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国关】猫猫与国际关系 第2期

前言
?????????国政学人鼓励平台的学生团队和广大读者积极参与到知识生产和分享的过程中,并希望将原创的优质内容推荐给各大出版社和出版公司,让好内容成为实体图书。本次向出版方推荐的是《猫猫与国际关系》项目。
如果把猫作为一个观察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国际政治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们通过从权力政治、国家建构、外交博弈和动物权利保护等角度来重现当时政治舞台的现实场景,并思考了传统国际关系理论是否仍然是有效的。《猫猫与国际关系》是“有趣的国际关系”系列项目的一部分,本文是第二阶段内容的节选。萌系风格和轻松的阅读体验让《猫猫与国际关系》在趣味科普和爱猫族中拥有广阔的市场,除了实体书的出版,也具有开发周边文化产品的潜力。如有版权咨询或出版合作的问题,欢迎联系国政学人平台。?????????
推荐语
《猫猫与国际关系》项目非常重要的特色是:创作者都是在校学生。他们以极大的热忱投入到这项有趣的工作之中,从学习和生活的间隙挤出时间查阅国内外的资料和文献,在沟通和写作中碰撞出思想的火花。《猫猫》也从最初的一个脑洞逐渐成形,并且不断进步和完善。在查阅相关信息的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国关学科的趣味科普图书是一个潜在市场,对国际关系(或猫咪)感兴趣的人也许愿意将一本精心制作的可爱小册子带回家。——金磊 北京大学《猫猫》栏目十分新奇地将宠物文化、世界历史和国际政治结合在一起,从猫咪的角度探讨国家之间的关系。在平台成员的生动笔触下,平常看似枯燥乏味且距离我们生活较远的各种国际话题,也变得有趣且平易近人起来。——肖龙 佛罗里达大学
本期目录
1.如果国家是一群猫
2.猫狗外交:作为国礼的和平使者
3.猫与法老:猫的偶像化和猫猫神话
4.猫猫文明进化论
本期项目组
【策划】金磊
【作者】杨稚珉 刘瑛琛 王馨翊 房宇馨
【校对】刘瑛琛
【审核】金磊
【排版】高佳美
【美编】聂涵琳
猫猫与国际关系
内容提要
01
假如国家是一群猫
作者:杨稚珉 上海外国语大学
(图片来源:百度)
菲茨杰拉德曾说过“几乎每个人都可以被想象成一只猫或狗”,现今的社交媒体上也频频出现猫系或犬系的对比和讨论。当将人类猫化或犬化流行的同时,国家拟人化或物像化也流行起来。如果我们走入一个只有猫的世界,世界上不同的国家会又变成什么样呢?将国家拟猫化的前提当然是两者具备一定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认同、“经济人”假设以及等级秩序。众所周知,猫并不是一种群居动物。即便人类对猫进行了长期的驯化,猫的这一基本特性也没有被改变。英国林肯大学(University of Lincoln)行为兽医学教授丹尼尔·米尔斯(Daniel Mills)和他的同事爱丽丝·波特(Alice Potter)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证明了猫比狗更喜欢自主和独自的状态。【1】另一方面,国家是一个由领土、人口、政府和主权等要素构成的政治实体,其中领土是这个国家赖以生存的空间基础。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明确国家领土边界也成为传统国家向现代国家转变的特征之一。因此,猫猫的行为处处体现着保持距离和强烈的领地意识,而这一点与国家强调领土完整原则不谋而合。在领土意识之上,则是对国家认同的构建。现代国家多元化发展的特征使公民较难获得相似的集体认同感知,而国家完整的领土则给予国家整体性特征,由此产生统一的国家认同。【2】因此,当你在一国的领土上有相同的国家认同时,自然也就被纳入了这个国家的认可范围;同样,当你获得猫的认同时,你就可以进入猫的领地并与它接近。
(图片来源:BBC)
