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吧 | 当今新媒,印象着心灵——新媒体映照下的精神分析与心灵写作

点击蓝字
关注雪堂
◆ ◆ ◆◆
当今新媒,印象着心灵——新媒体映照下的精神分析与心灵写作杨文镒◆ ◆ ◆◆
●●● 导 语 ●●●
躺吧2020年的主题是精神分析+,本期主题是精神分析+写作。雪堂的新春沙龙邀请了媒体主编、诗人、作家等等跨界人士一起聊聊精神分析和写作。今天,我们分享的嘉宾是资深媒体人——杨文镒。
杨文镒先生谈论精神分析与写作,总觉得像是两个素未蒙面的老友,隔空仰慕,而在雪堂搭建的沙龙上终于可以一诉衷肠了。他以新媒体的视角意会心灵,犹如精神分析对心灵的观照一般。二者都以自己的方式关照心灵、表达心灵,也以新媒体的开放性、主体性来彰显心灵。
新媒体注视下的精神困难
在汹涌澎湃的互联网時代,精神分析无以例外的随波逐浪。借助新媒体,精神分析领域更广泛层面为社会所认识,参与和探究,学科理论研究正演绎为多姿多彩的社会践行。
精神层面被本土深沉关注的格局,显然为上个世纪弗洛依德、荣格、拉康等影响人类文明传统的大哲,和他们的那个时代所未料及。
后现代的突飞猛进。传统面临质疑、割裂和决裂,精神依归难免感受孤独。人的精神危机不再停留哲学教科书,精神困难成为社会有目共睹的课题。
20年前,我曾在我的巜世纪的失落》(《过去如斯》序 )中忧心忡忡,也满怀膜拜地记下了梭罗的 巜瓦尔登湖》:“人们终日惶惶不安,迷失在自己制造的种种需求中,在物质的罗网里苦苦挣扎,最终只是物质占有了他们,这就是人的物化。人们已经变成了物质的工具,满载着人为的忧虑,忙不完的粗活,却不能采集生活的美果………”而今天看来,后现代的日渐沉重的精神困难,无疑需要一个社会性的救药。药救需要有识之士,有识之士需要有新媒体的温情。
启蒙,到不了解困
记得,当中国思想开放初期《走向未来》丛书惊谔问世的时候,当30年前巜苏菲的世界》初版即在全球售出5000万册的時候,人们开始小心翼翼地在神秘的精神分析世界里徜徉。生命的本质,开始在不断的精神解剖过程中变得既明朗又混沌,社会精神表现形式既异彩纷呈又泥沙俱下。多样化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方式都被存在、接纳,雅俗曲直都归及精神解脱中的迅跑。
当后现代突飞猛进地来到身边,我们仍旧回到一个非常终极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简单问题成为了普遍困扰的日常命题,百思难解。有了精神障碍和精神危机,有了抑郁、焦虑、认知障碍。有了抑郁的白领高管、演艺人士、社会名流乃至大中小学生频频见诸,有了心理辅导、心理咨询,心理疏导,心理干预,心理治疗 ……
陌生的概念不经意间遍及,人人意会,却讳忌自我解困。
新媒体时代,是“人人都有麦克风 ”的時代。
人与外部世界相互关系的直接面对面精神交流,让位于媒介成为相关联的主流方式,跨时空社会交往的不同技术与机构,定义出大众媒介,并参与最广义的符号意义的分配交换。新媒体在精神分析领域作用,即是任何关联方式所不可替代的。
专业坚守与市场运作自身生成发展必须有的搏弈,象牙堂与社会认知、专业化实践与公众关联,始终是高阶新媒传播的两极。因此,精神分析学说不止是哲学家,宗教家的事,而应当成为社会人自我完善的修行,实现理想境界的过程。
当今新媒,印象着心灵
读网不难发现,举凡新媒体个人写作惹人喜爱,疯狂圈粉,根源于心灵的坦诚。参与新媒写作,尤其是“ 文艺范”写作的不竭动力,源于精神层面鲜有遮拦的倾诉,无邪的喃喃自语,放肆的呐喊疾呼。“心灵 ” 鸡汤,大得其道,精心熬制与美美分享均相得益彰。
精神层面的亚文化表述直接呈现为精神思考为社会的心灵表述,这既是自我疏导,又是社会求助。写作心灵才能成为各个年龄层面共有的精神寄托。近10 亿网民每日每时的网上功课,试图图解多少巨大无比又迷惘难及的心灵的大海星辰。
心灵写作,正是把幻想化为文学艺术创造,将精神的潜意识付诸关联的诗歌,散文,小说以至戏剧的写作表达,已不仅仅限于创作,举凡博客、推特、微信、QQ,个人自媒体、公众号等常见的无時无刻出现的 “泛文艺化 ” 的评论留言,聊天问候,晒心情刷存在,都在幻化出主人的文学艺术心境,而无关文化层次。余秋雨叹当今网络阅读成了灾,这是优雅的笑虞。
