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游击队—-芝加哥的选择

纽约游击队—-芝加哥的选择
伊利诺伊州,美国最大的钢铁制造中心,美国最大的大豆产地,美国第二大玉米产地。
芝加哥,美国仅次于纽约和洛杉矶的第三大城市,伊利诺伊州的核心,五大湖湖畔的一颗耀眼明珠。
吉姆和大漠这次出门没有开车,而是各骑着一辆哈雷摩托,一路从纽约向伊利诺伊州出发,今天终于到了芝加哥。
在密歇根湖岸边的格兰特公园,二人支起摩托车,坐在一条长凳上,开始享受他们的晚餐。晚餐很简单,两瓶矿泉水和两个硕大的汉堡。大漠这些天,一看这这些就反胃,他已经受够了这些玩意儿,他决定,这次活动一结束,立刻回国,好好享受一下国内的美食,人生如果一辈子吃这玩意儿,那活着的意义何在?但此刻,他还是咬着牙把汉堡啃完,并迅速的用矿泉水洗了洗喉咙,以尽快把留在嘴里的汉堡味道冲淡。
吉姆倒是无所谓,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简单的食物,他兴致勃勃的一边啃汉堡,一边欣赏着落日余晖下的芝加哥剪影。辉煌而落寞,璀璨而孤寂。
“大漠,你知道伊利诺伊州是绿色还是红色?”吉姆问到。
“绿色?红色?”大漠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哦,在美国地图上,我们习惯把支持民主党的州填成绿色,把支持共和党的州,填成红色,再分别以深浅灰来表示他们对于各个州的支持力度。比如加州,就是民主党的支持州,所以它被填成深绿。你说伊利诺伊州是什么颜色呢?”吉姆解释道
“哈,这个你可难不住我,美国城市前三名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商业繁茂之地,必然是民主党的死忠。”大漠笑道。
“厉害,看来你对美国的了解已经很深了。”吉姆赞到。转而又说到“唉,要是美国人也都像你了解美国一样了解中国,那或许就不会有贸易战了。”
“这大概就是芝加哥市长在当前中美贸易战风起云涌之际前往中国的原因吧。要知道,芝加哥这几年可是和中国交往密切,双方的相互了解也算很深了。所以,在这样一个时候,芝加哥才会冒着特朗普批评的危险前往中国签署一系列的协议呢。”大漠很自然的提到了芝加哥市长伊曼纽尔正在进行的中国之旅。
“的确,了解和沟通才是两国交往的真正基石,只有具备了这些,才能获得坚实的交往基础。这几年,芝加哥从中国获利不小,要不是和中国频繁的贸易往来,芝加哥只怕会被挤出第三大城市的宝座,伊利诺伊州也很难获得丰厚的经济回报。要知道,伊州的钢铁半成品原料大多来自墨西哥和中国,而伊州的大豆也基本上都是出口中国,它们和其他美国州不一样,依赖中国的程度很高,特朗普打贸易战的目的之一,也是想利用中国的反击来给这个民主党的支持州来一次釜底抽薪。在特朗普看来,伊州反正是不会支持共和党的,那么就让它成为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吧。这老小子的心思还是挺阴毒的。”原来,吉姆问伊州属于哪个党的支持者,用意在此。
“可是估计特朗普也没有想到,他对伊州釜底抽薪,伊州对他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伊曼纽尔去了中国,和中国的地方城市签署了一个新的五年规划,虽然还不至于破了特朗普的釜底抽薪,但却无疑在表明,伊州不会听从特朗普的安排,他们有着自己的利益打算。据说,伊曼纽尔特意说了,不管中美贸易战如何激烈,芝加哥和中国此前签署的贸易协定都不会受到影响,包括中国中车在芝加哥建造的地铁项目,这明显有着对抗联邦政府的意思。”大漠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接着又说
“吉姆,你觉得如果这样下去的话,美国会不会引起内部对抗,并进而民意分裂,从而导致美国会真的走上分裂,内战之路”
“大漠兄,你的这个疑问,去年就有人提出来了,但当时的人们担心的是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和种族歧视会引发美国的族群对抗,我当时的着眼点也在这个方向。但从目前来看,族群对抗或者有之,只是很难形成决定性的爆发。因为美国毕竟还是一个以白人为主的国家,国内最大的黑人群体也早已受到了宗教影响,很大程度上还被美国的价值观所迷惑,缺少反抗精神,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难以组成一个庞大而坚实的反抗队伍的原因。如果连黑人都还没有坚决反抗的决心,那么这种族群对抗的规模就不会大,也就很难对联邦政府形成威胁。但是今年我又有了新的看法和理解,关于内战和分裂。”
“哦,说来听听。”大漠颇为感兴趣。
“是这样的,族群对抗显然很难在近期掀起高潮,且如果特朗普在就业率和经济增速上真的能靠对世界各国的敲诈而获得好处,底层的民众就更加不可能站出来反对他。毕竟民众喜欢看到这样强势的领导人,何况这种强势还能给他们带来短期的利益呢?至于这种短期利益会带来怎样的恶果,他们是不会去深思的。”