但猫咪的独立自主状态并不意味着它们反对社交,瑞士豪尔根应用动物行为学和动物心理学研究所专家丹尼斯·特纳(Dennis Turner)表示猫咪只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与人或是其他猫、动物进行接触。美国遗传学家卡洛斯·德里斯科尔(Carlos Driscoll)也从遗传学实验中证明,在野猫演变成家猫的过程中,猫咪会自己选择如何与人类共处,因此有些猫会选择和祖先相同的孤立生活方式,有些猫则学着与人类为伴。【3】
猫咪的这一行为准则颇有些“经济人假设”的意味。经济人假设包涵自利(self-interested)、理性(rational)和效用最大化(utility maximizing)三大特征,而这三大特征在国际关系中也有所体现。猫咪的个体独立性一部分来源于对食物的独享思维,它们由于不愿分享食物而不爱群居。但若有足够的食物可供享用,猫咪们也不介意三五扎堆。部分家猫甚至还养成饿了就对饲主“喵喵”叫来讨要食物的习性,与它们独立行走的日常相比,随机应变地“判若两猫”。相应地,在国家眼里,国家利益就是最重要的“食物”。在独立平等的原则之上,现代国家在国际政治中的行为驱动力最主要源于其自身的国家利益。出于国家利益考量,国家会制定相应的对外政策、调整国家对外行为以及解释和证明政策的合理性。由此,在国际政治的互动中,当加入国际组织或是签订国际条约可为国家争取更多利益时,国家会选择国际合作;而当两国在彼此关切利益上产生矛盾时,往往会伴随着国际冲突的发生。
基于认同和“经济人”假设两点,猫咪虽然继承了祖先独居动物的特性,但多只猫群居时它们的社会行为模式也会随之相应改变,并在此基础之上发展出复杂的等级结构。当然,这种等级结构在家猫中表现最为明显。群体中的每一只猫都会建立自己的“领地”(不论领地大小),它们互不侵犯。研究证明,猫会通过摩擦或是舔舐同伴留下气味,以加强它们之间的联系,因此一只猫的社会地位可根据其摩擦其他猫咪的频率来衡量。等级较高的猫咪会经常做出摩擦行为,而等级较低的猫咪则处于被摩擦的位置。【4】这与戴维·莱克等人主张的国际关系等级理论有相似之处。等级理论认为国际秩序由主导国建立,而附属国则通过部分主权让渡的方式为自身在国际秩序中营造较为安全的国际环境。【5】不过在当下关于国际体系的讨论中,主流观点依旧是无政府状态这一假定,等级理论的实践则多见于地区秩序中。正如被驯养的家猫群体更易产生等级秩序,现实丛林里的猫却孤独而自由。
图为一只猫给另一只猫舔毛
(图片来源:微博@瓜皮的id酱)
想象一下,联合国大会上团坐着一只只猫猫——友好内敛的中国狸花猫体格健壮,变化的花纹正如中国多样化的文化极具特色;银色虎斑纹的美短有着强健的肌肉,对周围事物充满好奇并随时预备捕猎;英短则是经典的蓝色,敦实的身形是帝国百年的见证;俄罗斯化身西伯利亚森林猫,巨大的体型与浓密厚实的毛发使其不畏严寒……当你脑海中浮现出这些国家化身的可爱猫咪,是不是不仅能够吸猫,也会觉得政治问题不再那么枯燥无聊了呢?不过国家拟猫虽然弱化了权力政治中的斗争与利益博弈,但也不能忽视现实中国际关系的真实而残酷呀。
02
猫狗外交:作为国礼的和平使者
作者:刘瑛琛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1961年8月,维也纳峰会结束后大约两个月,美国白宫迎来了一位新成员:一只名叫普辛卡(Pushinka)的小狗。
“普辛卡”是一个俄语名字,意为“毛茸茸”。和名字一样,它的确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狗,非常可爱。但作为总统的狗狗,普辛卡的一生注定了不平凡。它的妈妈叫斯特尔卡(Strelka,意为“箭头”),是第一只从太空平安返回地球的狗。而普辛卡,则是在全世界都笼罩在冷战的阴影下时,由苏联大使亲自送到白宫的、赫鲁晓夫用以结交肯尼迪总统的礼物。普辛卡的到来成为一个契机,美苏两国领导人借此开始了书信往来。在古巴导弹危机中,全世界与核战争擦肩而过,这时两国领导人的私交展现了巨大价值。从这一点上来看,普辛卡可以被看作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外交官”了。
图1:普辛卡在白宫前的草坪上