娜妲莉·高柏《心灵写作》说过:写作就像修行坐禅。
其实这就是一个心灵的自我安放。关注梦想,付诸写作。当今信息高速上,写作成为洞察生命的首选方式。写作的人、电脑、对象、思绪都不存在。用写,记录身体里流动的情绪。
网及之所以写,乃为告知自己。网上海量的所想所写所发所转,既是精神需求又是精神诉求,每天产生上万首诗,早上已不是社会读者阅读需求,而更好是写作者个人心灵渴求。圈份,成为最大的精神财富。
当今新媒,印象着心灵。
文学艺术与精神分析,难分表里的扭结
文学艺术的基本实践,是全身心的感受体验。从体验产生创作的灵感,灵感是心灵印照的火花,是精神分析的外化表达。
弗洛伊德说:文学家是发现“潜意识”的先驱,因为他们善于用梦境、联想、语言动作的刻画来表达人物内心的欲望与冲突。
因为艺术家对某一方面的感触是细微的、精妙的,所以他在那方面必须是敏感的,即理解为神经过敏的特殊气质。艺术家的“神经质”,其实更多的就是一种痴迷于艺术的精神状态。
从来精神分析的深度来讨论创作,会有趣地发现,文学艺术创造的境界超乎寻常。文化人动听地唤作“灵感来了”。灵感,英语“Inspiration”,即神性的吸入。
灵感冲动起来,爱因斯坦说身上“出现了各种异常现象,像处在疯狂状态一样 ”。
早年郭沫若留学日本,灵感袭来,茶饭不思,全身作噤作寒,“连牙关节都在打颤”,逃课至野外荒草丛,辗转挣扎,吟哦有声:灵性酿就出现代诗坛名篇巜天街》 “ 我是一条天狗呀!/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我把全宇宙来吞了/我便是我了!”这是经典的心灵印象的产物。郭沫若老年承认,“ 那是一种神经性的发作。”
郭老的感觉是真的。俄国别林斯基也说“这是一种痛苦, 病态的精神状态 ”。
现代科学证明,人脑所具有的神经网络多达140亿单元,比北美所有现代化的电讯网络还要复杂。灵感使神经细胞的细微结构发生变化,信息储量剧增,流动加速,思维超常规敏捷。而现代缺少艺术灵气者,百分之九十的神经细胞都都难真正开启。
而梦幻在艺术创作中的作用,哲学家罗素著书的时候,“几乎每夜都梦见书的内容,并在梦中通读它们”。谢灵运住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寤寐间忽见蕙莲,即得‘池塘生春草’” 佳句。音乐家瓦格纳依据梦中流水往复澎湃声记录成三部曲有名的《开场调》。
此类因梦成真,不绝中外。研究表明,当代百分之七十的艺术家科学家都认为曾从梦里得到启迪。拉康说,“如果心灵是一片星空,‘失落’就是星空中最深的黑。”
所有这些,都应证弗洛伊徳著名的《梦的释义》:“梦的想象利用醒时的记忆作建筑材料,它不仅具有复制能力,而且具有创新。由于摆脱了思想范畴的障碍,梦的创造也就更加方便、灵活、善于变化。”
拉康还认为,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中国古代思想家庄子的“庄周梦蝶”。
典出《庄子·齐物论》。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悠悠自得其乐,不知道自己是庄周。梦醒了,仍是僵卧在床。这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
浪漫的想象力和美妙的文笔,描述真实、虚幻,生死各为梦境。这是心灵印象的古老注释。
作者简介
杨文镒 ,高级编辑,川报集团原副总编辑,新闻评论获中国新闻奖。著有巜中国人的境界》、巜过去如斯》等多部著作,并为国家图书馆、北大图书馆等馆藏。曾受聘川大新闻学院客座教授讲授巜新闻评论论纲》十年;受邀香港凤凰卫视嘉宾访谈《小平百年与中国崛起》(上、下);巜汉唐雄风解》列入巜现当代经典散文阅读》及教(辅)材。
微信编辑:玄渊
栏目编辑:李娟
文字编辑:何一
最终审核:陈斌
雪堂卮言 精神分析杂志
▇扫码关注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