方,没有固定的传法场所,对传法弟子的要求也高。比如神光(即二祖慧可)向达摩求法,在风雪中站立数日,后来用戒刀砍下一只臂膀以明心志,最后才打动达摩;三祖僧璨传法给四祖道信之后,马上遵照“师徒无亲、不得久聚”的原始禅律,飘然隐遁,不知所踪。从传播规律上来讲,这种居无定所的头陀苦行,是很难将禅宗做大做强的,如果不加以改变,禅宗也许很快就如流星一般,消失在历史长空中。
四祖道信离开僧璨后,在蕲州(古代行政区,包括今天湖北黄冈市蕲春、浠水、罗田、武穴、黄梅)人的邀请下,他前往破头山(今名双峰山)住寺弘法,一住就是三十年,聚徒五百余人,打破了以往“禅僧不住寺、师徒不久聚”的老规矩,禅宗从流浪变成定居状态,从此就开始兴盛起来。
按照《佛遗教经》“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的规定,僧人是以接受众生布施为生的,从事农业劳动乃是犯戒,四祖道信不固守陈规旧律,在双峰山开辟农地,白天从事生产,晚上静坐禅定,以农入禅,为禅宗日后的兴盛暗中奠定根基。
五祖弘忍接受四祖道信衣钵之后,把四祖道信“劳作和坐禅并重”的禅法进一步发挥,把劳作当做禅行,农田也是礼佛的道场,舂米也是禅定的修行;同时放低求法的门槛,无论老少贤愚,只有有求法之心,无不欣然接纳,在隋末乱世中,为那些流离的难民和失意的官吏士人开辟了一块物质温饱、精神简易的世外桃源,一下子扩大了弘法的受众基础,社会影响力急剧增长,从此开启了东山法门的恢弘时代。
我们一行先去的是四祖寺,四祖寺是新修的伽蓝,没有什么值得细说的。但寺门前的“润州桥”和四祖真身塔都还在,意象古雅,桥下清流潺潺,溪旁有老黄牛悠然吃草,旁边石头上布满了各种摩崖石刻,让人赏看良久;循着桥边石阶缓步而上,松柏掩映中的四祖真身塔,依旧保护良好,绕塔一匝,空中的斑鸠声声声入耳,还是唐朝武德年间的声音。
五祖寺我来了不止一回,这次再来,才发现当地政府已经为五祖寺投入巨大财力建设,修建了巨大的游客中心,一个巨大的圆形水池如同明镜,可以照透人心,从门口坐车到山门处。我们下车直接去了五祖寺的古道。从前香客进香,都是夤夜打着火把沿着这条路迤逦上山,是五祖寺最有古味的地方,一直走下二天门,然后再折返上山,但看两旁丘陵多是各色墓塔,还有几块碑记,或明或宋,都沉睡在荒草荆棘中,头顶高树,是云彩一般笼罩的蝉声海洋,天气非常炎热,汗水湿透内衣,一滴一滴滴在石头山路上,但我们谁也不能抱怨,想想当初,五祖在这里背米上山,六祖从这里登阶求法,回到历史的现场,这就是真实的时空感。
第三站 马祖道一的宝峰寺

看完五祖寺,黄昏时下山,车向九江,入境江西,此时起,东山法门开始光照洪州禅马祖道一和百丈怀海两大祖庭了,破额山头月,东山岭上风,滋养出成群龙象,在赣西北崇山峻岭中虎啸龙吟了!