选择动物作为“外交官”,是一种十分常见的外交手段,比如我国著名的“熊猫外交”。相较人类,动物们所传达的情感要更加纯洁,许多动物又有着惹人喜欢的外表,因此“动物外交官”常常被用来增进两国友谊。
一般来讲,一国“派”出充当“外交官”的动物,通常都是自己国家的特色珍稀动物,像我国的大熊猫、东南亚国家的大象或者中亚国家的汗血宝马。但猫咪和狗狗作为“人类的好朋友”,也常常担此大任,除了上文提到的普辛卡,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日本“投之以狗报之以猫”的故事也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2012年7月,日本将一只3个月大的秋田犬送给俄罗斯总统普京,感谢俄方在日本地震和海啸灾难后的救援。随后,普京回赠了一只西伯利亚森林猫给秋田县知事佐竹敬久。根据普京总统的心愿,小秋田犬被取名为“梦”(日语发音yume),而佐竹知事则给猫咪取名为“Mir”,在俄语中是“和平”的意思。两只小可爱的名字都有很好的寓意,也体现了当时俄日之间的友好互动。
与珍稀动物相比,猫咪和狗狗与人类的关系更加亲近,因此选择猫咪和狗狗作为“动物外交官”,除了增进两国友谊,还会有更深层次的意味。
首先,猫咪和狗狗作为人类爱宠,“派”它们做“外交官”更侧重发展与特定领导人的关系。赫鲁晓夫将普辛卡送给肯尼迪,认为这“会给那个家庭带来欢乐,对政治也有好处”。【6】普京爱狗在全世界都出名,送一只血统纯正的小狗给他,不免带了些“投其所好”的意味。而日本秋田县的佐竹知事一直都是猫咪爱好者,收到Mir的他兴奋不已,甚至还在秋田县官网上开了一个专栏来晒猫。
图2:普京与狗狗,左边是日本政府赠送的秋田犬梦,右边是土库曼斯坦总统赠送的中亚牧羊犬韦尔内
图3:秋田县知事佐竹敬久与猫咪Mir
其次,猫咪和狗狗一般会养在领导人身边,它们与领导人的互动更加频繁,能够释放出的外交信号也更多。在俄日首脑几次比较关键的会晤中,秋田犬梦都出现了,媒体也对此进行了许多解读。普京牵着梦会晤安倍,安倍试图抚摸秋田犬梦,但普京表示,它有时会咬人。这被媒体解读为俄罗斯在俄日领土纠纷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俄方谢绝日本再送一条秋田犬给梦做新郎,则被分析人士指出“俄方或不满日方对普京的接待规格”。【7】
最后,“猫狗外交”也不失为一种宣传手段。一方面,被当做国礼送出去的猫咪和狗狗,都会带有一定的特色,可以为自己的国家“打广告”。秋田犬一直是秋田县的名犬,很多人因此慕名前来秋田县游玩,让秋田犬成了这里旅游产业的支柱。如今,从佐竹知事到整个秋田县,都非常重视发展独一无二的狗狗经济。【8】我国则在上世纪70、80年代送出多幅苏绣猫咪给外国政要,这些栩栩如生的“猫咪”让更多人了解到苏绣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另一方面,政治家与可爱的猫咪或狗狗一起出现,也能塑造自己“亲民”的形象,从而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
以上我们解释了为什么猫咪和狗狗可以被选为“外交官”。但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它们可以为创造和平增添一臂之力?仅用可爱来回答这个问题恐怕不够,这里我们可以转向国际关系理论中的“关系主义”。
根据关系理论,“任何国家,生来就会处于一个关系世界和关系过程中,个体通过进入、参与甚至营造关系过程,获得特定的身份和角色,处于特定的关系网络或曰关系结构中,并通过相应的语境和共识对其关系角色及其所处的关系网络或曰关系结构予以确认。”【9】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赠送猫咪或者狗狗,本质上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建立起一个有效的具体关系环节。对方收到萌化了的猫咪或者狗狗,也就知道并理解了两国关系间友好的那一面。虽然这种友好还不足以扭转两国整体关系,但碍于主子们的面子,两国关系还是会有些许微妙的变化。
如此一来,主子们真可以说为了人类和平“操碎了心”啊!
