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守京都的除魔猿:比叡山日吉大社與山王信仰

我們都知道,京都是仿造中國唐代長安和洛陽而建造的都市,除了宮殿建築的工法、方正的城市設計格局外,京都的風水地理也是非常重要的城市特色。為了保護天皇,陰陽師在京都規劃了一條「封魔線」,而封魔線的第一個機關與風水大陣的源頭,便是位於京都東北方的比叡山與滋賀縣的日吉大社。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呢?封魔線的設計又有什麼作用呢?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規劃的故事。
平安京
不平安
京都的古稱,為「平安京」,為什麼要叫「平安」,因為奈良京政治動盪不安,皇室、豪族與僧侶集團權力糾葛,因此,桓武天皇決定遠離紛爭,重起爐灶,先去了「長岡京」,再轉進今天的京都,他企求皇城能從此「平平安安」,故取名作「平安京」。沒有料到的是,儘管遠離是非,建造華美的京都,但政治鬥爭中所犧牲的皇室,如「日本最強怨靈—早良親王」,卻依舊糾纏著皇城,令桓武天皇每日步步驚心。
京都
史上最強
都市計劃
日本幽靈文化研究者Zack Davisson(2014)便認為,因為古代日本人相信,亡靈有著強大的力量,在「亡靈統治」的意識形態下,被怨靈干擾的皇城,都市更新也搞不好,總是發生疫病大規模感染,連天皇睡覺都會被妖怪吵醒,總之做什麼事都不順。於是,桓武天皇派遣遣唐使,積極地從中國引進最新的科技:陰陽占卜、五行風水、與更高端的佛教,試圖規劃與推動更強的「京都風水大陣計劃」,建造新的神社與寺廟,佈下嚴密的風水大陣,以安撫與鎮壓京都的污穢怨氣。
當然從現代的地理科學來看,京都本來就不是一個能住的安穩的地方,盆地的造型使得京都「夏暑冬寒」,夏天的熱氣因周遭山勢包圍而難以流通,冬季卻又因山勢低緩而擋不住寒流,夏天去京都的人應該能體會這嚴峻的38度高溫。此外,京都市內有花折斷層、桃山斷層、與治川斷層經過,地震災難也是偶有所聞。在自然科學的角度來看,京都建城會不順利,也不意外了。
都市人類學家斗鬼正一(2010)分析了桓武天皇的都市風水計畫後發現,桓武天皇為了對抗諸超自然的入侵,將公元794年定都的平安京建為一個具有「排除」能力的城市,除了「四神相應」的皇城四方規畫外,最主要的,他透過設計出一條封魔線,來形成穢氣的「排除」,那就叫「鬼門封」。
京都風水計畫
京都的風水大陣
「封魔線」
在風水學中,東北方是「表鬼門」,是將邪氣吸入居住環境的方位,而西南則是「裡鬼門」,是放出居住環境內邪氣的方位,而東北到西南的方向則連成的「鬼門線」。在京都的都市風水計畫中,這條封魔線自「表鬼門」起到「裡鬼門」結束,主要的風水陣設置依次為:
1,日吉大社
2,延曆寺
3,赤山禪院
4,幸神社
5,京都御所
6,石清水八幡宮
此六個地方是封魔線上主要的鎮壓機制,一方面閉鎖穢氣並導流之,這由東北到西南鬼門線的具體路徑,鬼門線要衝上的六個重要關卡,有著一個共同的秘密,一個神祕的象徵物:除魔之猿(鬼門除けの猿),是這個風水大陣重要的發動能量。
鬼門線
帶來守護靈力的
除魔猿
