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狗的自信与方式

最近经常有朋友留言问我对某某日记的看法。本不想回答,思索良久,觉得还是简单说一下比较好,也算是个态度吧。
这个时代的自媒体乃至主流媒体,大都在做一种事情,那就是吸引流量。如何做到吸引流量?很简单,新闻界有一个至理名言: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不错,吸引流量的最好办法就是你返身去咬一条对你狂吠的狗。只是很显然,正常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但是正常人却喜欢围观这种事情,于是一个刻意不正常的人就可以让一大群正常的人为他所用了。
很显然我是不愿意做那个刻意不正常的人,更不愿意以此来吸引那些并不是真正喜欢我文章的人。我甚至不愿意用完整的文字来引用那个日记的名字,因为我知道,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只要我用键盘敲下了那几个字,就会给互联网的大储存器上多刻上一个相关的记忆,无疑我也就成了那个去咬狗的人,虽然我并不情愿,可事实如此。我想大家如果细心的话,我从来不去引用美国政客们对于中国污名化的那几个称呼,即便没办法要引用,我也刻意的用空格键把几个字隔开,从而不会形成连贯的文字记忆。我只是说他们污名化了中国。这也是因为我深知互联网记忆的可怕,无论我是出自怎样的目的,无论我的目的有多么崇高,多么伟大,只要我敲下了那几个字,我就成为了一个助纣为虐者。但是我不介意使用Us virus。。。等字眼,这也是因为我明白这才是我们应该使用的字眼。
或者有朋友会问,如果我们不引用狗嘴里吐出的文字,如果我们不使用相关的称呼,那么我们怎么予以反击?就这样任由那些狗狗们来咬我们?来对我们狂吠?
其实很简单,做自己的事情。当狗儿来咬你的时候,你有两种办法来应对,一个是远远的绕开它,不理它,这样的话,狗既咬不着你,狂吠也没有意义。其二则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更勇猛,让狗一看到你就夹着尾巴呜呜低咽,不敢对你发动攻击。实在避免不了的话,就一棍子抡去或一板砖拍去,打断它的脊梁。让它永生永世做一条塌了脊梁的狗。当然,还有其三,那就是你也对着狗狂吠,龇牙咧嘴的作势咬它,这也就是我最为反对做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针对其他人的观点进行反驳,或者进行论战,首先这是因为我能力有限,干不了沙场咬狗的事情,再者则是我自有我的应对之道。我的应对之道就是静静的阐述我自己的观点,用最平和的心态,用最和缓的语气,用最平凡的文字,用最真实的事例,用最严谨的逻辑,用最质朴的道理来阐述我的心得,我的认知。这样的做法虽然吸引不到大量的围观者,但只要是心态平和,为人中正的读者,自然能够会心一笑,各有感受。
我的文字不在于呼喊他人和我一起战斗,而在于邀约好友同赴桃源,以常人的心态,以远望的快乐来感受这人世间的一切美好,来远离这世间一切的丑陋。
是的,人世间的一切美好。我自认为我的文字虽然不热血,但是很积极,因为我总是会从最积极的角度来看待世间万物万事。我深深记得小时候看过的一则佛家偈语“春有百花冬有雪,夏有凉风秋有月,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首偈语虽然偏向消极,但经过儒家积极思想的改造,就可以培养出一个淡然却超越于凡俗,不争而奋进于乱世的卓然君子。孟子曰“穷则独善其身”孟子还曰“虽千万人吾往矣!”一个看似消极避世,一个却是乱世英豪。看上去非常矛盾,但这却正是中华儒家文化培育下一个君子的一体两面。作为一个真正的传统文化的仰慕者,学习者,需要做到的正是这样的一体两面,既不做咬狗的人,也要有打狗的担当。
不做咬狗的人很容易,避开即可,打狗的担当却有诸多形式,有拿起棍子打断狗腿的,比如那些对疯狗们发起攻击的朋友,也有宣传方略不给疯狗提供食物【流量和出镜率】的。前者我做不了,后者我努力做。
究竟该怎么做呢?很简单,也很复杂。简单就是不断用平和的文字,理性的分析让所有的正常人对咬人的狗产生免疫力,复杂的是这需要不间断的写作,用文字慢慢的浸润读者的心,让所有的读者都保持平和的心态,理性的思维,这样的写作很简单,这样的坚持很复杂。仅此而已。