马祖道一的历史地位,相当于基督教的彼得。彼得立起教堂,让教徒们从此不再在荒郊、墓穴、普通人宅院举行宗教仪式;而马祖道一,第一次建立起禅林,让禅僧不再需要寄居在别的宗派的佛寺中,正式与其它宗派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禅宗号称“教外别传”,这个“教”指的是三论、华严、天台等其它佛教宗派,禅宗不愿混淆其中,而自称“宗”。这就是今天“宗教”一词的由来。
禅宗一生要完成的是自信自立、自求解脱,其他那些宗派的教义太繁琐、戒律太束缚、说法太纷纭,等于在佛法和众生面前,设置了无数道阻拦的门槛,禅宗的任务,就是要打碎这些有形无形的门槛,导引众生更加方便简易地获得真理智慧。所以,原来的禅僧宁可居住在岩洞里、松树上、牛棚中,也不愿意和其他教派混杂在一起。但禅门日渐昌盛,逼仄的岩洞、牛棚显然无法容纳,因此,别开丛林,就显得极为必要,这就是“马祖开丛林”的社会背景。
马祖开丛林,在山野森林中建立禅僧定居的寺院,有了属于僧团自己的产业,共同生活,共同劳动,共同学习,共同参禅。彻底改变了禅僧托钵乞食、行脚度化、居无定所、个人独修的传统。组织形式更加稳定,也在山野中开辟出一块真正适合禅宗生存和壮大的根据地。
马祖道一一生开辟丛林无数,但最后归骨所在之地,却在江西靖安县的石门山中,他生命的最终时刻,到这里游历,爱这里的山川平旷,于是就跟门下弟子说:一个月后我就要到这里了!果然一个月后就圆寂了。这就是禅宗“生死解脱”的智慧,人要好好地去活,但难免一死,平静地安排自己的死亡,让自己肃穆地走进死亡的幽谷中,如同回家一样,这就是禅宗文化教诲我们的“视死如归”。
后人在这里建起了宝峰寺,今天又被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一诚法师精心修葺过,还在这里设立了“江西佛学院”,塔寺庄严,寺后就是马祖塔亭,看亭中石梁刻记,是北宋元丰年间旧物。仔细看完塔亭周围的各种碑记,非常感慨。就这么一个普通的石亭子,竟然成了禅宗的渊薮,从这里流出洪州禅的漫汗法脉,读书上的历史那么辉煌热闹,到了真正的历史现场,一切却是静悄悄的,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历史吧!

禅宗不与人争利,别人爱居寸土寸金的闹市,他们反其道而行之,前往荒无人烟、虎啸猿啼的深山立寺说法,开启了中国佛教从城市佛教向山岳佛教的转变。尽管过了1000多年,这里依旧青山叠嶂、道路盘旋,之前一夜我们开车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浑然不觉,到了大天光,才发现自己走的路一旁高山、一旁深渊,险峻至极。为此,我们还特地去“三爪仑”,饱览了当地的山水。
江西靖安县对山有特殊的叫法,他们不叫峰或岭,而是仑!本地三爪仑、太平仑等比比皆是!这是上古世纪我们华夏人对大山的叫法,比如昆仑!想不到四五千年后还有地方保留这种叫法,真是奇异呢!
三爪仑是我所见到性价比最高的山水,在入住酒店老板娘的照顾下,亲自开车带我们去观音岩景区,但见飞流鸣溅,水声满谷,各种珍奇植物应接不暇,走在其中,横柯掩日,在昼犹昏,全然没有一丝暑热,非常惬意,下次如果有时间,还当来此一次。
第四站 百丈怀海的百丈寺
离开宝峰寺,我们一路南下到奉新大雄山,这里乃是百丈怀海禅师的道场。沿路所过,绿野青畦,碧流如带,天空中的白云,如同天女牧羊,随风游走,气象格外壮观。
达摩只是禅宗精神意义上的祖师,真正物理意义上的祖师,其实就是这位百丈怀海禅师。中国禅宗从五宗七家演变成临济宗的杨岐派和曹洞宗两派独存的局面,有“临济满天下、曹洞占一隅”的说法。今天我们所见到的禅寺几乎都是杨岐派的徒子徒孙,不得不归功于这位怀海禅师。
百丈怀海是一位伟大的宗教改革家,他开启了“不立佛殿、别树禅居”的传统。在他的寺庙里,只有类似于哲学课教室的“法堂”,而没有奢侈装饰、偶像林立的佛殿。佛殿里那些金铜铸造木石雕刻的佛像,不过是一堆建材而已,人们应当求取的佛,乃是我们身上那颗灵性闪耀的心啊!如果说达摩祖师“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是否定从前的经典的话;那么怀海的“不立佛殿、唯树法堂”的做法,则是彻底树起了“自信心是佛”的思想旗帜,驱散了佛教自佛灭后不断沾染的偶像崇拜气息,让禅宗变得朴素、洁净,从而在迷信充斥的宗教市场中,用理性和思想稳稳站住了脚跟。
