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河文艺(第121期)|| 【散文】符晓芽 :百丈峰花海记

点击上方“蓝色字”可关注我们!

符晓芽,渝水一中教师。作品散见于《今日渝水》《新余日报》。

百丈峰花海记
口 符晓芽
时序五月,岁在甲子,梅子青时,夏雨初霁,百花盛开,万木葱笼。渝水文化于此集市,花海旅游如期召开。赶赴花市,亦可访旧,一事兼双美,何乐而不为
恰逢周末,乃携妻儿,出珠珊,过水西,进罗坊,直奔百丈峰下。但见沥青路两旁,私家车如双龙卧波,绵延千米不绝。扫“进”码,测体温,入其口,则乡馆林立,游人如蚁。
花海入口处,“知青茶摊”赫然入目,穿花间小道,金鸡菊竟相开放,金黄耀眼;彩秋英五彩斑澜,夺人眼球:马鞭花一路逶迤;美人蕉倚岸亭立。四周青山环绕,园内花团锦簇。芳香四溢,蜂喧蝶舞,游人之中,结伴同行者有之,倾巢而出者有之,将妇挈雏者亦有之,或行,或立,或蹲,或坐。骚首者,弄姿者,徐徐而行,抑或驻足赏花,不一而足。
内有小溪,溪声淙淙。水车吱吱响,清泉石上流,住回返,抵知青馆,馆内陈品丰富,旧歌不绝于耳,出馆则天气渐热。儿口渴,欲冷饮,苦未得,恰馆外一杨梅树,高丈许,青果累累,惜未黄。余苦笑:“望梅不亦止渴乎?”
遂沿溪逆行,抵上游,现小池。泉水清冽,掬水濯目,清爽无比;啜水入口,沁人心脾。所谓”酌清泉而觉爽,处沛泽而心欢“是也。仰首举目,两峰之间,有亭翼然凌于岭上者,“三县亭”也。亭顶白云悠悠,亭下白雾蒙蒙。真乃“数云飘峰百丈外,一亭跨岭三县中.
入林深处,蹬石阶,?丛榛。蒙络摇翠,参木蔽日。“返景入林印苍苔,空翠无雨湿人衣”。“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
鸟声,水声,风声,声声入耳;
树影,云影,日影,影影扑怀。
忽高忽低,斗折蛇行,临绝壁,攀巉岩。曲径通幽,若常建徐徐前引;幽篁萧萧,似王维隐隐弹琴。
行至平处,豁然开朗,得一泓清水,绿影沉壁,晶莹剔透。亭台廊栈,架构四围。游人或行或坐,或立或倚。湖光山色,取舍由心。此为百丈峰共大水库也。距景区入口乃一矢之地。
快步流星,倏忽之间,已达门口。出景区,侧身回望,廊牌修葺一新,所幸对联一字未改:“禅峰百丈坐三县,秀色千重横一山。”景区外,人头攒动,一片鼎沸,气温骤升,不啻冰火两重天也。
出入口约五百米,向西折行一公里,云峰禅寺静卧于大山襟怀,俯视芸芸众生,寺内高香缭绕,庄严肃穆。
百丈峰,自古乃修禅圣地,养生福地。东晋葛洪,唐代六祖惠能皆有缘于焉。今政府所为,实涤污剔垢,重焕其章也,假以时日,此渝东名山必熠熠生辉。
约稿启事
当初春的河流解冻,山间清泉叮咚流入你的心田;当雨巷中,撑着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的姑娘向你走来,你是否一直期待?当你驴行于被人遗忘的古村落,夕阳西下,你看着久违的炊烟袅袅升起,你的心底是否感到悸动?……此刻,你是否迫切需要一支笔?一支书写灵魂、书写远方、书写春秋的笔?
那么,来吧,朋友!让我们一起迷失在《袁河文艺》里——做她的情人!
投稿须知:
来稿主标题用宋体三号字,正文用宋体五号字,正文、照片用附件的形式上传,文末写上作者个人简历、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微信号。
投稿邮箱:
小说、诗歌、散文类:
[email protected]
书法、篆刻、绘画类:
[email protected]
赞赏:赞赏一律归作者
袁河文艺编委会刊头题字: 吴利国
顾 问: 李 前
主 编: 吴利国
执行主编: 王良圣
副 主 编: 吴惠强
黄丽英
责任编辑: 陈满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