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考研与奋斗逼还要残害多少青年人?

什么是内卷?
内卷(involution)是一个社会学名词,由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在《印度尼西亚的生态变化过程》一书中提出。
吉尔茨在研究印度尼西亚的农耕文明时发现,由于耕地有限,人口过多,农民不得不不断地投入人力资源来追求水稻产量的增长。但当人力资源投入到一定程度后,水稻的增长会陷入瓶颈,劳动的超密集投入没有带来产出的成比例增长。同时,由于农业占据了大量人力物力,还严重阻碍了其他产业尤其是科技的进步,社会从而陷入了停滞。
到今天,内卷已经不限于印度尼西亚的农民了,在生活四处可见。
打个比方。
你家楼下开了家炸鸡店,老板想招个服务员,月薪三千。
结果通知一发,乖乖,来了三五百人报名,乌泱泱一片。
老板不知从何挑起。因为从本质上来说,卖炸鸡这活儿,有手,有脚,有鼻子有眼,会写字计数,懂加减乘除,就够了。
这三五百应聘者没人不达标的。但,总不能把他们全给招了。
老板没辙,于是修改要求:应聘者要英文熟练,研究生毕业,通过CPA测试者优先……
一通猛操作后,总算能从三五百人中挑一两个出来了。
最终入选的同学很优秀:五官端正,名校硕士,英语六级,熟练运用WORD/PPT/EXCEL等办公软件……
但如何?这些技能,卖炸鸡一样也用不着。
他学了那么多本领,最后还是出来卖了炸鸡。
这位同学的投入,并没有带来成比例的回报。
更别提剩下的那三五百人,位位都投入了大量的劳动,却没有得来丝毫的回报。
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自杀的新闻,瞬间刷遍了整个网络。
我看罢他的遗书,觉得有句话很有道理:
“……想当初为了逃避找工作考了研究生,结果刚考上贸易战就开打,就业形势一下严峻了起来,今年又赶上疫情,好像这三年读研期间世界跟闹肚子似的。”
没错,大多人读研,并不是因为钟意学术研究。
大多人读研,只是出于两个目的:
因为今天找不到工作,读个研究生躲躲。
为了明天更好地找工作,上个研究生试试。
读着读着,发现念书不易,实验难做,因为扩招人数一年比一年多,器械和老师也跟着不那么靠谱起来。
最紧要的是,在象牙塔里待三年出来,发现形势不是更好了,而是更坏了。
大环境一如既往地惨淡。优质岗位还是那么点,竞争者却越来越多,多重打击下,难免对未来有些灰心丧气。
大多人丧着丧着,也就接受了。只是这位网名“红烧土豆叶”的同学,没有走过来。
这位同学没做错什么。
日复一日的实验,枯燥无味的学术研究,天赋和热情缺一不可,本就不是大多人能挺得下来的。
大多人本也不该去受这个罪。
对你我生而平凡的老百姓来说,找家不上不下的公司,做份平平无奇的工作,每天上班、做饭、接孩子,为五毛的菜钱和楼下卖菜大婶扯上十分钟,才是正常生活。
读硕读博,攻坚克难,为人类发展做贡献……这些伟业,究竟是你们强人所难,还是我有点自我膨胀了?
但在当代,一个普通人,想过上平凡的生活,必须得先做点伟大的事才行。
想找家安稳点的公司?行,学历硕士起跳,简历才会不那么容易被筛掉。
想接送孩子上学?行,xx地区的学区房先考虑一下,否则,连入学资格都没有的噢,亲。
想每天接送孩子后还能回家做饭?这样的活儿可不好找,毕竟如今的创业公司996……不,007都是标配了。思来想去,还是公务员或事业单位才有可能啊。这可就难了,据说,如今清北毕业的,都只能先到街道办去蹲点呢……
“红烧土豆叶”同学可能本无意考研,更无意整日在科研与实验的茫茫苦海里翻腾。
但在本科毕业时,他无望地发现,凭一个中流211的本科学历,很难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过上平凡的日子。
于是他一头扎入考研的洪流,也是一头扎进了人生的不归路。
平心而论,大多人从事的工作,真的需要硕士博士才能胜任吗?
那些车轱辘话公文、日复一日的报表、考虑究竟该用红底还是蓝底的PPT,大多时候,一个普通的本科,不,甚至专科生,即可胜任。
而这些工作现在对求职者的要求越来越高,硕士,博士,双学位,还非名校不考虑。
九月末中国银行的笔试就曾激起轩然大波,一个银行基层工作人员,竟然出现了粒子静态能源公式,太阳系天体运动原理、三层矩阵、不定积分……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现在金融业更喜欢复合型人才。
对此,我们的东亚好邻居韩国表示小菜一碟,洒洒水啦。
在韩国考公务员,语文、英语、韩国史是必修,剩下还要从社会、数学、科学、行政法、行政学里任选2门,活生生一个高考。
3年备考是必须,5年备考是常态,7年考上的也大有人在,比念博士还难。
考试造火箭,工作拧螺丝。
我们花费大量时间读研考博,只为得到一份平平无奇的工作,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被浪费了。
国家花费大量金钱和资源培养人才,最后大多都去了银行基层柜台开网银卖理财,社会进步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看看,和印度尼西亚当年的情形是否有些相似?
东亚内卷手牵手,谁先躺平谁是狗。
韩国公务员考试试题
我小时候,想进省重点中学就读,只要顺利通过考试就行了。科目也不多,语文数学英语三门,英语还不一定是必修课。
前些年,想进重点中学的难度陡增,除了考试项目从两三门拓展到六七门以外,钢琴、舞蹈、美声、冰球、马术都是加分项,把孩子们给折腾得面黄肌瘦,精疲力竭。
这两年就更过分了。除了孩子要拔尖以外,父母面试都纳入了评判体系。除了高知体面收入好,还得保证有大把时间配合学校开展教育……这,听起来似乎是个矛盾的两难命题?
中产阶级选择教育军备竞赛,小平民们只能靠堆砌重复劳动获得产量提升了。于是我们拥有了毛坦厂,拥有了衡水中学。
大城市有海归精英,小县城也有乡镇做题家。
最后殊途同归,一起在大公司里碰头,为老板的账户余额发光发热做贡献。
孩子累,父母更累,一大家子脚不沾地忙活20多年,到头来,还是只能尽力把小孩培养成一个……普通人。
甭说,从目前的趋势看,别说普通人,能无病无惊平安健康地活到寿终正寝,都算是不错了。
这两年来,有多少花一样的年轻人们,因为教育或家庭的原因,过早提前离开了这个世界?
内卷最可怕的地方,不在于自己愿意被剥削,而是会恶化整个大环境。
让身边的每个普通人,都被迫为内卷的奋斗行为买单。
衡水中学每天学习十四个小时,长此以往,所有的中学都要向他们看齐。
所有人都学习十四个小时后,衡水中学又要冲刺十六小时了。
X厂员工倡导996,长此以往,所有的厂牌都要向他们看齐。
所有人都按996安排作息,007又在蠢蠢欲动,想要横空出世。
想想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每天把自己卷成一个紫菜包饭,就为了一套房子,为了把子孙后代培育成一个同样辛劳不辍的奋斗逼——
值得吗?
只有所有奋斗逼联合起来,抵制一切不合理的考试和加班,抵制那些洗脑的消费主义,我看咱才有可能活得轻松一点。
正如微博网友推拿熊所说:
“全世界打工仔联合起来,摸鱼啊,划水啊,摸啊,摸他妈的!我们打破的是枷锁,拥有的是下班后的轻松时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