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饺子宴

湛江的早晨,薄雾濛濛。
呜。。。。。一阵长笛。一艘071船坞登陆舰缓缓的驶离码头。不多时,健硕的船影就消失在薄雾中。
大师,既不是和尚,也不是道士,更不是王林。按他自己的说法,他就是一个苦逼的程序员。本来想着做IT界的先知。但一入网络深似海,方晓先知是他人。在漫漫的网络世界里,高手数不胜数,大师于是就决定退而求其次,做个大师。或许,以后终将会成为一代先知吧。。。。大师常常这样自勉。
“这就是你要看的军舰?”一旁的朋友有些不屑。作为一个湛江人,他对于这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军舰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没想到一大早,这位来自深圳的大师,这个在朋友心目中一流的程序员,居然起这么一个大早让自己陪他看军舰。这就像一个哈尔滨人被广州的朋友一大早拖出暖融融的被窝去看雪。索然无味又觉得不可思议。
“嘿嘿,过个眼瘾。”大师嘿嘿一笑。拖着朋友又顺着码头转了几圈,隔着老远看着薄雾中停泊的舰艇,才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码头。
“走吧,带我去吃你们湛江最好吃的东西吧。”看尽兴的大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好吧,吃啥呢?”
“生蚝吧,听说你们湛江的生蚝最为有名,来到这里不吃生蚝,岂不可惜。”大师倒也是快人快语,毫不掩饰自己的喜好。
“一大清早的吃啥生蚝,走,你要是不忌口,不清真的话,我带你去吃猪杂汤粉,这可是我们湛江的品牌早餐。”
“清啥真啊,你要说猪杂,大师我就好这一口,走,就吃这个了。”
清亮的面汤里,嫩滑的猪肉,脆爽的猪肝,鲜韧的小肠,以及绿油油的香菜,引得大师口水欲滴,飞快的,一碗肠粉就一干二尽。
“老板,再来一碗。”大师这边还没有放下碗,那边就又招呼老板再上一碗。
【昨天被删的文章在新号里。长按二维码关注即可阅读】
“你说,你喜欢看着来来往往的军舰是为了啥?总不会就是个人喜好吧?”朋友慢悠悠的吃着,看到大师又叫了一碗,就开口准备聊天,他知道,这第二碗肠粉,大师应该不会吃得那么快了。
“你呀,还真的说对了,我就是喜欢看这些威武的海上霸王,老子小时候,看多了甲午海战,总是想着,有一天我要是能当上舰长,也要像那个邓世昌一样,慷慨报国,以死效命。这是我心中的一个结,如今,当海军是不可能了,但有机会远远的看着这些大家伙,也算是满足一部分我小小的心愿。唉。。。。”说到这,大师放下筷子,叹了一口气,似乎在为自己没有当上海军而惋惜。
“哈,你现在做的事情不是很好吗?编个程序,挣得不少,上阵杀敌固然威风,可是你要是能为国家程序编程弄出点成绩,只怕也不比开着军舰去撞船差吧。再者说,现在天下无战事,哪里还有什么海战。你看,我们湛江作为南海舰队的驻扎地其实也没有这个流言蜚语说要打仗的。美国人就是挑事儿,也不过是在南海秀一把就走。绝不敢真的咋地。所以啊,我甚至都觉得我们没必要像下饺子那样的造那么多的舰艇。有这个钱,我们多造一点东风啥的,谁要是敢搞我,我就直接给他发东风快递。又爽又安全,还省事儿。”
朋友算是个半军迷,也略知一些国际时事。他说的倒也是那回事儿,在当前的这种较为均衡的国际核军事力量情况下,谁也不敢动真格的。如果谁要是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那就直接用远程核武说话。真要有这样的决心和魄力,别人倒也是不敢动你。当年,毛爷爷在海军力量不足的情况下,用的就是这一招。结果真的也就证明了帝国主义是个纸老虎。但大师不这么看。他吞完嘴里的猪肝。也不管碗里还剩下一大半,就喊道
“老板,结账”说罢掏出一张百元钞票,作势要买单。
“嘿。。。别别别,到了湛江哪有要你付款的道理。再说我这里有零钱。”说罢,朋友一把推开大师的手,掏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递给老板。大师哈哈大笑,看着朋友,眼里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目光。看来,这个大师掏钱买单是假,这个动作里透露出一丝不为人知的深意。朋友显然感觉出来了,疑惑地问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有了百元钞票,你为什么还要用二十元的呢?”大师笑着问
“哈,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朋友恍然大悟。是的,大有大的用处,小有小的妙处。东风快递固然厉害,但很多地方,还是用军舰处理更加合适。
