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灵儿,还记得那年鬼阴山下的我么

约稿。
十年前的旧文了,所以有些位可能在别处看到过。
天灰色。
风微冷。
季节永恒。又一天开始。
“开工了开工了!”
我提着刀,在那个我已守侯了多年的门口,等。
我的一生,只有一个意义。早在我被创造之初,便已注定。

“你的名字叫张三。你的任务和李四在一起,就是守在鬼阴山的洞口,来往游弋。遇到赵灵儿,李逍遥和林月如三人,就上前战斗。你的生命值是250,真气值是250。你的特技是弹指神通,但是不能每回合都用。反正你会在几个回合内被李逍遥杀死,然后他们获得经验值和金钱,你就可以收工了。”
在《仙剑奇侠传》这个故事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鬼阴山的一个小喽罗。作为反派出现,几下就被干掉。如此而已。
我第一次见到赵灵儿时,她可能已经经历了一场战斗。因为她看去体力并不好。在那场战斗中,我表现得很敬业。我跳了出来,摆好POSE。旁边的李四耍着大刀。对面的李赵林三人拉开架势。我率先出手,用一个弹指神通击伤了赵灵儿,跟进的李四却把刀挥向了林月如。一轮攻击完毕,对面的李逍遥急吼吼的掏出止血草给赵灵儿补充体力,林月如手忙脚乱的使出七绝剑气。啊!我和李四很敬业的惨叫一声。他率先倒下了。然后李逍遥帅气十足的补了我一剑。我也倒了。战斗结束。
收工的时候我和李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因为我们要在这里每天搭档着到处晃。即使没有人来,我们还是得晃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娱乐圈混真的很不容易。
“刚才你如果上去补一刀,那小姑娘就挂了。”我说。
“靠!那可是咱们白苗公主,我要真一刀杀了她,石长老会怪罪的!”
李四显然入戏太深。我遂作罢。
每天在鬼阴山口散步,实在是非常无聊的事。灰色的天空流云纷纷。放眼尽是一片蛇虫走狗之流的东西在晃悠着,尽忠职守的等待着赵灵儿的来临,等待着被她干掉。每每如此。
“往哪里走?张三!我们得在这附近转圈,不能出洞去!”
“别睡着了张三!赵灵儿他们如果从我们身旁走过去了,上头会发火的!”
“别动,张三!那个宝箱是留给赵灵儿打开的,我们不能乱动弹。”
到处都是规矩。
我和李四就这样每天无所事事的晃悠着晃悠着。等待着赵灵儿再次出现并将我们杀掉。
“石长老的武功那么高,为什么不出来把他们干掉,却要我们先做炮灰呢?”
“这个么……”李四拍拍脑袋,说,“那我们该说了,干嘛不把最终的大BOSS请出来在这里截击他们啊?我们是过场的龙套而已,得让他们感到有难度有挑战性,可是又不能差距太大了太绝望。否则我们就失业啦。”
日复一日一次一次和赵灵儿他们打斗,以及悠长而无聊的散步。这便是我的生活。
我开始被赵灵儿吸引是有一次,李逍遥和林月如都被我和李四打趴下了。赵灵儿脸露惊恐之色。打到这个份上,我觉得我们的戏也算做到十足,应该考虑拿奖金了。李四在这时挨了赵灵儿一个风咒,直接被刮起来转三圈儿飞走了。我暗骂这厮演得真TMD逼真,一回头就望见赵灵儿眼巴巴的看着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此时战场上五个人倒了仨。我第一次和赵灵儿一对一的站着。四目交投。我带着宿命的麻木,她带着一脸幽怨。
“我法力值用光了。”她可怜巴巴的说。
“哦。”我说。
这一次轮到她行动了。赵灵儿泪汪汪的。
