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游记

黄州游记
丙申七月,黄州唐卫国诚邀余黄州赤壁一游,此赤壁也,是否为曹操横槊之地,落荒之所,争议颇多,余亦难以辨识,然此为苏轼荡舟赋千古之文,把酒作慷慨之词之所,当无异议。
然沧海桑田,海枯石烂,昔日之千堆雪变一泓碧波,旧时之浪淘尽作广厦万间。江山依旧如画,强撸已在天边。登栖霞楼扶栏而望,长江已作天边一线;凭睡仙亭把垛张目,黄州今已展露新颜。赤壁虽不复当年盛景,东坡应重临须惊。
离赤壁不远,有两湖相连,逢盛世开发,作遗爱湖景。水面宽阔足飞舟,亭台错落可赋诗。游人如织,碧荷连天。盛世之象,一览无余。余抚栏吟曰
当年苏子落寞时
跣足披风无人知
一曲大江向东去
著我黄州万年姿
吟罢,与唐卫国曰“苏子黄州数载,遗踪无数,词赋充栋。然最让我心动者,除赤壁二赋,浪淘一阙外,不知当年之承天寺在否?”
“离此二三里,有一青砖湖,寺犹在,然破败不堪,闻已列入修复规划之中,弟隔年再来,当可游也。”
“甚惜!”余扼腕而叹。
“何处无月,何处无竹柏。此东坡语也,当今黄州,旧时之景固在,当代名流亦多,何不舍东坡而瞻近贤。亦快事一桩耳。”卫国曰。
“哦,此地风流,当有何人?”
“禅宗两祖,自不必说;印刷毕昇,也在黄州,更有本草李时珍,医德医术万古传,余者诗中大家,文中英豪,不胜凡几。尤在近代,李四光,闻一多,熊十力,王亚南皆皎皎之辈,名负一时。可观者甚多,可仰者无数。”
“除却此辈前贤,尚有何人?”余追问之
“当代中国,以武扬威者,莫若红安,将军县名不虚传。一大代表中,陈潭秋,董必武均为黄冈人也,更有林氏三杰,不知弟闻之乎?”
“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惜乎其中一杰,晚节有瑕。”
“功过自当百年论,瑕不掩瑜后人说。如弟有此雅兴,不妨一游。”
“然。谨遵兄命。”
于是,驱车前往。
此地名曰林家大湾。山峦青翠,屋舍勾连,山道蜿蜒,阡陌交错。转弯处,陡见两山环抱,一山在怀。余笑之曰“此必林氏之所。”卫国应曰
“果然。”
进得村来,漫步其中,竹叶飒飒,凉风嗖嗖。三五游客徜徉其中,二三店贩吆喝其间。冷落虽不至于,破败隐约可见。余匆匆走马,叹息无限。
黄州,人杰地灵之地也,连高铁直跨南北,接长江以通东西;承武汉三镇之繁庶,拥古往今来之底蕴。奈何名不传之于网络,景不达之于游人。此莫非壁润而不自知,酒醇却巷深深乎?
余尝怨胸存点墨无人知,笔占春秋不扬名,比之于苏轼之黄州,林氏之黄冈,逊也远矣!余何叹之有?
长按关注,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