如果把禅宗比喻成一家企业的话,怀海禅师就是现代管理制度的创始人。因为僧人也是世间人,在尘世沾染太久,跟俗人毫无二致;而禅宗本来就是一个拒绝寺院、经典和戒律束缚的宗派,如果只是一味的批判和否定旧教,而不以新的寺院、新的经典和新的戒律加以引导和规范,禅宗必然走向一片废墟。这就是“百丈立清规”的由来。
百丈之前的佛寺,奉行的都是印度传统的“四分律”,讲究“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规矩琐碎严苛,而且陈陈相因,与社会背景严重脱节。百丈一改陋规旧俗,别立清规,为禅门创造了一个秩序井然的良好修持环境,使禅宗取得独立地位,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普请法”。
何为“普请法”,就是寺院上下,衣着饮食,一概平等;劳作出力,全部平均。僧侣再也没有贵贱高低之分,哪怕是百丈禅师本人,也要和众僧一同睡大通铺,一起下田劳动,是中国最早践行原始共产主义的先行者。
怀海还提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主张,并且身体力行。负责管理生产的僧人见怀海年迈带头参加劳动,于心不忍,暗暗把怀海的生产工具收藏起来。怀海到处找不到工具,就不吃饭,以贯彻“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原则。普清法的提出和“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原则的践行,彻底否定了轻视劳动的旧戒规,四祖道信开辟的农禅传统,至此更加广大。也为禅宗的兴盛奠定更加强大的物质基础。
唐朝“安史之乱”和“会昌法难”后,那些依赖社会供养、寺庙规模庞大、处于繁华都市的其它宗派,都在战乱和政治打击中耗尽了元气,而处于深山之中、自力更生的禅宗,则安然无恙度过劫难,迎来自己大放光彩的时候。
今天的百丈寺,是本焕法师募资重修的,据说还有不少日本禅宗信徒的捐款。寺庙建筑风格按照唐朝回廊式建筑进行修建,异常庄严华美,是我此行中见到的最大气磅礴的寺院。可能与当年唐宣宗李忱未当皇帝之前出家到此做和尚有关。
今日大家熟知的“野狐禅”,也是源于这里,本想到寺后好好看看古时遗迹,但走到本焕法师墓塔后,不知从何攀援而上,只好作罢,下山返回车上,开始新的路途。
第五站 内禅外儒的王阳明
禅是佛教的“心学”,王阳明是儒教的“心学”。
讲到禅宗史,谁也躲不开一个人,那就是王阳明。这个不是僧人的儒家大宗师,他的“龙场悟道”,他的“知行合一”和“阳明四句教”,稍微懂一点禅学知识的人,都能看出其思想源于何方。
中国读书人中,除了孔孟之外,有两个半“完人”,一个是北宋的范仲淹,一个是明朝的王阳明,另外半个是清朝的曾国藩。用什么标准评判完人,我们有“立德、立功、立言”这三不朽的标准。身为心学大师,这是立德;平南方匪患和宁王之乱,以文官受封新建伯,这是立功;一部《传习录》,这是立言。王阳明三者兼备,自然无愧“完人”这一称号。
王阳明的大半生功业都在江西,而这里恰好是“洪州禅”的中心区域,说王阳明是身穿官服的禅宗大师,你说巧也不巧。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王阳明从禅宗“真如自性”中发现了“良知”,儒学获得了禅宗的智慧滋养,从此变得强大起来,日本的明治维新元老西乡隆盛说“一生伏首拜阳明”,就是这个意思。
什么叫良知呢?我这里引用一句话: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但一些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各行各业都要有自己的职业良知,心中一点职业良知都没有,甚至连做人的良知都没有,那怎么可能做好工作呢?
