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潮发怒(赵有成)

选潮发怒
赵有成
我们这一带,不论过去和现在,一般老人死后,在家只放三天就得下葬,不需看吉利的日子。
在下葬这一天,才体现出谁家乡党威望高,谁家乡党威信低!威望高了抬灵人就多;威望低的人家抬灵人就少。还有人太坏,根本没人去抬灵,无奈中族人就引着孝子,拿着烟酒,家家户户磕头下跪求人抬灵,这是过去火葬在农村施展不开时的事。
现在有人嫌麻烦,有威信没威信的火葬场一烧,骨灰盒一放,撬个坑一埋,完事。
乡党与乡党之间难免出现矛盾甚至打架,有恶人打了好人就会挨千人之唾骂,甚至得到抱不平者的当面指责。然而,若有好人骂了坏人或者打了坏人,乡党就会另有评说。
在清理阶级队伍时,我村国军营长被押送城北草滩枪毙了。村里同情老人的人只能暗暗叹息,因为他是个好不过的好人。
他名叫姚振坤,又叫姚峰五,人们尊称他叫姚善人。
他无妻无子,所以他在村里见了谁家的孩子都稀气,孩子们也都喜欢他,连我在内。
孩子们往往拢集三五个叫姚营长讲抗日故事。我最爱听的也是至今最难忘怀的是他在山西和他的一营人马守某县城时与日军殊死作战的那一段:
他经常对我们说:“伯当营长挑选护兵从来不要小白脸,因为小白脸惜命;伯只要秃子麻子斜眼子,这三种人一般脾气不好,但交杆时会舍命救主的……”
有一次,上级命令他一营人马镇守一座县城,在城头指挥作战的他被日军一枪打中大腿,他从城墙上翻到城外,他的护兵(麻子又斜眼,我镇红庙村人)毫不畏惧地跳到城下,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把他救进了城,直至援军到后才解了围。到国共两党开战时,他已解甲归农。
就是这样一位抗日英雄给我们讲抗战故事被我村一干部讹说为给我们讲反动言论,灌输反动思想,他为了害人,自编“树越摇越旺呢,皮越刮越壮呢“的顺口溜说是姚营长给我们讲的。就这两句讹说的话把姚营长送上了不归路……
这干部做的坏事太多就不一一表明,就我自己经的应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他都上纲上线的跟我胡说。
一九七四年冬,我妻临产,村上订的劳动制度男劳一月必须出够二十八天工,女劳二十六天,我没时间,也服侍不了月婆子,就提前给岳丈家去信,让丈母娘来服侍我女人。
因岳母不识字,也不识路,岳父就送我岳母来了我家。丈家住在城东不远,来时无需住店,回商州必须在解放路汽车站附近住旅馆,我家离汽车站将近七十里路程,先天下午就得到汽车站住下。三四点就要起床排队购车票,因为车站每天早上只发三趟车,这一天就不再发车了。
那时候住旅馆要大队开的介绍信,我就去大队办公室找这位干部大人。他冷着脸,当着办公室几个人的面问我丈家啥成份?我说是贫农。我提着一片嗓子,“你说你丈家是贫农,谁证明你丈家是贫农,我还说你丈家是反革命呢,是到长安搞反革命活动来了,不开。”
我家那时正是受政治迫害阶段,我能说什么呢?我敢说什么呢?我只能闷着头走人。
天无绝人之路,我去大新村俺姐家,还是俺姐在她村开了介绍信,我才送我老岳丈回了商州。
这干部就是这样一个人,群众一提说起他,开嘴就骂,恨之入骨。
改革开放后,我村八三年土地才到户,各人种各人的庄稼,各人过各人的日子,真是不劳者不得食。这位干部失权了,轻省工分挣不成了,他不得不扛起锄头下地劳作,政府不会再让这种人当寄生虫了。
三区和四区两交界处有一彻年没水的干渠,这干部扛着锄头见了六队的最绵软小伙解选潮,这气候逼着他认业了,首先知道放下架子招呼乡党了,“选潮,俺娃弄啥呀?”
谁知这见人三分笑,一老老没见耍过脾气的解选潮,不知那根筋给犯神经了,“你日你妈,谁是你娃?我早就想打你这个老怂咧……”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猛扑过去,把这个害人干部捺在干渠里拳头就没停点,虽然他在村里不算头号劳力,但年龄尚轻,对付一个半搭老汉绰绰有余,“你狗日的把人就害渣了,我今代表小新村人民打死你这个害人虫……”
打架现场陆陆续续来了好十几个下地干活的人没一个人劝架,有人拉着我的衣襟小声说:“老八,你去拉开选潮,选潮他肯定听你话呢。小心打个烂子着。”
“不急,这你不懂,拳拳没在正向上,死不了,给群众把气出够了再说!”
“对了些,甭打叔咧,叔今跟你就开个玩笑!我瞎好跟你爸关系不错!”瞎怂干部开始回话了。
“我咋没听说俺爸跟你好,你就是真的跟我爸好,跟我有啥关系呢……”
“你打我老汉也不嫌造孽!”
“造孽,你害死姚大伯就不造孽了?你在咱村造了多少孳你知道么?打你老怂我图省劲呢!你有本事你告我去!”
我出头了,“兄弟!算咧,人认业就算了!”
“八哥,你甭管,拿我今把这货捶美!”看来他闷气未尽。
“那就再上两下!”
等到刚好两拳,我就拉开了选潮。
“我今看在八哥的面子上,把你狗日子饶咧。”
“选潮,你前头走,我跟咱叔说两句话。”
“这事就到此结束,不要去派出所,今是明来的,事闹大了,小心你暗地里挨黑砖,你自己酙酌。”
“这娃不识好歹,今把叔的人丢大了!”
“这是你自寻的!”说完,我就走人了。
事后很平静,一个没寻一个的事。
过后我问选潮那一天咋喔争的?
“哎!好我的八哥呢,前些年咱村上百小伙子都到外村当了上门汉,不是国家这个好政策,凭兄弟我还能娶个媳妇,年龄耽搁大了,瞎好有人给我能当媳妇我就谢天谢地了,现在我有理没理都要抬爱媳妇,那一天媳妇骂我我没敢犟嘴,我怕我犟嘴媳妇跟别人走了。我正是有闷气没处出的时候,喔瞎怂碰到码头上了,我也不知道我那天咋喔争的,多亏你挡,你不挡我,我就想把喔货掐死了去!”
后来选潮打瞎怂干部的事传出去了,人人都感到欣慰,都说把选潮还没看出,都当英雄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谢之!
作者简介:赵有成,男,一九四九年十月出生,长安滦镇人。未央区作协会员。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