為什麼上面說的六個地方,會有「猿」的靈力軟硬件設施呢?這一切來自於比叡山上的猿神信仰,「猿崇拜」。日本經常發生較為強烈鮮明的天災,在自然界多重多元力量的推波下,產生萬靈思想,所有的自然物都可以有靈的顯現。猿猴這一類在山中十分活耀的動物,也被人當作為是「精靈」來崇拜,尤其在森林環境與狩獵活動的條件下,猿猴的靈動聰穎,捉弄人類與牲畜,讓古代人類將之認為是某種動物神靈(赤田光男,1997)。
日本的猿崇拜大致上有,蒼膳神、厩猿、馬歴神、馬頭觀音、山王信仰、申庚信仰等形式(川本芳 等,2008)。有趣的是,這些崇拜形式與故事中,如蒼膳神、厩猿、馬歴神、馬頭觀音,總是會出現「馬」,猿猴與馬時常是形成一組圖像,因為古代人認為,動物會協助人類的農務,像是牛會幫忙耕種,而猿猴則負責照料馬匹。厩猿信仰便是在馬廄的屋樑上,放置猿猴的骨頭,以保佑飼馬的安全與健康。
馬與猿在信仰上時常被搭配在一起
在中國,猿與馬也經常同時出現在宗教信仰的敘事中,比較近期的如擔任弼馬溫的孫悟空,弼馬溫實為「避馬瘟」之意。在石田英一郎(1994)的《河童駒引考: 比較民族学的研究》便指出,整個亞洲地區,都有馬與猴共存的神話,以猿猴的生態分佈來看,其起源應是印度佛教信仰。而申庚信仰,雖無馬的角色,卻也是印度佛教傳入後的信仰變形。總之,猿的崇拜,東方文化中可以反映出,生態環境、農耕社會的信仰與佛教的流傳,並且帶有「守護」的意涵。
中國文化中也有猿與馬的形象(圖源:考古匯)
比叡山上的
第一隻除魔猿
日吉大社是全日本3800餘間日吉神社、日枝神社、山王神社的總社,日吉大社屬山王信仰,是滋賀縣大津市一帶的原始山嶽信仰,在八世紀時,《古記事》中便紀錄到當地的大山咋神,即山末之大主神:
大山咋神,またの名は山末之大主神。この神は,近つ淡海国の日枝の山に坐し,また葛野の松尾に坐して,鳴鏑を用っ神ぞ。
日吉神社主祭大山咋神與大己貴神,皆為大山與土地之神,為自然萬靈崇拜的一種(ブリーン,ジョン,2009)。在日枝山上(比叡山原稱日枝山),猿猴有著規模不小的群體,其靈動的形象,也讓古代人崇拜著猿猴,猿猴被認為是神的使者。
為保護京都的安穩,桓武天皇命重用從唐朝留學歸來的高僧「最澄」法師管轄比叡山,雖然在平安京建都前延曆寺已存在,但遷都後,最澄更受重用,比叡山便有鎮守表鬼門的傳說。在神佛合習的策略下,最澄吸納了當地的山王信仰,讓傳統信仰中的神明可以對應佛教中的角色,形成「山王權現」,所謂「權現」,就是「權宜變通下的顯現」,簡單來說,就是最澄邀請在地的神明,擔任比叡山的護持,給他一個佛教中菩薩佛陀一類的稱號,讓他在佛教中有超脫的地位(佐藤真人,2008)。
也因為最澄法師參與了京都風水大陣計畫的執行,當然比叡山的地位就非常重要,神猿的形象便被挪用在「保護」京都的任務上,象徵邀請日吉山王守住東北方比叡山的表鬼門。接下來我們就進去日吉神社見見這「第一隻除魔猿」。
大山咋神的形象
山王信仰與佛教信仰合習的概念圖
日吉山王大權現
三角形的
山王鳥居
過了知名的古蹟「日吉三橋後」,頓時被空靈山水包圍,石橋清溪有著過渡儀式(rites of passage)的作用,畫出一道分隔聖俗的界線。西本宮的鳥居形狀比較獨特,多了個三角形的屋頂(破風)。這種「山王鳥居」的建築形式,便源自於日吉大社,全國的日吉神社、日枝神社有時候便會以山王鳥居為造型。此又稱「合掌鳥居」,據說是佛教的胎臓界、金剛界與神道合一的表現,也反映了前述的「神佛合習」的宗教現象。
走井橋
大宮橋
二宮橋
三角形的山王鳥居
西本宮宮門
西本宮周遭神社
日吉大社的
神猿
通過山王鳥居,馬上就可以看到一旁的「神馬廄」與飼養「神猿舍」處,他們還是放在同一個位置,有著依存的關係。自室町時代開始,日吉大社便有飼養「神猿」的習慣,把猴子關在籠子裡讓信徒供養。穿過西本宮的幾個神社群,就正式到達西本宮的本殿。