良知就是禅宗的“真如自性”,就是你那颗没有被世俗功利和利害算计污染的心灵,找到这颗良知之心,做官,你的政策就会更多从人民的角度考虑;执法,你的法律就会变得威严而又充满人情味;这就是“公门里面好修行”的意思,做个好官,就是成佛之道。
王阳明平定南赣匪乱的时候,就是凭着良知制定平乱政策而不是肆意屠杀镇压,而剿灭了为患几十年的山贼;平定宁王之乱的时候,他没有坐等圣旨和兵部的虎符,主动担当扭转乾坤的作用。他的一生,就是用良知去拯救世人,这和高僧大德以佛法拯救世人,殊途而同归。
赣州和龙南是王阳明在江西活动的主要场所。赣州是他的官署所在地,如今还留着一个“马扎巷”,据说是他当年住过的地方;还有一条阳明路,我们一大早起来,绕着赣州城墙走了一圈,算是巡礼阳明。

龙南是阳明先生的平叛地。他说过“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我们去了当地的南武当山,这里是他当年破山中贼的主阵地之一。破贼之后,他大兴文教、推动当地畲族瑶族教化;减轻赋税劳役负担,让从前逼上梁山的人安居乐业,从此这里的山民和中原地区文化经济差异缩小,形成了汉族一个赫赫有名的支系——客家人。
客家人被平原地区的人所逼迫,只能居住在山中,为了抵抗外族和防范盗匪,他们广筑城堡一样的围屋,当年王阳明破贼时,一些土匪占据围屋抵抗,很让他手下的官军吃了苦头。
闽粤赣地区的客家围屋各有特色,江西赣州客家是方形围屋,福建龙岩客家是圆形围屋;广东梅州客家是半月形围屋,各有特色,异彩纷呈。
我们当日就去了关西新围围屋群,一个村中,关西围、西昌围等几个围屋犄角而立,互相守望,气势远远胜过欧洲的古堡,当地宣传为“东方的罗马古堡”,实在是杀了它们的威风。
第六站 六祖慧能的南华寺

禅界有一句名言:一夜曹溪风,吹散黄梅雨!还有一句话:诵经三千部,曹溪一句亡。这里的曹溪,指的就是六祖慧能。他的道场南华寺门前有一条曹溪,就成了他的代号。
一千多年前,一个面容矍瘦、颧骨高显、身材矮小、名唤卢行者(出家之前的慧能)的岭南人走进黄梅冯牧山东山寺的大门,那一刻,日是常日,风是常风,谁也没有意识到,此刻正在发生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
东山寺短短八个月后,他带着达摩祖师的木棉袈裟和弘忍“无所住而生其心”的心法,飘然南下,谁都以为他如云如水一过无痕,谁料他竟然铁爪抓石,刻印深远!
初祖达摩是一个沉默的面壁婆罗门,二祖慧可是一个断臂怪僧,三祖僧璨云水一生神龙见首不见尾,四祖道信苦心孤诣建起了广济茅蓬,开启了禅僧聚居的传统;五祖风起东山,不再像从前祖师那样只对有慧根者开放法门。所有这些,都是为这位卢行者的法脉昌盛做了一场豪华的铺垫!