03
猫与法老:猫的偶像化和猫猫神话
作者:王馨翊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
动物崇拜是古埃及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被古埃及人神话的动物包括牛、羊等家畜,狼和狒狒等野生动物,大如鳄鱼、河马,小至甲虫、青蛙,海陆空无所不包,物种可谓极为多样。但是对古埃及人而言,猫的地位即使在这么多动物中也称得上是独树一帜。为什么古埃及人会如此崇拜猫?《亡灵之书》对此就有所解释——猫因其捕捉老鼠、驱赶蛇蝎的能力,而被饱受毒虫之苦的北非居民视为保护神。
图1:森尼杰姆(Sennedjem)墓壁画
埃及神话中有大量与猫或是大猫(狮子)有关的神明,包括守护神玛弗德特(Mafdet),芭丝特(Bastet),雨神泰芙努特(Tefnut),战神塞赫麦特(Sekhmet)、帕赫特(Pakhet)、马赫斯(Maahes)等等。多位猫女神被认为是太阳神拉(Ra)的女儿、配偶、卫士。不像善恶参半的蛇神一样中间掺杂着几个“反派”,猫神们的形象非常统一,都极为正面,通常象征着正义、生育和力量,伟光正说的就是猫猫!也正因如此,至少从第一王朝起,自称拉之子的法老们就极力将猫塑造成自己的守护者。古埃及的统治者们试图构建并强化他们即是天神人间化身的话语(discourse),以此正当化他们所拥有的无上权力。【10】
不仅王室爱猫,平民百姓也爱猫,几桩轶事让我们一窥古埃及人对猫猫们可谓狂热的喜爱。古埃及人认为杀猫是一项极其严重的罪行,任何伤害猫猫的人都会被群起而攻之。据古希腊历史学家狄奥多罗斯(Diodorus Siculus)记载,公元前60年左右,一个罗马人就因为杀猫而被愤怒的埃及人处以私刑。当时的埃及面临着来自罗马的军事威胁,因此这一事件甚至受到了法老托勒密十二世(Ptolemy XII Auletes)的关注。不过,即便是来自法老的干预也无法平息爱猫人士们的熊熊怒火。
更有甚者,马其顿作家波利艾努斯(Polyaenus)在其《战略》(Stratagems in War)一书中宣称,猫猫是埃及军队在公元前525年的贝鲁西亚战役(Battle of Pelusium)中溃败的一大原因。据传,波斯国王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指示士兵将猫作为“人质”部署在作战前线,并在盾牌上画上猫头神像,成功地让不忍出手的埃及士兵们失去斗志,攻占了贝鲁西亚。虽然学者们认为这个传说并不太可信,历史真相也无法考据,但是这个流传至今的故事本身也侧面印证了古埃及人的爱猫如命。【11】
图2:盖尔安德森猫(Gayer-Anderson Cat)
古埃及人养猫的历史也非常悠久,在一幅公元前26世纪的墓葬壁画中就有了被驯服的非洲野猫的身影。贵族家的猫经常身着金饰,和主人一起分享食物。在这些猫猫死后,古埃及人也将它们做成了木乃伊,一方面出于对猫的宠爱,希望它们在来世也能与主人相伴,另一方面也是希望神圣的猫猫们能在通往来世的路上继续守护主人。考古学家们在埃及发现了大量的猫木乃伊,这一习俗也对古埃及的经济做出了贡献。Ikram(2015)分析称,在防腐过程中需要的蜂蜡和亚麻推动了农业的发展,而对一些昂贵的材料的需求还推动了跨国贸易网络的建立,例如树脂就必须从现在的叙利亚和黎巴嫩进口。【12】
图3:戴金饰的猫
可见宠物经济古而有之,现如今更是已经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据人民网报道,过去一年阿里线上平台就销售了超过300亿和宠物有关的商品。新冠疫情虽然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严重的经济下滑,但是宠物经济仍旧十分坚挺【13】。Robeco研究表示,虽然营销力度相比往年大幅降低,多家经营宠物商品的线上零售商在疫情期间仍然取得了喜人的销售数据【14】。看来主子们并不是只会卖萌,也是为了人类的经济建设出了一份力啊!