“可是我没有法力值没法施法是打不过你的。打不过你我就没法继续下去了这样一来我们又要重新打过我刚才忘了存档了怎么办啊。”她说。
然后她就哭起来了。梨花带雨一般。她抽抽噎噎,我呆若木鸡。
远远的一帮耍毒蛇玩飞镖的在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呆了半天,看她哭个不住,于是我觉得不能继续拖了。
“补充法力吧你。”我说。然后我出了一招弹指神通,弹向空处。
补充完法力的赵灵儿抬起手来,出了一招炎咒。一团火扑的就爆了起来。我用夸张的姿势大翻身倒下,把一袋钱扔在地上,当然,没忘记捎带惨叫一声。
然后李逍遥和林月如就站起来了。“这帮小杂碎,下手那么狠,不知道老子是主角么!”李逍遥狠狠地照着倒在地上的我踢了一脚,赵灵儿忙拉住他。
“算了逍遥哥哥,咱们快走吧。”她的眼泪还没有干,声音还带着一点点哭腔。
李逍遥从我身旁拿起钱袋,不屑一顾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这一战已经结束。他们要继续前进,我背后潜伏已久的喽罗们继续蜂拥而出。杀戮继续进行。
躺在地上的我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李四躲在岩石后头,躺着跟一个刀客聊昨天晚上的肥皂剧。我深感无聊。眼睛一转,就看到了旁边的赵灵儿。她的眼睛还红肿着。于是我对她笑了笑。诚然这有违纪律。按照行规,我们必须在任何时候都对他们一行三人怒目而视。然后我看到赵灵儿也笑了。
然后我听见李逍遥怒吼着:
“灵儿,赶紧过来加血!月如不行了!”
赵灵儿于是跑过去了。
那天我和李四聊天时,李四在那里划表格:
“挑了我们之后,他们还要去战石长老,然后去扬州,破案,杀毒哈蟆,遇盖罗娇,去北京,破解蝴蝶仙子之谜,与毒娘子决战,去蜀山,进镇妖塔……唉,多么复杂的过程,那还只是他们传奇的一半。”
“哦。”我说。
“其实赵灵儿挺可怜的。”李四说。
“怎么说?”
“洗澡时被个登徒子看见了走光,已经是大不幸了,居然还要跟他一夜风流,更是不幸。一夜之后居然还被人忘了,还得跟他浪迹天涯。赵姑娘好好儿的隐居世外,都是被李逍遥这淫贼拖入这肮脏尘世的。”
我对赵灵儿的爱情,好象就是此时萌发起来的。
从那以后每次遇到赵灵儿例行公事的跟她动手,我都刻意的注意着她。看来她也不是很开心。理所当然,被一个登徒子硬拉着浪迹江湖,最后还要牺牲自己来成全他活着。简直是非人的虐待。可是性格柔顺的她却依然认真而敬业的发动着法术,攻击敌人,保护自己。而李逍遥呢,在战斗中他更多的注意力却总在林月如身上。也许对他来说同样舞刀弄剑的林月如更像是他的同类吧,在他眼中赵灵儿更像是一个用来加血的工具罢了,我曾不止一次见李逍遥横剑挡在林月如身前,却从没见过他为赵灵儿挨过一招半式。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看李逍遥不顺眼。每次出手,我都是朝着他砍。把他撂倒了,我就开始对付林月如——当然,前提是到那时候我和李四都还硬撑着没倒下。
每次只余下我和她交手的时候,我便会停止出手——或者打空炮——等待她来对付我。或者是心有灵犀,到了后来,她也开始放弃用法术将我一下打死,而是用徒手攻击慢慢的与我对耗体力。于是就演变成了一场冗长的一对一对战斗,与其说是战斗,倒不如说像是跳舞,一支只有我和她,你来我往的舞蹈。当然,最后败的永远是我。
李四说:你想跟她谈恋爱?问题在于:她可是头牌女主角,你只是一个小配角而已。
李四说:一个游戏那么长,她打的敌人成千上万,怎么会对你格外注意?
