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她其实挺心疼的

看到有个女人在屏幕上哽咽发言:“我其实挺心疼那地的孩子们,他们在教科书上不见《史记》《汉书》,不知三国南北朝······”这般的跨海情深,欲说还休,把我给看得如痴如醉,泪水涟涟,如梦似幻耳边似有画外音响起:回来吧,回来吧,漂泊天涯的游子。感动得瑟瑟发抖,陶醉到呕吐呕吐,回过头来,特么的发现“天凉好个秋”不在,“晚来天欲雪”已来。冷。屏幕前的读友,可陪我饮杯否?看到一个视频。视频里的女孩笑的好让人心疼:“以前看电影《我不是药神》,我觉得很感动。现在我觉得很真实。就像我妹妹的基因靶向药,正版3万一瓶。不报销,一个月一瓶。全家已经被逼到绝境。”女孩今年刚大学毕业,相信她早已下定了把妹妹的命绑在自己身上,与妹妹一起战斗的决心。可是,再怎么全副武装地准备好自己,她与妹妹,与全家,能一起战胜这该死的白血病吗?我不敢往下想。每一个大学毕业的孩子,谁没见过教科书上的《史记》、《汉书》、春秋战国?见过了这些,能让他们打败这该死的白血病吗?我不知道与我们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地方,他们的教科书上是否有《史记》······但我知道在那地方,得了白血病,不用为钱愁。我不知道那地的教科书上到底有没有《史记》······但我知道,那里有着《史记》想不到的人人都享有的各种福利。听说治病不需钱更是做得比老美还美。前几天,一个五十几岁的兄弟因为舍不得治病钱,跳楼了。舍得治病钱,病还没治好,全家被拖死了。这个兄弟是死自己一个保全家几口。我知道全家被逼上绝境的当然不止女孩与她妹妹这家,我也知道正在往跳楼的路上走的,川流不息。我好心疼。同根不同的命。特么的,我管它教科书上有没有《史记》,我管它什么三国南北朝,我管它风怎样来与怎样去。晚来天欲雪。晚来天欲雪。友圈里看到一张图片。图片里一个叫黎叔的说,他担心的事情,似乎正在发生:海口在举办一个外国留学生海南就业招聘会,看,黑人留学生相当多。我好心疼黎叔的担心,他的担心是黄皮肤黑眼睛平常人家的你我共同的担心。特么的,凭啥从小见着教科书上的《史记》、《汉书》长大的,就业的机会得让给这些只识少数汉字,更甭提能背多少古文的外国留学生?这样的外国留学生越多,就是越剥夺走我们的机会。昨天看到胖子哥说的一句话“命比纸薄,只为三餐温饱。”当外国留学生的命越来越贵,平常人家子女的命能不越来越薄吗。只为三餐温饱。只为三餐温饱。我好心疼。我的心为留守的儿童被坏人奸淫疼,我的心为失去亲人的孩子一个人活在孤岛上疼,我的心为因为妈妈养不起被扔在垃圾桶的婴儿疼,我的心一直在为九岁的幼女疼,为小可馨疼······我被这个女人感动的泪水涟涟之际,我想问问这个女人,就因为教科书上不见《史记》······这个女人您痛不欲生,一句一停顿,一句一回首,您说您好心疼。特么的,难道那地的孩子才是孩子,这里的孩子不是人?我想问问这个女人,那些把孩子早早送往欧美地的,怎么没见您好心疼,好心疼,心疼那些孩子从此教科书上不见三国南北朝。我想问问这个女人,是不是除了《史记》、南北朝······这些刻着民族烙印的历史之外,几十年来是不是确实如您觉得的那样,这里没有更好的文明值得您推荐给那地的孩子们见见?我想问问这个女人,《史记》、《汉书》、三国南北朝······真如您说得那么必须见,必须必须见,哎哟喂,这个女人您咋还不赶紧滚回南北朝?想想也是可怜。撅了那么多年,让您骄傲自豪的还是过去的几千年。想想也是悲哀,走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让您从历史中走出来。历史是正如鲁迅所言:“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都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吃人’二字。”历史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管它春秋和战国,无论魏晋与南北,特么的,有谁在乎我们的苦,有谁会为我们心疼。今天恰好看到二大爷写的一篇文章:1951年7月,在燕京大学的盛情邀请下,巫宁坤放弃了马上到手的博士学位,准备启程回国。但李政道和杨振宁却坚决不归。李政道把巫宁坤送上船的时候,巫宁坤极为不解的问:你为什么不回去呢?李政道淡然一笑:我不愿被人带回(洗)历史(脑)。开除公职,发配北大荒改造。1962年返回安徽大学当临时工。1966年开始继续受到各种批斗,被关“牛棚”······这是巫宁坤回来后的生命旅程。与他一起跌宕在这段旅程的,还有他的家人。1991年,兜兜转转40年后,巫宁坤踏上了赴美的旅程。1993年他以英文撰写的回忆录《一滴泪》。泪里有巫宁坤的回忆:“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巫宁坤的女儿巫一毛早在父亲之前已80年代初便赴美留学,从此定居。她在2007年也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暴风雨中一羽毛》,揭开了自己童年不为人知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那段生命之旅的伤疤。最后二大爷感慨万千:巫宁坤为女儿取名源自杜甫的名句:“万古云霄一羽毛”,是夸诸葛亮的。回头看看父女的人生,一滴不忍卒读的眼泪,一片被风撕裂的羽毛,勾画出一个中国家庭的悲凉史诗。万幸的是:这滴泪、这片羽,幸而最终都落在了属于他们的土地之上。桃夭也这里感概万千:不幸的是,像“这滴泪、这片羽,幸而最终都落在了属于他们的土地之上”这等幸事,在漫长的悲凉的中国历史长河里,只是无数悲凉的家庭中的极少极少数。在这个世界,不是所有的历史都值得回首,“其实挺心疼”让牠心疼好了,教科书上不见《史记》、《汉书》······不见就不见吧,有事没事,多想想“吃人”两字,有空没空请回味李政道的淡然一笑。淡然一笑,参透了上下几千年。恨此身“身无彩凤双飞翼”,但庆幸此生心有一点灵犀,结束此文之际,祈祝川普竞选成功,守护住这一滴滴泪,这一片片羽最终都落在的所地。阿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