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深秋

江南的深秋
此生若梅/文
又是一个深秋来临,窗外飞叶蝶舞。孑身于秋的浪漫中聆听秋声吟赋,看着那如毡的落叶,一时多少流年思绪自心头悸动。
深秋在江南,一把碎花小伞撑你走在雨巷。清晨的凉风早将夏日的暑气驱散无几,青石板上熙熙攘攘的走着行人,你分不清那叫卖声是远处的阿婆,还是近旁的少妇;你也辨不明是茉莉花,还是玳玳花更香。抬眼远处,粉墙被爬山虎妆点的分外温馨。烟雨中常春藤缠缠绵绵随意栖身在那片廊瓦上,雨后的她舒展着柔美的风姿。
深秋的江南,在艳阳的烘托下一片妖娆。山清水秀、满目葱茏,移步换形即是风景。无论是走在市井小巷听叫卖,还是太湖船上唱醉晚;是洞庭深处问炊烟,还是明月湾里虾蟹鲜;桔挂枝头、芦花飞絮她都在告诉你,这就是江南的秋。
深秋的江南,那长脚雨淅淅沥沥的十分缠人,夜深的寒气让你没心思听芭蕉叶语;也不想那细雨留客的殷勤。那风,格外无绪;是被泪水浸泡过吧,卷着湿气。在这样的夜,会令你想起执一壶花雕,掷几粒话梅暖酒问愁。杯酒入口也许会感觉错位,以为自己是个诗人或词人,转身去呢呢喃喃的写上几行逗句不分的文字。
被话梅浸泡过的花雕幻化了听力,饮上几口,会让自己仿佛置身远古:听文姬胡笳起拍、唐婉凤钗噙泪、西子浣纱有声;谁在高诵【太阳吟】、谁还思着【采莲曲】、那康河里的荇草而今可好,雨巷里的撑伞人又去了何方?多少年情思温润在花雕里,随风雨浅吟凭阑。
江南的深秋,谈不上肃杀;即使是腊月依然可见绿叶扶疏。可是,毕竟从温馨走向冷酷是秋的本性。千百年过去了,秋一直都在说着干着同一个主题:温馨——冷酷,宇宙洪荒,周而复始。是秋接来了寒冬,却又惧怕它的雨雪风霜,害怕滴水成冰的寒夜,畏惧数九冰封的肃杀。我却不以为然,细想莫非严冬过后不是春天,冰终归于水、化为无形。
没觉得秋叶美丽,它让我心生寒意。站在秋声里,我渴望梅绽枝头、水暖春江的日子。只是想到越过冬的脊梁就能见着春的明媚,心中就揣揣不安起来——冬过于寒冷了,从秋走过那道山梁该有多么艰辛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