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特朗普生病,许笑吗?

二号下午,你是怎么听到特朗普新冠阳性的消息的?我当时正在山房吃饭,二十六七个人,两桌。
手机上看到,告诉大家以后,马上有人掏出手机上外网求证,然后乐呵呵地告诉大家:真的,居然是真的!转念,大家聊的是,若是他痊愈,岂不是更要认为新冠不过就是流感。我观察了一下,大多数朋友并不特别感兴趣,有四五位,脸上浮现出乐呵劲儿。有妹子说:我知道不该高兴,可我确实觉得有点高兴怎么办?我有个同学说,他是在理发的时候听到背后理发师突然大喊:“特朗普得新冠啦!”语气颇为欢快。
到黄昏时候,各种阴谋论和段子已经出来了。有人说是大选前博同情的伪招,有人辩护说他人缘不好不会有医生配合他(说这话的人对政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人传着be positive 的段子,等等。再到第二天,有意思起来,舆论里出来新的风向,大概意思是,为特朗普生病而高兴,是不道德的。这观点还挺有杀伤力的,令前一天感到快乐的人羞愧。幸灾乐祸,人品差矣。今天传播很广的还有这句歌德名言:
还有拿出国家领导人之间互相慰问的新闻,以证明人与人之间有最基本的同理心。
世界第一大国的领导人出这么大事,议论纷纷也是正常。可,拿歌德背书,来批评那些因为特朗普生病哈哈一乐的人,端庄得过分了些。一时间出现了这么多道德标准这么高的人,我还挺吃惊的。大家为什么觉得他生病好笑呢?因为他拦着人们戴口罩,他的团队和支持者在活动中从不防护;因为他宣扬新冠不过是大号流感,反智无知到建议喝消毒水;因为他宣传美国的防疫工作做得极好,拿来数据随意解释;
甚至,因为他是这一轮与中国对立的舵手。
天天挂嘴上,管这个病毒叫“中国病毒”,然后在中国的国庆节宣布中招,不荒诞吗?我看朋友们笑这件事的,既有笑他不体面的,也真的是有把他当敌人那种,看到敌人倒下的快感。而这些朋友,大多数并不是心理阴暗成天等着周围人出意外的精神卑劣者,他们都是认真上班,关心伙伴的普通人。
他们觉得特朗普这个特定的人得新冠滑稽可笑,不是觉得所有人倒霉他们都高兴,甚至,如果特朗普得的是别的病,他们都不会觉得这么好笑。
这有什么错呢?
如果说,我们整个社会,都以特朗普得病为乐,放烟花发头条地庆祝,那真是不太得体。
私人领域的,无组织自发的,瞬间地,开心一下,怎么就不许了呢。
怎么就低劣了。
咱领袖已经在正式渠道严肃地表示关注慰问了,该尊重的给够了,外交礼仪也可以了。街上的乐呵,管得着吗?
有一些人,成天赞美有的国家里,国民可以骂领袖,可以不服政府。可是他们却看不惯自己民族的人嘲笑别国的领袖。
他们还有一种逻辑,认为此地并不是什么话都可以讲,因此讲出来的,就没价值,就是经过筛选的片面愚昧,那么街头巷尾理发师服务员们的思想感情便都是被绑架的,都是不值得尊重的。
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看到与自己不同的人,是不会戴上红袖箍去维持秩序的。
让人们“应该怎么想”之前,至少可以先理解人们“为什么”会这么反应。而不是上来用道德大棒打地鼠。
任何人看到敌人摔跤都会开心一下的,这是本性。开心一下以后,再来考虑人道。这里有个分歧,那就是美国是不是我们敌人?岔道就在这儿吧。
那么这位特朗普先生心里,
中国是不是他的敌人呢?
最后想说我的态度。我认为特朗普的立场,不是他个人的立场,而是美国人民选择的立场。美国与中国的对立,已经摆在那里,我们每个人都被裹在其中,个人命运不可能完全无关。
特朗普无论是出于无知选择对疫情胡言乱语,还是出于治理国家的需要刻意说谎,他对新冠的诸多有关言论都是极其荒谬不体面的。
我相信,不仅我这么想,部分美国人也嫌他不体面。
听说他中招,我很难觉得心疼,倒也没有特别高兴,感觉是荒唐多一点,还有点不大相信。
嗯,经过这个小事,我知道自己不是个无差别的人道主义者,并没有太多关怀要送出去。他们有最好的医疗条件,相信一定会尽力救治自己的总统。而换一个人当总统,并不就会对中国政策改好。
把这些真实的大白话记录下来同时,我看到一个有名的公号,写了一句:“特朗普先生,祝您早日康复。”——有点被挠到,那种走在路上被猴子挠了一下的感觉,这已经比“不许笑”还要表情丰富了,不知道那位不尊重女性不尊重知识的特朗普先生读得懂这个您字吗。
嘁嘁喳喳女生班
是文化策划人郝燕女士的公号
郝燕女士曾经是娱乐圈的媒体、策划、经纪人
后创办稚得其乐工作室,出品和制作
给孩子看的舞台演出与公共活动
女生班名字来自鲁迅的一句随便说说的话:
“小妇人的嘁嘁喳喳,又何尝不可以消闲。”
欢迎女生加入我们的微信群
维纳斯和雅典娜,不一样的女人在一起
爱和智慧
拯救地球
往期阅读妇女的那半边天当我们嘲笑双一流的时候,笑的是什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