记得我在2013年时初次开始写此类文字,那时候的互联网环境比之于今天要恶劣很多,那时候的人们心态绝对没有今天这样自信。最重要的是,那时候的写作凭借的就是一份单纯的爱国之心,一份单纯的对民族文化,国家制度的自信之心,没有分毫的报酬,有的只是读者们发自肺腑的留言支持。一转眼七八年过去了,我的热情依旧,而我所能影响到的人也大概会有那么一群,记得那时候我就说过:如果通过我的文字哪怕影响到一个人,让一个人可以获得思想上的改变,三观上的扭转,那也是一份莫大的荣耀。如今抱着自得的心理估算一下,应该不止一位朋友在和我的交流中获得些许的助益吧。
做好自己,不去助涨狗咬人的影响力,做好自己,让自己一眼看透狗咬人的本质。那么这个世界上即便还有疯狗的存在,它也没有猖狂的空间,咬人的去处。
疫情之下,美国开始疯狂甩锅,蓬佩奥之流的咬人伎俩一再出现。作为中国该怎么办,从政府层面当然要予以坚决的反击。但我们这些自媒体人,并不具备什么国际影响力,【如果具备的话,我们就一定要利用哪怕些许的影响力来为国呐喊,痛击疯狗。】所写的文字也只有具备汉语基础的人可以看到,看懂。而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我们自己的国人。我就是把蓬佩奥骂得再厉害,也不过是吐一口憋闷的气,舒一下郁闷的心。对于蓬佩奥以及那些恶心的境外媒体并没有丝毫的伤害。
所以,我自忖我需要做的事,有能力做的事情,就是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剖析中国制度的优越之处,打造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所有读者的自信之心。只有对自己民族的文化,本国的制度,所坚持的道路,所秉承的理论都充满自信,那么即便蓬佩奥的狗叫声再响再亮,也伤不到我们分毫。这和中医很相似。中医在于调理自身的免疫力,增强自身的抗体,而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想让打家都通过对文化的学习和自信来让自身更强大,从而不惧疯狗的咬噬,具备打狗的能力。
当然,蓬佩奥之流的犬吠在国际上还是具有很大杀伤力的。但这个我们无能为力,毕竟如今的世界是英语的天下,是西方殖民数百年后的时代。他叫唤得再无理,也有人听得到,我写的再有理,也不能影响到那些不懂汉语的人,那些被西方宣传洗了几百年脑子的人。那么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有做好自己。至于抡起棍子打断蓬佩奥之流狗腿的事情,就交给有能力的人去做吧。
我们个人如是,作为一个国家亦如是。西风东渐已经很多年,不要说整个世界都充斥着西方优越论的怪谈,就连我们自己的国内,也有着大量的西化人群。这世界的整体氛围如此,想要一朝扭转过来是不可能的,只有保持自身的强大,自身的自信,坚持走下去,把握住每一次有利于中国的机会,不放过任何一次腾飞的时机,假以时日,我们一定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把这种趋势彻底扭转过来。若非要在一城一地上执念纠缠,而忘了浸润之道,反而会导致欲速则不达的窘境。
无论蓬佩奥之流如何狂吠,无论劳什子日记如何暗箭,中国在本次抗击疫情的行动中,都做到模板一样的优秀。虽然还有着大量境外媒体,境外政客的污蔑,但本次抗击疫情,全世界人民有目共睹。最起码我们控制住了疫情,最起码他们现在急需要的防疫物资一飞机,一飞机的从中国运抵,最起码,中国成为了当今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最起码中国是当即世界最具备防疫物资生产力的国家。这些成果,即便是那些狗狗们嘴里吐出莲花,也是抹杀不了的。
或者西方民众还因为某些自负的优越感不愿意彻底承认中国的优越之处,中华文化的优越之处。但这一次,在他们的心,一定会烙下一道深深的印迹,那就是,中国的确有很厉害的地方。而想要他们全面承认我们的全面优越,那肯定还是要假以时日,还需要要抓住更多的机会。
在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上,我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在这漫长的征程中,保持自信,做好自己是最优的选择。当然同时我们也不要忘了避开狗狗,捏紧手里的打狗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