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过的三百六十五天 | 七堇年 | 066

▲图片作者 Thierry Bornier

距离堇年开通微信号,整整过去一年了。
在这一年里,堇年深深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与真诚。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与大家分享一些读者朋友们亲手为堇年抄录的摘句,也是大伙儿对堇年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呢。
这些内容,都是来自堇年这些年来一本又一本的辛苦创作。其实许多小伙伴儿都写得非常棒,因为容量有限,在这里只能作部分展示了。经过仔细挑选之后,堇年的每本书,各自留了一张照片表达心意。
《大地之灯》长篇小说
回忆经过时光的酝酿,散发光彩。苦难竟也变得面目和善。往事历历,却只如一夜轻雨听箫,灯灭棋倦,饮醉而沉眠,醒来才知人去花落。
by 许婕
《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小说散文集
一切已经混合成语焉不详的怀念,像深冬时节玻璃窗上模糊氤氲的霜雾一样,轻轻抹开一块来,才可以清晰看得见曾经的动容。
by 陈淼
《少年残像》中篇小说
我就这么远远地看着这个回忆中的少年。那日他穿着一件条纹蓝白相间的纯棉恤衫,健康而年轻的身体,沾满了阳光的味道,头发和衣衫都被风吹得像要飞起来了一样。少年举着一只斑斓的风筝,笑着大声叫我的名字,没心没肺的样子。身后是一大片蓝得让人狠狠心疼的海。忽然间我觉得他像一只生活在海洋深处的漂亮海豚,又快乐又寂寞,和一只寄居蟹作伴就可以度过一整个温暖的下午。
by 邵茜
《澜本嫁衣》长篇小说
如此多的人急于挤进你的生命,头破血流,我也曾如此。但而今只有我拼命退却,大约这样你会唯独记认我。
by 牟林荣
《尘曲》小说散文集
记忆整饬而林立,似一座森森丛林,很多时候我是迷途在这记忆树林里的一只鹿,辨不清方向,只因心里信仰还有日光,身后有猎枪的声声追迫,所以拼命往一个茫然的方向奔跑,偶尔会不慎撞上一棵记忆的树,身心都痛不堪言。
by 赵艳兰
《平生欢》长篇小说
时光驯服一切,我与往事之间像回声,再怎么千回百转,终究消失在山谷。
by 张依珊
《灯下尘》文集
不要去看圣托里尼的落日,如果你身边没有站着一生之爱。
by 王馨梓
这一路走来,十分不易。感谢广大读者朋友们,对堇年一如既往的喜爱与陪伴。
愿我们所有人,都相见不晚,如平生之欢。
也让我们共同祝愿堇年,在之后的写作之路上,越走越远,越来越好。
文 | 读蜜传媒
回复064,欣赏文章《云的南方》。
回复065,欣赏文章《薄奠》。
·END·
七堇年
作家。黄昏收集者。认为人生苦短,甜长。沿途只想多看风景,认认真真地浪费生命。
已出版《大地之灯》《被窝是青春的坟墓》《澜本嫁衣》《尘曲》《平生欢》《灯下尘》等。并有翻译作品《寄养》,主编文集《近在远方》。
编辑|读蜜传媒·蔡瑾、小迪
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合作请联系读蜜传媒金先生[email protected]
北京读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家版权与品牌资产管理投资机构
点击阅读原文,欣赏七堇年微信公众号第一期文章《你为什么不……为什么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