李四说:拜托你不要做造型了好不好?你再怎么做造型都只能摆那么个POSE放弹指神通。你以为你会万剑诀啊?
李四在我耳边唠叨的时候我坐在鬼阴山洞中,在这个没有阳光的地方我脸色越来越苍白接近透明。但是我依然在这里呆呆的等候着她前来。然后我摆好永恒不变的POSE,和她交手,被她杀死,然后擦身而过。
这便是宿命吧。
罗曼史的结束是那天早上。石长老匆匆的到洞中来,召集全体喽罗开会。
“新款的游戏《仙剑奇侠传二》现在急需龙套,我们现在要挑演技好的过去跑。愿意去的在我这里报个名。李逍遥在那里头也有戏份,他先过去看场子了。你们过去的话先去他那里登记。”
李四说:我要走了。新的游戏总有新的挑战吧。即使是做龙套我也想做个好龙套。
李四说:大家都散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等?你真的以为她会回来吗?其实她也只是个游戏人物。我听说新款游戏里有个叫李忆如的人物是赵灵儿的女儿和赵灵儿很象估计她也过去跑龙套了你又何必在这里等?
李四说:没见过你这么傻的。我走了先。
鬼阴山荒芜了。
我也终于可以走出这个洞,到门口晒晒太阳。阳光穿越雾霭落到我脸上时,我感到真切的温暖。就好象炎咒的火焰在我脸上拂过的样子。
曾经扔满便当饭盒的地方如今空无一物。不过布景还没有拆。说到底这里也不是那种可以重复利用的大场面。只是一个无人注意的小角落而已。而我也只是一个无人注意的小角落。
李四后来发短信说仙剑后续的故事再也没能超越当年的经典,做龙套也格外辛苦。可是薪水高了,大家都愿意呆在那里。李四还说他在这里看遍了,没有找到赵灵儿。
传说中赵灵儿死在了仙剑故事的末尾。她死后,女娲后人的传奇仍然不停地延续着,她的女儿有一段故事,她女儿的女儿又是另一段故事。仙剑奇侠仍然不断活跃在神话传说中,但赵灵儿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我想将来仙剑出到十二三代时也许就没人记得赵灵儿了。也许。只有我们这样跑龙套的,会象野草一样坚强的生活在所有的大地上。
鬼阴山。
阴天天幕,重云席卷。
我独自在这里,等待我爱的赵灵儿归来。

后续: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这一天,李四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我正躺在洞口睡午觉。
李四说: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李四说:坏消息是,这些年我跑遍了仙剑二到六的所有片场,赵灵儿都没有再出现过。她确实死透了。
李四说:好消息是,仙剑最近有一款手游新作正在急招龙套,薪水比以前高出不少。而且听导演介绍,这次不用你一下我一下的回合制,改用即时战斗。这下咱们再也不用跟傻B一样站在原地摆POSE了,你想揍李逍遥直接抡起家伙就是干,你的弹指神通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那又如何。”我实在想不出这件事与我有什么相干,我已经很累了。
“张三你是不是猪脑子,这次的主角还是赵灵儿!我已经帮你报名了,你跟不跟我去。”
“快,扶我起来。”
身后忽然传来“噗嗤”一声少女的笑声,我猛然回头,眼前依旧是那身熟悉的靛蓝衣衫,衣角随风飘摇。
“好久不见,以后还请多关照。”少女眼中带笑,说道。
“好。”
赵灵儿,她终于回来了。
正是:
星沉月落夜闻香
  素手出锋芒
  前缘再续新曲
  心有意 爱无伤
  江湖远 碧空长
  路茫茫 闲愁滋味
多感情怀 无限思量
3月30日,仙剑奇侠传online手游不限号。战斗版仙剑即将来临,告别回合制,感受即时战斗的痛快。重逢旧时初恋赵灵儿,再续苦思未了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