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掌柜的刀–一把伞

大掌柜的刀–一把伞
海南,文昌。
白金海岸大酒店的大厅里,麦田坐在沙发上,等着服务员帮她办理入住手续。此次来到海南,她是想在这里买一套度假房,好在冬天的时候,和先生一起来这里度假。走遍了岛上的各个沿海城市,最后,决定来文昌玩一下,虽然她不是太喜欢东海岸这边湿热的气候,可是早就听说这里有中国第一座海滨卫星发射场,于是也就慕名前来,想要看一看那个地方,虽然麦田是一个生活在上海的白领,但内心深处却隐藏着一颗爱国的心。她喜欢看到祖国伟大的建筑,喜欢听到国家伟大的成就,所以,她也曾参观过西昌发射中心,这一次,她想看一看这座最新建设的卫星发射场,也好一了心愿。【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服务员对她说,现在房子还算好定,但下个月的房子基本上已经订完了。因为下个月会在文昌发射中心进行一次卫星首发,用长征七号火箭作为发射载体。麦田听到这个消息,难免有些失落,叹息自己来早了一步。可是转念一想,现在看完了发射场地,以后在家看直播,不也是很好吗?于是,心境也就平复下来。
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忽然看到酒店外面的广场的太阳伞下,坐着两个人,一个清瘦的高个子,穿着一身立领夏季唐装,另外一个人最为引人注目,他居然穿着一身道袍,挽着发髻。跟这个豪华现代的酒店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难道是他们?”麦田心里一动,未免有些激动。这两位传说中的人物莫非也来到了海南?不行,我得去问问,千万不能错过了机会。
麦田也时常喜欢看一些网文,对于《大掌柜的刀》里面的书生和道士早有耳闻,总是幻想自己某一天可以和他们不期而遇,难道这一次在文昌,居然可以梦想成真?麦田于是和服务员打个招呼,让她把自己的行李送去房间。快步走出大厅,来到太阳伞下。
一番寒暄,果不其然,真的是他们二位,麦田高兴极了。书生和道士倒也并没有对她有丝毫戒心,因为麦田对他们二位的行踪了若指掌,崇拜之情溢于言表。很快,三个人就聊得火热。麦田当然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她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问,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说,可是,迟疑了半天,她首先问的问题居然是
“你们真的很神奇啊,总是和大掌柜前后脚的走着,上次在金寨是这样的,这一次,你们刚从黑龙江回来,大掌柜也去了那些地方,难道这一次,你们。。。。”
“哈哈哈,凑巧而已。我们这一次和你一样是想来看一看文昌发射场的,至于大掌柜会不会来,我们真的不知道,不过,下个月的发射,意义重大,也保不齐大掌柜就真的来了。”道士笑着打起了哈哈。
麦田也知道他们身份的特殊,也就不再多问,转过话题,问起了他们一些关于发射场的问题。
“听说,我们就要在这里进行长征七号的发射,在这里发射真的有那么大的优势吗?这次成功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续的行动呢?”
“作为中国最靠近赤道的地方,文昌发射场当然有它颇为明显的优势,利用纬度优势,可以大大增加火箭的载荷,同样的火箭,会送上去更多的东西,这将会为以后我们天宫二号的建设带来不小的帮助。所以,在选择在靠近赤道的纬度建设发射场,是每一个有条件的国家必然的选择,有些国家甚至不惜代价在筹建海上发射场,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啊。”书生解释道
“啊,你是说,以后天宫二号也会选择在这里发射组装?”麦田对于天宫二号颇感兴趣,当年的天宫一号所有的活动,她都宁可请假也要待在家里看直播。有时候,看着看着还会和远在美国的儿子聊聊心中的自豪感,儿子也十分喜欢那样的场景。这一次,听到了天宫二号这几个字,她更加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道士和书生相对看了一眼,觉得也没啥问题,毕竟这个话题,已经是路人皆知了,也不存在什么保密的问题。于是道士说道
“天宫二号在不在这里发射不好说,但今年发射已成定局,鉴于在这里发射的地理优势,所以,我认为在这里发射的可能性很大,六月份的发射或许就是为十月份的发射做预演。”
