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一则

唐如松 时间:2014-10-01 17:03
寓言一则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座猴花园。 猴花园里当然住着很多猴子,很多很多。因为属性的不同,庙里的老和尚小和尚们都特别喜爱这个猴花园。没事儿都愿意去转转。
为了满足猴子们的日常需要,老和尚特地盖了一间玻璃棚,巨大的玻璃棚,让猴子们在享受阳光的同时也不至于被风吹着,雨淋着。也为了丰富猴子们的日常生活,对于进入猴花园进行各类贸易的人也积极鼓励,并予以扶持。
一来二去,猴子们居然变得富可敌国,养尊处优。 渐渐地,猴子们对小和尚们有些看不顺眼了,觉得这些和尚们穿得土里吧唧的,吃得扣扣索索的,哪有资格当我的主人,于是,几个比较胆大的猴子就聚在一块商议,想要自己做主人,又或者找另外一个庙的和尚当主人。因为那一家和尚的毛长一些,身上的味道更符合猴子的习性一些。
于是,商议商议,就开始闹腾了。 虽然大部分猴子都觉得这样过下去也挺好,但又觉得让这几个猴子闹一下,说不定和尚们会让点步,给自己更大的好处,于是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由他去了。
和尚们起初还安抚几句,说点好听的,但没有啥实际效果,这时候,猴子们怒了,闹腾的更加厉害。甚至让在里面为他们提供生计和服务的贸易人都感觉有些架不住了,于是有些人就撤了出来,在庙里的其他地方摆摊设点。
缺少了这些服务的猴子们觉得自己的生活更加不好了,他们没有认识到正是因为自己的闹腾才导致这种后果的,反而怪和尚们容许这些撤离的人们在庙里的其他地方摆摊。于是闹腾的更加厉害,甚至说要占领猴山,但其实他们心里也明白,猴山是他们自己的,而猴山也是整个猴花园最为繁盛的地方,搞乱了猴山,或许会让大小和尚们有些看不下去,甚而妥协,但也有可能让猴花园的猴子们生活质量更加下降,但这几个闹事的猴子知道,庙里的和尚爱面子,同时和尚们还想收购猴花园不远处的猩猩园。自己就是闹不赢,也会把猩猩园这件事搅黄,但几个猴子偏执的认为只要自己闹,爱面子的和尚一定会服软。
再者说,这几个猴子已经跟另外一座庙里的主持说好了,真要闹不赢,他们几个就单独跑到那边的庙里,吃香的喝辣的。到那个时候,猴山就是变成垃圾山,也不妨碍他们几个享受生活。
猴子在猴花园使劲的闹事,爱面子的和尚们在干啥呢? 一开始,和尚们还好言相劝,给点好处,但看到这些猴子完全就是贪得无厌的样子,和尚们开始做另外一件事儿了。他们不再理睬里面的猴子,而是开始加固玻璃棚,并派了一些武功高强的武僧看着猴花园。虽然并不宣传这件事,但也不禁止庙里的小和尚们去猴花园看热闹。透着这层坚固的玻璃棚,小和尚们看着看着也就觉得有些厌烦了,而对于在猴山上经营生意的其他人,和尚也欢迎他们迁出来到其他地方摆摊,为了安置这些人,还在庙里的一个叫做魔都的地方特别开设了一个摆摊设点的专柜。
得到加强的玻璃盘不仅仅把猴子们隔绝在里面,也让猴子们翘首企盼希望来支援自己的另一个庙里的和尚不敢靠近。虽然那个庙也很强大,但考虑到两败俱伤,那个主持还是缩了缩头,只是拿个喇叭喊几句“我们在精神上支持你!!!”并隔三差五的趁黑扔几个烂苹果坏香蕉进去。仅此而已。但闹事的猴子们还在坚持,他不相信,一向好面子的和尚这次怎么会拉的下脸。
一日,一个小和尚对大和尚说
“师傅,这后花园近日闹得太不像话了,为何不进去把他们痛殴一顿,以儆效尤。” 大和尚
“让他们闹去,你有时间去看看魔都那一块的摊位费收的咋样?”
“可是,这后花园原来可是我们的招牌啊?这么闹下去,还不散了?”小和尚有些不解
“让他们闹去,你有时间去打扫一下后花园的周边,说不定以后用得着?”
