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掌柜的刀—-文昌鸡

从帝都到海口,不只是几千公里的空间距离那么简单。
道士一下飞机,就脱下自己厚厚的道袍,拿在手里,嘴里一个劲地嘀咕“真热啊。”
书生微微笑道:“这还不算热。此时的海南,恰到好处。”【敬请关注盛唐如松微信公众号,更多交流】
董先生用不着举牌子接人,一眼就认出了仰慕已久的书生和道士。此行,正是董先生厚邀这两位前来海南,感受一下海岛的旖旎风光。当然,能和这两位把酒言欢才是董先生最想要的。
一见如故的三人,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上车,奔赴此行的目的地—-临高。
临高角突兀于海岸线上,形成一个尖角,直插大海。两边是金色的沙滩,浪花拍打着沙滩,海风摇摆着椰林。这里的海滩平坦舒缓,也正是基于此,当年解放海南的时候,选择的登陆地点正是此处。高大的解放海南纪念碑也在告诉人们,这是临高的骄傲。临高并非海南的旅游胜地,所以,即便沙滩美景如画,但游人并不多,除了三三两两捡拾贝壳和珊瑚的游人,整个沙滩谧静而温暖。这对于刚刚从北国严寒和帝都雾霾中逃出来的人来说,无异于天堂。天堂里当然少不了美食。
知道二位口味的董先生安排得极为周到。领略过海风海浪以及海滩的风情后,二位很快被让进海边的一处观海亭,亭子里早有美食相候。三杯酒下肚,董先生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渴望,很快把话题引导了热点话题上。
“二位能够前来,真是不胜荣幸。心里面有很多问题想要请教,一时间倒不知如何开始了。也罢,我就从当前最热的热点开始吧。不知道二位对土耳其有何见解?我真的感到很疑惑,单凭土耳其弹丸之地,蚍蜉之力怎么敢捋普大帝的虎须?这不是在找死吗?”董先生问道。
道士正夹起一块文昌鸡。文昌鸡,色泽黄亮,口感鲜滑,因其肉与骨之间泛起的血丝而闻名。道士放下那块文昌鸡,说道:
“这个嘛……土耳其,俗称土鸡,其实也就和这个差不多。”道士一指那盘鸡。“这种鸡想要正宗好吃,必然需要掌握好火候,带着点点血丝,方才算得上文昌鸡,要不然和北方的白切鸡也就没有区别了。而土耳其要想有所成就,火候也是重点。太世俗化了不行,太原教旨不行,想恢复奥斯曼帝国的荣光,土耳其有时候必然就要兵行险招。只要火候拿捏得好,也不见得就整不出这样美味的文昌鸡来。”道士说完,捡起一块鸡蘸着酱料,大快朵颐。
“兵行险招?”董先生有些不懂了,“他惹怒的可是普大帝,国际上著名硬汉,一不小心,真的可能玉石俱焚。之前的萨卡什维利也这么想过,可是下场大家都看到了。”
“非也非也。普大帝是不是硬汉暂且两说,当年的格鲁吉亚怎么可能和现在的土耳其相比?地缘优势不能比、国家力量不能比、政治谋略不能比、甚至连国民意志也不能比。萨卡什维利那叫不识时务,埃尔多安却是老奸巨猾。不能比,不能比。”道士连连摆手。
“其实,埃尔多安也是没有办法。大国雄心遇到了普大帝的致命一击,他要是再不出手,只怕土耳其真的会死。”书生一杯酒下肚,接上话头。
“有这么严重?”董先生问道。
“让我们来看一下此事发生的大背景。土耳其在叙利亚动乱之初是积极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差一点它就成功了。但是,俄罗斯的支援让埃尔多安迟迟不能如愿,长时间的战争让叙利亚派生出了更多的武装力量,最著名最残忍的莫过于IS。这些武装是土耳其不能控制的,他们受制于沙特等逊尼派国家。本来这也并不影响埃尔多安的大计划,因为在他看来,IS力量再强,只要巴沙尔一死,俄罗斯就失去了在叙利亚存在的根本;那么以土耳其的实力,逐步把IS推压到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地盘,甚至赶到伊朗境内,都不是问题。相反,土耳其却可以以剿匪之名,出正义之师,逐步实现自己的奥斯曼之梦。但这一切,都在俄罗斯空袭叙利亚之后,变得遥不可及,甚至危害到自身。”书生一边说着话,一边喝着酒,间或拿起海鲜吃得不亦乐乎。
“而前一段时间土耳其火车站爆炸案让埃尔多安的担心变成了事实,IS不但没有被赶到伊拉克,相反在俄罗斯有目的的轰炸下,被赶到了土耳其境内。这让埃尔多安冒了一身的冷汗。这样下去,土耳其就会变成下一个叙利亚,自己很可能会陪着萨达姆和卡扎菲打“跑得快”去了,于是,他想出了一个主意。”书生顿了一下,眼角扫到桌子上的那盘鲍鱼。
“什么主意?”董先生一边问,一边转动圆桌,把鲍鱼转到书生的面前。书生伸手捡起一个,放进嘴里。【敬请关注盛唐如松微信公众号,更多交流】