04
猫猫文明进化论
作者:房宇馨 北京外国语大学
从被驯养到奴役人类,喵星人的发迹史与人类文明的演进轨迹是基本吻合的。在农耕文明时期,可爱的四脚毛球兽就凭借捕鼠的技能进入了人类的生活。而伴随着地理大发现的到来,喵主子们也实现了“全球化”。人类征服着世界,而猫凭借征服人类而风靡世界。因此,追溯猫猫文明进化论,某种意义上也是在理解我们人类本身。
猫咪走进人类社会
铲屎官与喵星人缘起于两河流域。约在一万年前,猫咪们就开始在新月沃土地带(Fertile Crescent)的农业区周围觅食了,此时的猫咪也就是野猫亚种中惟一被人们驯化的非洲野猫(Felis silvestris lybica)。【15】
那么猫咪是怎样闯进人类生活的呢?在农耕社会,人类种植粮食的同时鼠患和鸟患也随之而来。于是,从天而降的猫咪被人类用来捕鼠和驱赶鸟类(工具猫无疑了),由此渐渐与人类建立起和谐的共生合作关系。(当然,也有人推测,可能古人只是被小猫咪大眼睛、圆脸庞的软萌特质所吸引,直接把猫抱回家养起来了,毕竟人类天生就是猫奴)【16】2004年,法国的考古学家让-丹尼斯·维涅(Jean-Denis Vigne)在地中海塞浦路斯岛上的Shillourokambos挖掘出一处95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古墓,首次发现了“人猫合葬”的现象:一只8个月大的猫陪伴在离主人仅40厘米处。这也是人类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宠物猫。【17】铲屎官与喵星人缘起于两河流域。约在一万年前,猫咪们就开始在新月沃土地带(Fertile Crescent)的农业区周围觅食了,此时的猫咪也就是野猫亚种中惟一被人们驯化的非洲野猫(Felis silvestris lybica)。【15】
那么猫咪是怎样闯进人类生活的呢?在农耕社会,人类种植粮食的同时鼠患和鸟患也随之而来。于是,从天而降的猫咪被人类用来捕鼠和驱赶鸟类(工具猫无疑了),由此渐渐与人类建立起和谐的共生合作关系。(当然,也有人推测,可能古人只是被小猫咪大眼睛、圆脸庞的软萌特质所吸引,直接把猫抱回家养起来了,毕竟人类天生就是猫奴)【16】2004年,法国的考古学家让-丹尼斯·维涅(Jean-Denis Vigne)在地中海塞浦路斯岛上的Shillourokambos挖掘出一处95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古墓,首次发现了“人猫合葬”的现象:一只8个月大的猫陪伴在离主人仅40厘米处。这也是人类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宠物猫。【17】
图1:古埃及壁画中出现了猫咪的形象
(图片来源:CNRS News)
而猫咪完全被人类驯化的考古证据来自3600年前的埃及。根据一副埃及新王国时期的出土壁画,那时的猫已经成为埃及人家庭中的亲密伴侣,画中戴着项圈的猫猫们趴在主人的椅子下面,乖巧地从碗中吃鱼等食物。【18】这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埃及人对猫的宠溺。在古埃及文明中,家猫化身为象征着善良和温暖的月亮女神芭斯特(Bastet),接受古埃及人的顶礼膜拜。而猫咪死后大多被厚葬,被制成用于献祭的猫猫木乃伊的数量竟达30万具之多。并且,埃及人将猫咪视为文化信仰和社会方面的重要资产,明文禁止猫咪出口。【19】无论如何,可爱的猫猫闯进了人类的生活,开启了在人类的壁炉边酣睡的舒适日子,渐渐成为了人类亲密的家庭伴侣。国际范猫咪的“出埃及记”
实际上,古埃及人的护崽禁令全无用处。2500年前,从来不喜欢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的猫咪们还是跟随着腓尼基(Phoenician)商人的货船悄悄抵达了希腊,并伴随着罗马帝国的扩张逐渐散布到欧洲各国。当然,在中世纪时,猫咪也曾被与邪恶、灾难相联系。而在经历了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及启蒙运动后,加之于猫咪身上的污名才被渐渐洗除,猫咪再度成为欧洲各类艺术作品中的小主角。图2:The Bachelor Party by Louis Wain
(图片来源:The Artifice)
对古代猫遗骸DNA进行的研究表明,猫咪沿着陆地与海洋上的贸易路线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展到了东方,跋山涉水来到了中国,而后被送往日本及印度。【20】在日本,猫咪受到大家的广泛青睐,日本人也创造出了“招财猫”(Maneki Neko)、Hello Kitty等遍布世界各地的猫咪形象。【21】