六祖慧能的地位,相当于基督教的马丁路德。从前的佛教,是佛度众生;到了他这里,成了“我自己就是自己的摆渡人”,这种度,再也不靠远在西方的佛祖,而是心中那个自信心。
“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求取智慧,那需要读遍三藏,跋涉万里,远到天竺。只不过当机立断、痛改前非,找回自己心中的迷失已久的自信心罢了!苦海茫茫,最关键是那一回头;杀人无数,最关键是放下屠刀的那一刻。
这一句话越过了求取智慧途中的千山万水,虽寥寥数语,却有狮群齐吼的巨大威慑力。原来白丁凡夫可以成佛,杀人魔王、烟花女子同样可以成佛。禅宗在此刻,在众多宗派中立即脱颖而出,散发出迷人的魅力,直到今天。
走进南华寺,寺庙是典型的岭南风格,呈现的是广东人花里胡哨的热闹气派。相比于之前去过的禅寺,这座寺庙人来人往,香客众多,我们去瞻仰了六祖真身,在各处大殿游走了一番,算是完成了对六祖道场的巡礼。
去南华寺之前,特地去了当地有名的丹霞山游走了一番。丹霞山管委会主任陈昉是我神交已久的网友,今天得以在次见面,她建议我去梅关古道走一走,因为六祖就是从这里北上东山求法,又从这里南归弘道,但时间紧张,于是作罢。
丹霞山,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六祖遗迹。他从东山回来后,还只是一个没有正式受戒的行者,为了躲避师兄弟争夺衣钵的追赶,很长一段时间在这里和猎人们住在一起,就着猎人们煮肉的锅里涮一些野菜度日。
登山临水过程中,眺望底下森林茂盛、崖壁高耸,成群的燕子在阶梯旁飞旋鸣叫,此山此水犹是六祖山水,只是人间换了!
第七站 南岳福严寺和南台寺
今天我们常说的“跑江湖”,其实就是从禅宗中移用过来。唐朝禅僧,一生须游走四方丛林参禅悟道,其主要目的地就是两个,江指江西马祖道一,湖指湖南石头希迁。跑江湖,就是游历学习的意思。
从江西赣州入韶关,然后北上进入湖南,衡山就必须去一趟了!为何?这里是“洪州禅”开辟者马祖道一的师父南岳怀让的道场福严寺的所在,也是“湖南禅”开辟者石头希迁的道场南台寺的所在。南岳怀让之后的马祖道一的后世开辟了临济宗、沩仰宗两大派系;石头希迁的后世开辟了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三大派系。两者相依在一起,相距不过五百米,却成了“五宗七家”共同的派生地。
同学王志永听说我要来,特地从衡阳市赶过来,帮忙安排最节省时间和精力的路线,为我们做讲解和导游。我们一起从南岳西岭攀援而上,至此,我才意识到为什么南岳为岳呢,如果从南大门上山,不爬行两个小时,别想抵达福严寺。想我们在漫漫长途中,一路不停地穿州过省、爬山早起,睡眠和体力已经被透支太多,再爬这样一座高山,该是多么艰难的事情。
马祖道一没有开悟之前,喜欢坐禅修行。师父怀让便在他身边拿起一块砖磨起来,说要磨成镜子。马祖大悟:磨砖不能做镜,坐禅岂能成佛?于是就留下“磨镜”这一禅宗公案;马祖道一在江西弘法,和湖南石头希迁惺惺相惜,弟子邓隐峰要去石头希迁那里探究虚实,马祖道一劝说:石头路滑,不是好去的,结果果然邓隐峰机锋被希迁连连挫败,没办法就回来了。
我们先去了怀让墓塔,这里就是“磨镜台”,一代高僧的坟墓和所有伟人的归宿都是一样的,宁静肃穆,悄无声息,灵魂栖息在深草厚土下,满林寒蝉凄切,只闻其声,不见其影。
从磨镜台下去,下去五百米右手处就是福严寺,寺庙粉墙黛瓦非常清素,有一点奇怪的是天王殿进门不是布袋和尚和四大天王,而是道教神“玄武”,两侧是六部尚书,后面的建筑倒是佛寺建筑,不知为何这样修建,令人费解!
