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访谈录

唐如松 时间:2013-12-10 10:15
密室访谈录
“你姑妈还好吗?”虽然戴着手铐,脚镣,但张成泽除了看上去有点疲惫,但精神依然矍铄,双眼依然有着阴鸷的目光。
三太阳显然没有想到姑父第一句话会问这个。按道理说,他应该在这种无人的环境下,斥责自己的无情无义。但他没有,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姑妈的身体状况。
“她依然接受着最好的治疗,但情况并不乐观。”三太阳如实回答。但眼睛里却有一种嘲讽的味道。
是啊,你一个老东西,玩弄了那么多少女,现在倒来关心起自己的结发妻子了,是不是有点儿太过虚假了,虽然,高层在私生活上大都有着荒淫的生活,三太阳自己也不例外,但一想到这个糟老头子和娇柔少女在一起的画面,三太阳还是觉得一阵恶心,大概因为他是自己长辈的缘故吧,当然,自己的姑妈也不是什么好鸟,虽然不像中餐馆历史上拥有面首三千的武则天,但私生活的不检点那也是整个高层人所皆知的秘密。
“唉,”张成泽长叹一声。
“为什么?”
“你应该知道。”三太阳的回答简单直接。
“我不知道,从你执政的一年多来,我似乎没有做过针对你的事情,我要是想做什么,为什么不在你刚刚上来的时候做,即便是现在,我还是没有那个意思。”张成泽辩解道
“是的,你是没有做,我也知道你不会做,因为你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资本来做这件事,父亲留给我的不止是你一支力量,正因为你很清楚,所以,你没有做,你也不敢做。况且,你也不是因为这个才落到现在这种境遇。”三太阳眼睛直视张成泽,丝毫没有了往日的一丝怯意。
三太阳知道,在谈话时,逼视别人的目光且最终占据气势上的优势,是对对方最有效的打击。 张成泽并没有因为三太阳的逼视而收敛自己阴鸷的目光,相反,挑衅的意味加强了,很显然身陷囹圄的他还有某种底牌,可以抵御三太阳强大光芒的底牌。
“那是因为什么?”张成泽问道。“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我玩过几个女人,浪费了几块钱?党内,谁没有这样的生活,小子。”张成泽加重了挑衅的意味,目光里透露出“你也不还是那样”的意思。
“你就不要装糊涂了。是的,你是没有反意,私生活的不检点也只是小问题罢了。但为什么你始终不肯放下你的权杖。”三太阳挑明了话题。
“那还不是因为你太年轻,当年你父亲把你托付于我的时候,我是立下重誓的,绝对要维护你到底。现在你怎么会因为我的帮助而愤恨我呢?”张成泽似乎有些不解。
“我太年轻?哈哈哈哈哈。。。”三太阳一阵狂笑。
“姑父,看在姑妈的面子上,我再叫你一声姑父。究竟是你太恋权,还是我太年轻?不错,你是没有对我有什么不利的举动,但你也没有做过什么对我有利的举动,这两年,你所做的只是为了要巩固自己的权利和威望,在军中党中培养自己的实力,今天你不会有,但以后就说不好了。”
“小子,你说话可要凭良心,这几次比较大的危机,那一次不是我和你一起扑灭的,为了你,我问心无愧。”张成泽不接受三太阳的指责。
“那你为什么不退休呢?当下,我已经全盘掌握泡菜馆,你为什么不退休呢?我想做的一些事,你总是提出各种理由阻拦,虽然有时候你说得对,但为什么不闯一闯呢?”
“闯一闯?我们现在有闯的资本么,你就说和南边的事儿,太过接近说不定我们就会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你想要和西餐馆接触,但他们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他们玩,你会被他们吃得骨头渣都没有的。”
“这些难道我不知道,但固步自封会有什么结果?你真的认为我们的江山万万年吗?你也是出国见过世面的,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想要万万年,就必须要变革,而你,却是挡在我改革之路上的一座山,只有把你搬掉,我的改革之路才会顺畅。” 三太阳顿了一顿,接着说
“本来我是给过你机会的,两个月前,我突查你手下的经济问题的时候,你就应该急流勇退,但你没有,后来我又几次提醒,但你实在是太过恋栈了。迫不得已,我才出此下策。”
“下策?哼哼,恐怕是上策吧?当着全体大会逮捕我,你还不是要向外界传达一个信息,说你三太阳终于当家了,可以做主了,对泡菜馆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了。是不是?”张成泽逼视三太阳。
“呵呵,姑父,的确生姜还是老的辣,你看的不错,我当然要利用这个机会告诉全蓝星,我有交易的资格。”三太阳没有否认。
“全蓝星?无外乎也就是中西餐馆了,我不在乎你想要和西餐馆干什么,那是你自寻死路,这条路你爸爸走过,已经证明此路不通。至于,中餐馆,你把我抓起来了,是想要对中餐馆说什么?”张成泽依然强势。
“嘿嘿,我就知道你的底牌在这儿,是不是自认为你和中餐馆的关系很好?你知道你倒霉的最大原因是什么?对了,就是中餐馆,你难道不觉得你就是我和中餐馆之间横亘的一座大山么?不管什么事儿,只要和中餐馆有联系的,你总是事事抢前,这么多天了,我始终得不到中餐馆的火车票,难道不是你在其中作祟吗?”三太阳一阵冷笑
“这也是原因,我之所以和中餐馆联络积极,还不是因为我和他们关系良好吗,至于你的火车票问题,不也在办理当中吗?”被戳中了要害,张成泽略显慌乱。
“关系良好?关系良好的应该是我和中餐馆之间,你算什么东西,你只是金家的一条狗而已,居然想和主子的主子拉关系,你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又是什么?至于正在办理的火车票,这个不劳你的大驾了,我自己会办的。”三太阳在这一点上显然所触太深,所以忍不住骂了出来。
“嘿嘿,你认为火车票就那么好办理,那边可都是我的朋友。”张成泽更加慌乱,有些口不择言。
“朋友,这个世界还有朋友这种东西?难为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相信朋友这种东西,你不知道,利益才是最大的朋友吗?对,我没有朋友在中餐馆,但我有利益。反正你也死不了,看着吧,看看我在中餐馆的朋友是什么样子。。。。朋友?哈哈哈哈哈”三太阳又是一阵狂笑。
“这么说,你已经和他们有了联系?什么时候?”张成泽彻底慌了,阴鸷的目光显得散乱,人也蜷缩起来。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形象展现的三太阳的面前。 而三太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打败他的精神,自己还是要利用他的,但一定要让他精神崩溃。
“联系早就存在,父亲不会吧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这个你应该清楚。”
“哦,对了,你父亲,你父亲。。。”张成泽仿佛抓住一根稻草、 “我可是你父亲钦命的顾命大臣,你不能这样无情无义。”张成泽已经被彻底击溃。
【欢迎关注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顾命大臣?难道你不看中餐馆的历史书么?又有哪一个顾命大臣最后善终?不止激流勇退,只有受辱而死,这是规律,哦对了,说到父亲,俺忘了告诉你,父亲的临终遗言上有这么一条,如果我执政两年后,你还不自动退休,那么直接拿下,格杀勿论。现在刚好两年。你明白了吗?你 只 是 一 条 狗 而 已,”一字一顿的说完这句话,三太阳看也不看早已瘫痪一团的张成泽,走出牢房。
下一步,三太阳的时代正式来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