“那天宫二号有什么新东西吗?会不会装载一些很先进的武器啊。”麦田当年受到美国星球大战的影响很大,总希望我们也可以在天上弄一个全身是刺的大刺猬,看谁不服就刺它一下。那是一件多么爽快的事情啊。想一想,心里面就甜滋滋的。
“哈哈哈,你以为我们弄航天站就是为了打人?哈哈哈”书生和道士不由得大笑。
“那干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科研,为了和平开发利用空间。”书生很严肃的回答道。
“哼,怎么你们也学会了说官话,难道就没有什么厉害的东西,费那么大的劲儿,就是为了在上面种点马铃薯西红柿?我才不信呢。”麦田穷追不舍。
“要说种马铃薯,当然很必要,但也不尽然全是马铃薯,高端的东西也有一点,比如有个天-地量子密匙据说要在这个天宫二号上进行试验,并极有可能成型。这算得上是比较高端的了吧?”书生被挤牙膏,只得挤出一点点干货。
“什么什么。。。。天地量子密匙?这是什么玩意儿?”麦田真的听到了这些相对高端的名词,却又变得一头雾水,根本不知其所以然。
“简单来说,就是建立一个对于国家来说,绝对安全无泄漏的量子通信体系。这可是未来我们在军用民用方面最大的优势项目,只要这个弄成了,美国的棱镜就再也照不出我们在玩什么游戏了。”道士的话里透着戏谑。
“哦。。。”麦田想了一下,似乎恍然大悟,可一转眼却说“嗯,我还是不懂,不过觉得应该很厉害哈。嗯,只要厉害就行。”书生和道士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在文昌这边做这么大的项目,可是美国佬的飞机整天像苍蝇一样嗡嗡的飞来飞去,安全吗?会不会被他们使坏啊?即便不使坏i,会不会被他们窃听去什么秘密啊?毕竟,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天地量子密匙的还没有弄好呢?”麦田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就是我和刚才两位兄长在聊的话题。”突然一个人加入了话题。这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他抱着几个大椰子,放到桌子上。“来来来吗,大家边喝边聊。”
“这位是董兄弟,我们在海南的老朋友了,此次他特意从西海岸的临高陪我们来这边的。都不是外人。”书生介绍到。
“哦哦哦,我知道,你们在临高还吃过文昌鸡呢,我当时看着就奇怪,吃文昌鸡为什么不到文昌来呢?哎。。。。董先生,你刚才说的话题是什么话题啊?”麦田念念不忘没有说完的话题,几个椰子显然没有转移掉她的注意力。
“是这么回事,我们目前在南海的布局基本上已经成型,南沙的几个机场也大致差不多了,此时,我们选择在文昌进行进行火箭发射,为了保证安全,当然会打一把伞。“说着,董先生吧竖立着的太阳伞稍稍的偏了偏,以遮住照射到麦田身上的太阳。
“打一把伞?”麦田没有懈过神,这个发射火箭和打伞有什么联系。
“是这样的,我们刚才闲聊着,就谈起了当年王伟烈士的事情。现在,我们在海南的高尖端存在越来越多,触角也伸到了南海深处,这个时候,再靠当年那种模式驱赶美国人的侦察机显然已经是力不从心了,再者当年的做法其实是一种极为被动,已经被人欺负到家门口而不得不采取的最低防卫措施。,这种被动的措施已经和当下我们在南海的布局极不相称。所以,适当的撑开一把伞,已经成了必要。”道士解释道
“啊。。。。。你们说的是南海防空识别区?。。。。”麦田终于醒悟过来。
“是啊是啊,就是这么一回事儿。目前南海的体量已经布局如此之大,不建立一个长效的防御体系,已经不能适应了。所以,我们都觉得南海防空识别区已经箭在弦上了。这样的话,我们海南以后的发展也就将跨入新的台阶。我的生意也就好做多了。”董先生激动地嚷嚷道。
“对了,董先生是做房地产的,他在西海岸的一家地产公司任职,麦田刚才不是说想要买房子吗?他那儿你倒可以过去看一看。很不错的,我们之前也曾去过。”书生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这时候才说了两句,很显然,他并不愿意在这个防空识别圈上发表意见。【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哎,要是我能亲眼看一看天宫二号上天就好了。”麦田还是有些惋惜自己来得不巧。
“很方便的,现在环岛高铁瞬息可至,无论你在海南的哪里,都可以很方便的来到文昌,吃着文昌鸡,看着火箭发射,也算是美事一桩啊。”董先生凑趣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