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殇》(情爱中篇连载03)

(二)青春如烟(1)乔伊丽的灵魂从水中漂浮出来时,看到了15年前的光景。那是个情窦初开的春夜,遥远而浪漫。“等你读完大学,”卫彭把沉甸甸的荷雕递给乔伊丽时说,“就嫁给我吧!”那时,乔伊丽年方十九,丰满的红唇衬着细长的杏仁眼,秀发飘飘,身材姣好,绝对妙龄女郎,连白里透红的皮肤,看上去都是水灵灵半透明的。“一白遮百丑,”乔伊丽的母亲对着她调侃。“我丑?哼,等我嫁个美男子给你看看!”乔伊丽斜觑着母亲,表示不满。乔伊丽骨子里有点儿虚荣,但她深信自己有虚荣的资本。虚荣的乔伊丽遇上个头不高、虎背熊腰、皮糙肉厚、不修边幅的卫彭,竟然就范了。卫彭在美校的专业是绘画,但他偏爱雕塑。上世纪90年代,一股西画风中夹杂的雕塑热,把卫彭的激情释放了出来。他的工作室从装潢到摆设都很超前,至少在当地有点独领风骚的味儿。他倾情模仿着奥古斯特.罗丹和亨利.莫尔的风格,从具象到抽象,从石膏到铁雕,张扬先锋意识,力挺摩登,相当前卫。其实,卫彭原本不叫卫彭,叫卫国,保卫祖国嘛,他的高干父母对他寄予了厚望。那个年代里,共产党员铁的意志和纯洁的理想主义,影响着卫彭。但他二十岁后,突然发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便迫不及待地从父母的“阴影”下走出来。不愿一成不变地过革命家日子的卫彭大动干戈,自说自话,将“国”改为“彭”,“彭”字取意于家乡的古地名“大彭氏国”。面对父母的不解和压力,他甚至扬言与其断绝关系。是卫彭的那双大眼唬住了自己?乔伊丽心跳着想。卫彭直勾勾地看她时,她便把持不住,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卫彭的目光,好比浓雾里突如其来的狼眼,令人慌不择路,糊里糊涂地钻进圈套,还以为逃过了一劫。当然,此劫非彼劫,劫得她心痒痒的,感觉身子漂浮着入了无人之境。心痒痒的乔伊丽痴痴地一笑,就将羞答答的心扉启开,等候卫彭去门里蹓跶,把那儿的风光尽收眼底。而每逢乔伊丽痴痴一笑,卫彭便销魂一般,狼性大发,把乔伊丽搂入怀中,昏天黑地般抚摸、吻吮、冲击。没了骨头的乔伊丽,软绵绵地在卫彭的疯狂里迷醉,一边任由他肆虐,一边在心里呢喃:我是他的,我是他的。乔伊丽挽救了卫彭与他父母的关系,她用清纯打动了卫彭的父母。卫彭从此不仅回了家,还随心所欲,父母听之任之,毫不干扰,只满心欢喜地等儿子把乔伊丽娶进门,生儿育女。“房子你们不用愁,我们这老干部别墅够大,你们就在家里住吧!警卫员、司机、保姆、护士都归你们用,伊丽!”未来的婆婆握着乔伊丽白嫩的小手儿,打心眼里喜欢这文静而美丽的姑娘。荷花是乔伊丽的最爱。卫彭在“肆虐”她的那几年里,为了取悦于她,以荷为题,画了大量水墨和水彩,也尝到了丙烯和油画颜料的甜头。此外,他将莫尔主题发扬光大,炼了些主题大胆的金属雕塑,如把人体拆散后以藕节相连,将裸女阴部盖上含苞待放的荷花,在男人私处雕个欲盖弥彰的荷叶。卫彭和乔伊丽的婚房里,绘画类作品被裱框后悉数挂上墙头,雕塑类被挨个儿请上书柜、电视柜、冰箱和床头柜。那座求婚荷雕,更成了客厅里的镇宅之宝,有自己的专柜,独享奢侈空间。卫彭那时期的作品良莠不齐,却都印着青春的痕迹,亲友来访,少不了给一堆溢美之辞。荷花主题的作品,俨然成为卫彭和乔伊丽的爱情标志。但爱情开始了,又结束了,因为婚姻开始了。多年后的卫彭感慨道:一江春水向东流,自己青春年少时,果真爱过,还爱得如梦如幻、如痴如醉。如今回头一看,那些岁月好比过眼烟云,虚幻不真。原来我们都生活在大俗人的世界里。这点,即便是成熟而入世的卫彭,也是婚后才搞清的。(未完待续)【上期回顾】
《荷殇》(情爱中篇连载02)
赞 赏做号不易 打赏随意 谢谢鼓励
长按二维码 识别 打赏
【往期精选】●《荷殇》(情爱中篇连载01)●有一种尊重,叫“收到请回复”●人生的最高境界,是像水一样活着!●扶了我一把的人,这辈子不能忘!●惊人的社会定律●等我老了,就去找你!●我唯一的害怕(北大毕业典礼上的牛逼致辞)●你在我背后开一枪,我依然相信是枪走了火●最新!西安女奔驰车主维权案调查处理结果公布●孙小果不死,云南不宁,中国不安!●孙小果的亲爹是谁?
详情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