在美洲方向,为了控制船上鼠害并为远航带来好运,哥伦布和其他航海家在地理大发现时代(the Age of Discovery)带着欧洲的猫咪们横渡了大西洋。也有人认为,是“五月花”号上和前往詹姆斯敦的欧洲移民将猫带到了美洲大陆。【22】今天的美国短毛猫被认为起源于自欧洲移民而来的英国短毛猫。【23】
自此,喵星人正式踏上了征服地球之路。
图3:世界各地最早驯化家猫的时间
(图片来源:ResearchGate)
猫咪与海洋
猫咪虽然不擅游泳,但自古时起,猫咪们就已成为商船、探险船和军舰上的“吉祥物”了。最初,航行时带上猫猫主要是为了捕杀老鼠,防止其啃食木制船体、粮食及传播黑死病(the Black Death)。猫猫们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使它们很适合在船上服役,也为远航的水手们带来了温暖的陪伴。【24】
古时迷信的水手们相信猫有神奇的力量可以保护船只免受危险天气的侵袭。如果黑猫走向甲板上的水手却半路折返,那预示着可能遭遇海难。实际上,这些迷信是有科学依据的。因为,猫能够察觉到天气的轻微变化,它们敏感的内耳能够感知到暴风雨天来临前的低气压,而使其焦躁不安。【25】
二战时期,在美、英两国的海军军舰上,基本上都有舰猫的存在,“舰猫(Ship’s cat)”也成为了一种航海文化的专有名词。【26】
“小黑(Blackie)”是在威尔士亲王号航空母舰(HMS Prince of Wales)上服役的“舰猫”,他曾在二战期间跟随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横渡大西洋到达纽芬兰,在那里见证了丘吉尔与罗斯福的秘密会晤以及《大西洋宪章》的签署。为了纪念英美元首的成功会晤,“小黑”后改名为丘吉尔。【27】
图4:英国首相丘吉尔下舰前弯腰向Blackie告别
(图片来源:Wikipedia)
现代文明中的喵
在进入人类生活的几千年后,猫咪的画风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四脚兽不仅被人类作为实验对象,为人类科学事业的进步做出着各种各样的牺牲(如科学史上著名的“薛定谔的猫”(Schr?dinger’s Cat),而且开始作为配角出现在大国博弈的政治舞台之上。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美国在冷战时期制定的“窃听猫行动”(Operation Acoustic Kitty)。
20世纪6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曾投资2000万美元打造出了“窃听猫”,意图训练猫猫们成为迷你特工,来监听苏联大使馆,并隐蔽地将苏联官员间的私人谈话和情报送传回中情局。【28】
中情局在“窃听猫”的耳道中植入麦克风,在脖颈处植入小型无线电发射器,最后沿脊椎在皮下植入天线,因此这种带有窃听装置的间谍猫更像是一种被人为机械化的猫科生物(feline-android hybrid)。【29】后来,中情局又通过手术减轻了喵主子的饥饿感,使“窃听猫”能够专心“工作”。
图5:CIA Cat
(图片来源:GAMECORES)
“窃听猫”上岗后的首个任务是在华盛顿的苏联驻美大使馆附近监听两名苏联男子的对话。然而,现实是,工作人员把间谍猫从车里放出来没多久,眼见一辆出租车飞驰而过,窃听猫,卒。后来,中情局不得不于1967年彻底终止了这一计划。【30】
不同于冷战时期人类对猫咪的愚蠢改造,随着人类进程发展到了互联网时代,人与猫的关系又增添了更为丰富的现代文化和经济意蕴。在线上,“云吸猫”作为一种全球性的亚文化现象迅速席卷了赛博空间,有关猫的图片和视频疯狂成为现代人逃离孤独、寻求慰藉的一种精神鸦片【31】;在线下,猫咖、猫咪用品、故宫御猫等IP文创等猫咪相关的体验经济备受追捧,安抚年轻人在高压社会下的焦虑情绪。
结语从喵主子从不愿迁就的高冷性子和实际的DNA分析结果来看,表面上看来是人类主动驯养了猫咪,但事实上是猫选择了自我驯化,甚至可以说是喵主子主动“征服”了人类。因此,四脚兽进入铲屎官的生活是一种缘分使然的双向选择。在上万年的历史中,猫咪从最初作为一种更多具有实用价值的家畜,发展到后来真正成为了能够守护在人类身边的长情伙伴,猫咪与人共生关系的发展实际上是能够反映整个人类文明演进的一个重要侧面。
最后,祝愿爱撸猫的大家早日成为有猫一族!