“可是,,,,师傅。。。。。他们。。。。。”小和尚
“别啰嗦,我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标哥的和尚,去看看他儿子有多大了,等他长大了,子承父职到猴花园工作去,快去,别啰嗦了。” 大和尚看看猴花园乱成一锅粥的情形,高呼佛号而去。。。。。
小和尚被老方丈训斥后,讪讪的向餐厅走去,他知道,这个点儿,爱吃的标哥一定会出现在那儿,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估计他一定会一蹦三丈,拆资本主义墙角那是标哥的最爱。更何况老方丈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他儿子。 “师弟,师弟,来来来。。这边说话。”突然,一阵呼喊打断了小和尚的思路。 “哦,是师兄啊。怎么?有事吗?”招呼他的是他的一个师兄。 “哦,师弟,刚才你和师傅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我也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希望师弟给予点醒。”那位师兄很是客气 “师兄,有何教诲,只管名言,你这样岂不折杀我了。”小和尚说道 “师弟,你也别谦虚,谁不知道你天资聪颖,深得师父喜爱,我就是想问一问,这个猴花园已经闹到这般地步,师傅也不管一管,即便你的劝说他也不听,要知道,我们这里的师兄弟可是对猴花园羡慕的紧啊,那么好的条件,连我都想去当一只猴子了。”师兄嘿嘿一笑 “师兄说笑了,猴花园固然美好,但花无百日红,再繁华的地方也终究难逃衰亡的命运,就比如我们这座庙,也才历经风雨,飘摇欲坠。但好在本寺根基深远,福布四海,只要涅槃成功,恢复天下第一名寺还是指日可待的。从长远来说,在本寺念念经,撞撞钟才是长远之计。猴花园,其实不仅仅是玩乐之所,其实他还有着一个很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我们通过猴花园办成了很多单凭我们自己办不成的事儿,这也是猴花园一时间富庶一方的原因。原来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只不过,我们涅槃基本成功,这种作用已经变小了,但并不是就可以完全取代。这也是我劝师傅及时整顿的原因,万一,猴花园真的一片狼藉,只怕这个功效就没有了。”小和尚说道 “哦,是这样啊,但师傅为什么不听你的呢?”师兄问道 “起初我也很奇怪,我能看到的事情,师傅岂能看不出来?这一路上我就在想,现在你一问,我似乎想明白了一点。” “快,说来听听。”师兄有些急不可耐 “其实也没啥,师傅其实也很着急,这种事不仅有损本寺清誉,实质上的经济损失也是很大的,但师傅岿然不动,应该有师傅的道理,他其实也有苦衷,要是他现阶段就出手教训,不仅会让其他庙里的和尚说三道四,也会让受了教训的猴子们不服。这次压了下去,难免下次又会冒出头来,再者说,猴花园也是有猴王的,猴王也是有规矩的,这种规矩要是师傅帮他行使了,那以后,不但猴王不高兴,恐怕猴王也没得做了,做了也是个虚的。”小和尚解释道 “那猴王为什么不行动呢?”师兄有些不解 “猴王也难做,毕竟这次闹事的猴子都是在猴花园有分量的轻易动手,只怕会功亏一篑,所以猴王在等,再者说,猴王也希望师傅能够妥协,毕竟,闹出了好处,首先就是猴王得益。但从目前来看,猴王是要动手了。因为师傅一直不为所动,反而在庙里各处让我们这些小和尚远离猴花园,并且都把猴花园的乱象公布于世了。这说明,师傅已经下定决心,别不让步,在这种情况下,已经绝无好处再拿,猴王也应该看清形势了。要知道,师傅一向爱惜脸面,这次居然不管不顾,昭告天下。可见师傅对于猴花园和猴王的失望之情了。” “那会不会就此拆分了猴花园?”师兄问道 “那是一定不会的,我之前说过,猴花园还是可用之地,只要猴王用心做事,恢复平静完全可能,毕竟,师傅站在他的身后。我估计,也就这三两天,猴王就会采取行动,至于手法吗?到不一定是直接干预,你看不见,那些沉默的猴子们开始鼓噪清场了吗?这或许就是一个开始的信号和手段。”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