“所以,你看,我们其实造的军舰还不够。需要花零钱的地方太多了。自去年开始,我们在非洲吉布提,在南亚的瓜达尔港,在印度洋上的斯里兰卡,以及在西非的海上安全行动,哪一样不需要军舰的直接参与。你总不能为几个海盗就来一发东风吧。尽管我们知道这些海盗的背后是某个国家,但也不能随便用快递啊。还有,昨天,我知道我们和俄罗斯在北极弄了一个天然气项目,并随之要开拓北冰洋航线。未来我们在葡萄牙的大西洋海面上还有基地。所有这些,都需要我们加大海军建设,你怎么能说这就够了呢?我们不但要小饺子,还要摆一场豪华的饺子宴。”大师虽然是个程序员,但对于这个世界边边角角的事情了如指掌,显然,他的主要业余兴趣都放在这里了。
“我现在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了。这也是我不太关心新闻所致。没想到,我们在海外的拓展如此的迅捷。看这样子,饺子还真得不断地下锅啊。不过,我觉得这个世界应该是没啥大事会发生的,造这多的军舰维护我们的远洋安全是必要的。可是最终也都仅仅是维护安全吧,打仗,是不大可能的。所以,咱们也用不着那么着急,慢慢造,慢慢拓展就好了。你还是当你的程序员,我呢,还是做我的小白领。”朋友还是觉得天下无事。
“这个可不一定。让我来告诉你,核平衡只能是一个平衡,不代表这种平衡下,就不会爆发常规的战争和争端。毕竟,一旦核平衡被打破,那就是世界末日的到来。所以,在可以不用核武器的情况下,谁也不会轻易用核武。如果我们的海外利益被一个非核国家攻击,你准备怎么办?用核武平了他?如果我们想要解决对岸的问题,总不能真的来个寸草不生吧?如果我们有常规手段可以轻松解决,谁会真的动用大杀器呢?”大师一边接着吃,一边解答。
“这说的也是,你的意思是我们最近会解决对岸的问题吗?”朋友来了兴趣,这也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很感兴趣的话题。
“我觉得会的,当前,就是缺少一个借口,毕竟从实力上来说,已经不成问题。美国的国会不是宣布要停靠对岸十二海里吗?这就是一个借口,只是这个借口还不足以使我们发动最后的手段。但我们可以借此去对岸的周边来一场超常规模的军事演习,围着小岛来一次。反正这是国际公认的国内问题。真做了也没啥。而如果美国或对岸弄出更大的借口,我们就有理由一次性解决了。在我看来,我真的希望他们闹得大一点,别总是汤汤水水的,不过瘾。”大师似乎成竹在胸。
“嗨,对岸那几个没用的,只会耍小手段,怎么可能弄大的。这个你就别想了,真想拿下来,还是要我们自己创造机会。”朋友对于对岸的事还是比较上心的。
“到也未必,对岸不敢创造机会,但这个世界上不乏有胆大的给我们创造机会?说不定,机会就在这几年了。”大师故作神秘的说到
“哦。还有这样的苗头?快说说。。。说得好,中午我请你吃生蚝全套。”朋友急不可耐。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可要吃最正宗的。”大师紧跟不放。
“你就快说吧,其实你就是不说,我也会带你去吃最正宗的。”朋友有些不耐烦了。
“我注意到,最近俄罗斯和美国开始在《中导条约》上撕逼。虽然俄美在中导条约上撕逼不止这一回,但这次显然不一样。因为这是在美国宣布战略收缩后他们的首次撕逼。而这次首先在中导条约上打擦边球的却是俄罗斯。俄罗斯打这样的擦边球显然不是为了威胁美国,而是要用这种手段来捆绑住美国在欧洲或中东的存在。也就是说,是对欧洲的威胁。我们知道,俄罗斯的中程弹道导弹是比不过美国的,对美国构成的威胁也比较小,但对于欧洲的威胁却很大。所以,本次俄罗斯打擦边球,有着很现实的意义,那就是一旦美国过分侵害俄罗斯的利益,那么俄罗斯就会用打击欧洲来惩罚美国。而俄罗斯现在急于解除西方世界对他的制裁,于是这种威胁也就具有了实际意义,而不是单纯的撕逼。还有,中东如今骚动不安,这也是俄罗斯中程弹道导弹的威慑范围。总体来说,俄罗斯在试图把美国拉下水,在美俄的境外来一场对决。如果这件事真发生的话,那也就是我们整合周边的最好机会了。”
“你的意思是,如果美俄真的闹起来,我们就趁机下手?”朋友再问。
“就是这个意思。如今俄罗斯逼着美国在欧洲货中东二选一,可是特朗普却一样都不想选。他的目的是放任这些热点地区大乱,自己好抽身。绝不想自己也掺和进去。所以,目前也只是苗头而已。”
“可是半岛呢?我看了之前一个叫做《盛唐如松》公众号上一篇叫做《三大坑》的文章。你说的和他说的比较靠近,但你少说了一个坑。就是半岛。”
“半岛,,,俄罗斯倒是想染指,只是中美都不会给他机会。在我看来,中美在半岛的博弈,只怕是压榨韩日的可能要比发生冲突的可能大得多。中美只有不断在半岛进行挤压,才可以把韩日这两个油老鼠的脂肪榨干挤尽。这个地区的事情,只怕很难成为我们收回对岸的条件。因为热则热也,就是点不起来火啊。”
“哈哈哈哈,你说的好,现在海雾尽散,我再带你去看看你的大军舰吧。看完了,咱们去吃碳烤生蚝。”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