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没什么了不起的

又到年底了。除了工作总结,大家还忙着给别的一大堆事情拉清单。这是每年的例行公事,就像古代皇帝一到年底就要去祭天一样。不搞点儿仪式,似乎2016就会缠着你个没完——想多了。
清单的种类很多。今年在淘宝花了多少钱,今年用了什么护肤品化妆品,今年吃了哪些惊艳的餐厅,今年又去了哪些国家花天酒地……等等等等。这些清单里头,有一项很重要,非常重要,我认识很多人都会拉。这个清单就叫作阅读清单。
它主要是用来告诉大家,我今年又读了些什么书,哪些值得拿出来炫耀一下。它很简单,因为我知道很多人一年读过的书,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要拉清单的话,不过一两百字而已。当然这种人是不会拉清单的,因为丢人,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如果要拉,必定是读了很多书的,起码,是假装自己读过很多书的。
我认为读书是件好事,我没见过谁说读书不好的,也不知道谁敢。“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是我国的政治正确。不是谁都有底气跟美国人民一样,分不清奥地利(Austria)和澳大利亚(Australia),把西藏当成一个独立国家,以无知无耻为荣的。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呢?若真的底气满满,是不需要用读书这种东西来修饰自己的。
在我国,约莫有九成民众是认为读书有益的,更认为读书是一件非常高雅、富于情趣、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这在现代社会里,是一项了不起的共识。毕竟在中央已经拍板定论的前提下,还有大批人胆敢争辩到底是社会主义能救中国还是资本主义能救中国,但在读书这件事上,我们可以凝聚起最大的共识。
虽然九成民众支持阅读,但据我观察,真正能将阅读一以贯之下去的,能有个一两成就该烧高香了。更别说这一两成里头,占大头的是郭敬明、刘同、张嘉佳、或者总裁文修仙文等等的粉丝。我不愿意将书籍分为三六九等,但我不得不说,看这类书籍对身心都是没有益处的,更加称不上一项高雅、情趣的休闲活动。
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大家其实没必要读那么多书。出版界的狗屎太多了,人看多了狗屎就容易变得愚蠢,对社会充满怀疑。比如袁腾飞写了一本《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宋鸿兵写了一部《货币战争》,很多人看过,而且很入迷。和这种人说话十分费劲儿,每分钟都得原谅他们一百次,气急攻心。我们其实只要看完高中历史课本,学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就够了,对人类社会发展历程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和这种人对话让我如沐春风。一个不看书的人是可爱的,充满正能量的,对世界满怀着好奇;而一个看多了狗屎的人只会让我对社会充满绝望。
现在很多人都上过大学,我觉得这已经足够了,他们已经掌握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的基本技能,对世界有了基本的了解,不需要再看那么多书了。随便乱看书是很危险的,因为好书太少,狗屎太多,踩中狗屎的几率要比看到好书的几率大多了。看到好书是锦上添花,踩中狗屎则只会让人生越来越糟。而大多人并不具备区分好书和狗屎这项技能,所以只能在自我陶醉之中变得越来越糟。
我看书纯粹是因为我很穷,负担不起别的消遣。我每个月要还一万多的房贷,还三十年,于是在许多朋友争先恐后地奔赴泰国日本欢度新年的时候,我只能暗戳戳地待在家里看书。每当遇到朋友告诉我他很喜欢看书的时候,我都很同情,怀疑他们是不是跟我一样穷困潦倒。我衷心希望每个朋友都有腰缠万贯,能时不时地飞去欧洲美国看看。毕竟古人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纽约来回一趟差不多就四万里了,抵得上四万本书,够我看一辈子。
不过我说的不过是想证明一件事:读书并不一定有益于身心健康。我知道很多朋友不是为了身心健康而读书的,当然更不是为了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他们只是为了装逼而读书。这些朋友并不是真的爱书,实际上,我曾看到一位朋友连续三年在年终清单分享了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这本书,很魔幻。我觉得这些朋友们需要的不是阅读,是读书带来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往往让他们极有面子,觉得自己可以俯览众生。
这就更没有必要了。要我说,与其把时间花在读书、拍照、发朋友圈、拉年终清单上头,不如多看看中央7台的《致富经》,这个比什么都有用。钱带来的优越感才是实打实的,阅读带来的优越感不过是一阵青烟罢了。我年轻时也觉得看书是很装逼的事情,强看了《尤利西斯》或者《百年孤独》一类的东西,结果大家都觉得我是个神经病,心里留下了阴影,现在都不太合群,吃了大亏。早知如此还不如多打打游戏踢踢球,当年那些一起打游戏的小伙伴如今个个混得风生水起,有车有房,生活比我精彩一万倍。
看书只是一种个人消遣,没什么不得了的。看书不会让我变成上等人,也不会让我变成一个灵魂有香气的人。很多人看书只是在追逐流行,害怕落伍,跟一窝蜂地素食健身是一个道理。这种追逐流行而不是发自内心享受的行为万万不可取,除了浪费时间和生命,到最后其实什么也没捞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