這裡就真的是滿滿的猿猴,無論是拜殿中的繪畫圖像,或是超級可愛的猿猴御守,在在都顯現日吉大社中神猿的重要地位。往西本宮的宮門上頭看,在紅色的雕樑上,可以看見四邊各有一隻模樣生動的猿猴「棟持猿」,他們以扶持的意涵支撐著宮殿。
為甚麼猿猴有除魔的意義呢?「神猿舍」上剛好有寫,「神猿」(まさる)諧音為「除魔」(魔が去る)、「得勝」(勝る),所以猴子就成了神獸,有避邪之意。無論是諧音上的挪用,或是信仰上的流變,這隻神猿穩坐京都封魔一哥的寶座,還有各種周邊商品呢~
養猴子的神猿舍
棟持猿
棟持猿
棟持猿
棟持猿
拜殿中的神猿圖
猿繪馬
東本宮的
雙葉葵
比起日吉大社西本宮的完整規模,東本宮稍微偏幽,但更顯聖地空間的深奧。爬上緩坡,一邊是日吉大社的石燈籠,另一邊則是「神猿石」,雖然日本人有隨便圈個石頭就變成神石的習慣,但這顆「神猿石」還長的真像神道教中神猿的形象,渾圓能動的模樣。東本宮內的人更少了,連神職人員都不在位子上!夕陽灑落在宮殿建築間,意境幽微。
在一側流動的小泉水上,見到「二葉葵」,是京都古代賀茂家族的象徵,據說二葉葵生長於水質清澈的水源處,並且日吉大社大山咋神與賀茂家族所信仰的賀茂別雷大神有神話系統上的關係,這突然看見的鮮綠二葉葵,似乎有著什麼隱密又內在的關聯性。
東本宮非常幽靜
神猿石
東本宮內各殿
水邊的二葉葵
吃掉
除魔猿
離開日吉大社,走在筆直的坂本大道上,坂本兩旁是眾多的小型寺廟,包含最澄大師的出生地「生源寺」,這比叡山腳因聖山而形成一個不小的佛教聚落,巨大斑駁的石墻訴說著織田信長的野望。石溝中的清澈流水,嘩啦啦的聲響,讓鄉鎮寧靜的午後更加寧靜,洗淨了幾百年的人間紛擾。
走進坂本的傳統甜點店「鶴屋益光」,老舊的店面裡,老闆正打著盹,點了當地有名的「猴子餅」(比叡のお猿さん)。這猴子餅是一種「最中」,香酥的米餅包裹了不會太甜的紅豆餡,模樣可愛,也好吃。兩口便吞入這隻除魔猿,是否可以幫我隔除人生的魔障呢?
比叡のお猿さん
吃掉除魔猿
參考文獻:
向上滑动阅览
●佐藤眞人. (2008). 平安初期天台宗の神仏習合思想–日吉山王信仰をめぐって (「海を渡る天台文化」 国際シンポジウム要旨). 日本思想文化研究, 1(2), 86-88.
●赤田光男. (1997). 精霊信仰と俗信. 帝塚山短期大学紀要. 人文?社会科学編?自然科学編, 34, 15-27.
●東郷正美, 佐藤比呂志, 嶋本利彦, 堤昭人, 馬勝利, & 中村俊夫. (1997). 花折断層の最新活動について. 活断層研究, 1997(16), 44-52.
●斗鬼正一. (2010). 都市というコスモス―平安京に見る人と自然, 超自然―. 情報と社会, 20.
●Davisson, Z. (2015). Yurei: The Japanese Ghost. Chin Music Press Inc..
●石田英一郎. (1994). 河童駒引考: 比較民族学的研究. 岩波書店.
●川本芳, 田中洋之, 川本咲江, 川合静, & 齊藤梓. (2008). 集団遺伝分野 (III. 研究活動).
●ブリーン,ジョン. (2009). 近代山王祭りの原点–官幣大社日吉神社史の一齣.
李長潔 台灣淡江大學未來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