吉姆话还没有说完,大漠接着说到
“是的,民众喜欢这样的短期利益,只是,处于高层的精英集团却一定会明白其中蕴含的危机,比如民主党的高层们,以及这些高层背后站着的金融和制造业集团,他们知道,这是特朗普在以国家数百年的信誉来博取一时的好处,长此以往,美国势必会被世界所抛弃,美国再强大,也不可能和整个世界为敌。这一点,即便是共和党的某些高层也深深的明白。今年四月份,共和党重量级领袖保罗·瑞安宣布辞职,并表示不再参选共和党议员就是一个例子,他们不愿意跟在特朗普背后冒险,只是,愿意冒险的共和党人还是大有人在,所以,特朗普并不缺乏党内的支持者。但这种现象无疑会加速美国精英阶层内部的分裂,特别是民主党将会进一步和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越行越远。最终或者就可能推动某些深绿的州实行不同于联邦政府的法律和政策,这次伊州对于中国的示好,或者就是一个转折点。、”
“不错,只是大漠兄也别高看我们美国人,或许伊曼纽尔此行中国只是一次投机行为,要知道,在当前特朗普和中国大打贸易战的时候,中国政府无疑也希望美国有人出来和特朗普唱反调,为了鼓励这种唱反调行为,中国政府会对这些人进行奖励,也就是会给他们更好的出口政策,更优惠的进口单价。民主党人做生意也是好手,抓住这个机会从中国身上捞取好处,这似乎也符合特朗普的商人特质,所以说,特朗普不一定就会真反对伊曼纽尔的近乎背叛的行为。这种行为,可以抵消一部分中国对于美国反击的效果。所以,中国政府也应该要注意到这一点。”吉姆提出了自己的警告。
大漠觉得吉姆说得很是在理,不由得频频点头,以示赞同。吉姆转而又说
“不过,我想伊曼纽尔想要在中国趁机捞好处,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对于中车项目的保证,以及一些其他方面的合作,都是要实实在在拿出诚意的。两厢比较的话,中国更需要伊曼纽尔此行的政治意义。这种政治意义会在美国形成示范效应,一旦这种效应形成,而芝加哥真的从和中国的合作里获得了极大的好处,那么特朗普的那种经济上的小利也就抵消不了政治上的失分。如果真那样的话,而特朗普还在接着执政,他势必会以强权的手段来制止中美地方合作的行为。这恐怕就是最终造成内乱的根源所在,民主党一向崇尚自由贸易,为了自由贸易不受影响,推动某些地方独立,发起对联邦政府的反击也就不是不可能的了,到了那个时候,美国也就真的热闹起来了。”
“其实自由贸易不是民主党需要的,也是美国需要的,特朗普这样做,已经激起了一些企业的反对,比如这个哈雷。”大漠一拍旁边的摩托车。
“他们就已经决定把工厂迁往美国境外。这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特斯拉也已经宣布在中国建厂了,要知道,哈雷是美国传统制造的象征,而特斯拉则是美国现代制造的象征,这两大象征性企业纷纷对特朗普的政策说不,虽然也有着利益上的考虑,市场上的追求,但从中我们也可以嗅到美国国内商业精英们对特朗普当前政策的反击。这对特朗普来说,真的是一种警告,对于美国的政治团结,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大漠兄,大概那你还不知道,美国有个传统制造业,叫做中洲制钉,是美国最大的制钉企业,因为特朗普的钢铝加税政策已经开始裁员,据说要裁掉公司的一半工人。这家公司把母公司设在墨西哥,以便用最低廉的人工成本生产制钉的原材料,这是符合商业利益的,可是因为特朗普的加税政策,这家公司在内部的材料调拨上,都会被加上百分之二十五的关税,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乎没有办法生存。所以,才会大规模的裁员,而类似于这样的公司模式,在美国可以说比比皆是,包括很多美国公司也在中国设立了半成品加工基地,然后运到美国深加工,一旦被加税,这些公司的生存也就成了问题,所以,未来特朗普想要给美国带来新就业机会的梦想,只怕最终会形成美国工人大面积失业的后果。这也是未来民主党和特朗普博弈的机会之一呢。”
“吉姆兄弟,你最近的见识越来越高了。不错,如果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放心的回国了,你们这里的汉堡我实在是吃够了。”大漠说罢哈哈大笑。
“不不不,我刚才跟你说了中洲制钉,它离此不远,就在密苏里州,我们一起去看看,顺便呢。。。。。”吉姆嘿嘿一笑。大漠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不是去看一家快要宣布破产的公司,而是要去搜罗一些心有怨意的潜在下属吧。”
“哈哈哈哈,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走,趁着这凉爽的夜风,我们去密苏里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