南台寺在福严寺左下五百米处,是我见过结构最为奇特的佛寺。进入山门,要沿着右手一段游廊绕到天王殿,显然是因为山势局促不得已而为之,但这却显现出造寺者移步换景的功力,让这座禅寺显得非常特别。
走出南台寺,我们这一趟禅宗之旅算是在此画上句号。从四祖道信到百丈怀海这一系列禅宗祖庭算是全部走到了,禅宗这本精彩的书,也在这里读完了又一精彩片段。
后记
启程时,我就跟全部群友讲,这是一次文化之旅,不是宗教之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取名为“禅迹文化之旅”而不是“禅宗文化之旅”的原因。
我们从全国各地汇聚成团,绝不是逢山拜佛入寺烧香的香客团,而是踏访一座座祖庭,实地了解每一个伟大禅宗祖师的禅法,用禅宗的自性智慧,充实我们的精神,把自己修行成一个宠辱不惊、随性自在的平常人!
这次禅迹文化苦旅,旅程长达4500里,一路行来极为辛苦,去了五省十地八寺十一山三古村一古城,四个方言文化区,吃了八种不同地域特型的饭,把西瓜和桃子都吃伤了,每天起早贪黑,走了四回夜路,两个早晨都是五点起床,名副其实的文化苦旅!
一路行来,也是溽暑逼人、汗水满路,起初几日,大家还时不时抗议旅途艰苦、身体吃不消,到最后,大家都以苦为乐,开始享受苦旅之乐!
所谓离苦得乐,其实并不是离开痛苦,而是从痛苦中获得升华!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一转念中,苦痛的此岸就是逍遥的彼岸,我们愈是大无畏地去体验痛苦,愈是接近我们追寻的大自在!
同行者中有人跟我讲:这一周,把一季的汗都流光了,把半年的觉都欠下了,把一年的阳光都晒过了。却是精神饱满,痛快淋漓。所谓物质生活的“苦”,如果习惯了,接受了,就不再是“苦”,而精神的富足就会随之而来。
禅宗的伟大之处,在于它的“自信心是佛”的理念。求人不如求己,与其千里迢迢朝佛,不如在家做个平凡自在人。
何为禅,如果用简单一句话来讲,就是“做好你自己”!
什么叫“做好你自己”,吃自己的饭,流自己的汗,见利不妄取,见义则勇为,用自己的力量去充实自己、成就自己,虽然活了短短一生,从此却拥有了亘古不灭的真如自性!
禅,并不神秘,不过是内观自心,外观天地。向自己内心勤看,心鉴蒙尘,磨镜去垢,日进一善,日去一恶,这是禅;向身外万物去看,乾坤涵美,天地辽阔,江山如画,荡涤心神,青青翠竹,尽是法身;艳艳黄花,无非般若,这也是禅!
禅,不过是离苦得乐接近幸福的一条捷径,但令你追求智慧,修得一颗不被世俗蒙蔽、不为纤芥所扰的心,幸福啊,彼岸啊,净土啊,清凉啊,就在你曾经厌弃的当下!
硬性广告
本人日后还会组织各种不同类型的文化旅游,除了禅宗之外,还有西南土司文化、三国战争文化、唐诗地图等主题的旅行,如果想参加,请现在帮我完成一点月饼销售任务。八月之前价格198元/盒,九月之前208元/盒,9月15日前258元/盒。
如果愿意,请加我微信:cestdamo 。
西窗记旧讲
第三十七讲:用七个比喻,读懂佛陀的内心独白
第三十六讲:中国最唯美的山水推介文,成就了富春江千年美名
第三十五讲:看懂世界杯的四条基本法 做一个优雅的懂球帝
第三十四讲:我的藏地青春、我的扎西德勒
第三十三讲:插花十二语:如何从一个白丁素人成长为花道善手
第三十二讲:这个小女子用十六种植物,讲了一部南方草木心事
第三十一讲:我用一本书,丈量出那个真实的沈从文
第三十讲:被误读数千年的越人歌
“西窗记”是本公众号的固定知识分享栏目。每周日晚上七点在“西窗记”微信群中进行语音讲授。您所读到的这篇文章,便是在群语音基础上整理而成,欢迎大家广为传播。
感谢关注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