“那就是希望中国讲和,让俄罗斯的轰炸机远离土叙边境。本来,他是希望利用G20峰会和大掌柜见面的时候,亲口向大掌柜提出这个要求。他知道,当今的世界,唯一可以左右俄罗斯政策的别无他人,只有大掌柜了。但很遗憾,大掌柜拒绝了。因为这个面子普大帝不一定会给。即便给了,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更绝的是,大掌柜不但拒绝了埃尔多安的要求,还预付了一百亿美元的石油款,让俄罗斯更有实力继续轰炸下去。这让埃尔多安大为震怒,一气之下,在G20期间,宣布彻底否决购买中国红九的计划。由此,埃尔多安开始了自己的赌气之旅。”
“哦,这就是为什么土耳其在G20期间打中国脸的原因啊,但土耳其背后不是还有北约和美国吗?”董先生自己也呷了一口酒,接着问道。
“埃尔多安想要什么,中美欧都知道,但都不愿意见到他成功。这也是埃尔多安赌气的原因之一。目前,因为欧美关系出现裂痕,北约和欧盟倾轧得很厉害,他们不可能对土耳其出现统一的应对政策。所以,在俄罗斯轰炸叙利亚之后,美国马上撤出了爱国者反导系统,他害怕被土耳其绑架。美国知道,小国之间的战争无所谓,大国之间绝对不能发生热战。这是底线,也是中美俄三国斗而不破的原则,只要抓住这一点,很多事情也就可以看明白了。这个世界,斗争和妥协才是主旋律。而土耳其,显然没有领会这个意图。”这时候,一盘文昌鸡基本上已经被道士吃得差不多了。书生笑了笑,接着说:
“而欧洲,目前只求自安,根本不愿意在叙利亚问题上和俄罗斯有太多的交锋。因为之前在乌克兰,他们已经吃了大亏,让美国火中取栗,造成克里米亚的丢失,俄欧关系巨变。这都是前车之鉴,所以,土耳其很想依靠中国来缓解一下俄罗斯给他的压力,可惜此路不通。”
“为什么呢?中国不能顺势拿下土耳其吗?我们的中欧大战略土耳其不是咽喉之地吗?要是可以缓解土耳其的紧张局势,对我们不是也有好处吗?”董先生一口气道出好几个不解。
“我们当然对土耳其垂涎欲滴,但很可惜,这是一只养不熟的土鸡,性子太野。他的野心太大,在很多问题上,特别是东突问题上根本没有和我们妥协的意思。我们这次即便救了他,只怕也是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所以,这一次,我们倒不如看着他和俄罗斯斗,说不定会斗出一个崭新的土耳其,一个识时务的土耳其,一个愿意真心实意和我们合作的土耳其。土鸡真能涅槃,变成可口的文昌鸡也未可知。”书生说着,筷子飞快地一夹,最后一块文昌鸡被他送入口中,并端起酱料直接喝到嘴里。“这样才更痛快,哈哈哈。”
“那么,你说他打掉俄罗斯的战机也是赌气?”董先生对这些美食早已习以为常,关心的只是书生的高谈阔论。
“这其中有赌气的成分,但也有埃尔多安的高明之处。他深知自己的地缘重要性,所以,道兄所说的兵行险招正在于此。他知道欧美虽然不会为自己好,但更不能让自己乱。对欧洲而言,通过先前的难民实验已经证明,自己就是欧洲的闸口,一旦全部打开,欧洲就会受不了。对美国而言,要是自己完全倒下,那么俄罗斯在中东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美国绝对不能接受的,也付不起这样的代价。所以,他击落俄战机,实际上是在逼宫,让欧美不得不站到自己的背后。可是现实依然很骨感,埃尔多安并没有完全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几天不是在吵吵谁买了IS石油这件事吗?据说埃尔多安的公子嫌疑很大。我看埃尔多安很有信心证明自己不是贩卖石油的幕后人。这是不是说明埃尔多安已经获得了欧美的一定支持了呢?”董先生继续追问到。
“恰恰相反,这是埃尔多安不自信的表现。欧洲这次基本上已经和土耳其划清界限,因为巴黎暴恐,俄欧刚刚缓和了关系,并达成了反恐同盟。顺便说一句,这也是中国想要的。埃尔多安来这么一下,让很脆弱的俄欧关系又变得摇摇欲坠,多亏后面还有一个气候大会让大家可以面对面地解疑答惑。美国虽然力挺土耳其,但也不愿意直面俄欧的指责。所以,土耳其现在其实很孤单,埃尔多安居然赌咒发誓地说出贩卖石油就辞职的幼稚言论,这就有了儿童赌气的趣味了。至于普京,当然不会接他这招。当今的世界,不管通过什么渠道,或多或少地大家都做过这样的事儿,便宜货,谁不爱呢?谁要是接招,谁的脑壳就坏了,我估计埃尔多安也是这么想的,说不定他的手里还握着IS的销油单据呢。哈哈哈哈。”书生一阵大笑。
“政治,真的变成游戏了。”董先生也是一阵大笑。
三个人举杯相碰,一饮而尽。桌子上早已杯盘狼藉。海风并没有吹散三个人的醉意,良辰佳境,莫过于此。【敬请关注盛唐如松微信公众号,更多交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