参考文献
【1】“It’s impossible to herd cats, thanks to evolution,” http://www.bbc.com/earth/
story/20170103-it-is-almost-impossible-to-herd-cats-thanks-to-evolution,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7日。
【2】周光辉、李虎:《领土认同:国家认同的基础》,载《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7期,第46-64页。
【3】“Cats are utterly, irredeemably selfish. True or false”, http://www.bbc.com/earth/story/20151012-cats-are-utterly-irredeemably-selfish-true-or-false, 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7日。
【4】“Do Cat Families Have a Hierarchical Structure”,https://www.catster.com/
cat-behavior/cat-family-structure,访问时间:2020年10月24日
【5】华佳凡、孙学峰:《国际关系等级理论的发展趋势》,载《国际观察》,2019年第6期,第46页。
【6】张慧:《肯尼迪与赫鲁晓夫的“温情瞬间”》,载《青年参考》,2014年1月15日。
【7】江永韬:《普京携秋田犬接受采访 狗不停吠叫 日本记者一脸尴尬》,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9CaKrnJZSWf.访问时间:2020年10月20日。
【8】《自从收了普京的礼物,这位日本官员彻底沦为了“铲屎官”》,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603464056&ver=2662&signature=WP9mW7GctlKht-LuUAbDZKfIlamRFqY67yKr4QX-bL38xF16xpA0X1Ds7JXNSYOAoTri4tjIPl4gfRGjex2Nrz846zqMCO*z32bixBxrgKZ1iweqn6qllZIj4B0J52eZ&new=1.访问时间:2020年10月20日。
【9】Yaqing Qin, “A Relational Theory of World Politics,”International Studies Review, Vol.18, No.1, 2016, pp.33-47.
【10】“Animal Worship,”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imal_worship#Big_cats. 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8日。
【11】“Cats in Ancient Egyp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ts_in_ancient_Egypt. 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8日。
【12】Ikram, S. “Speculations on the role of animal cults in the economy of Ancient Egypt”. In Massiera, M.; Mathieu, B.; Rouffet, F. (eds.).Taming the Wild.Montpellier: Cahiers de l’égypte Nilotique et Méditerranéenne, 2015, pp. 211–228.
【13】《线上宠物经济崛起》,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20/0921/c1004-
31868322.html,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8日。
【14】Speetjens, R:《千亿宠物市场:疫情难挡“它经济”》,https://www.robeco.com/cn/insights/2020/06/pet-care-market-well-prepared-to-weather-the-covid-19-storm.html. 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8日。
【15】Stefan Andrews,“The perfect pets:An ancient-DNA study shows how cats domesticated themselves,” https://www.thevintagenews.com/2017/07/20/the-perfect-pets-an-ancient-dna-study-shows-how-cats-domesticated-themselves/,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1日。
【16】Carlos Driscoll,Andrew Kitchener,“The Taming of the Cat,”Scientific American,No.6,2009,p.72.
【17】Ferris Jabr,“Are Cats Domesticated,” https://www.newyorker.com/tech/annals-of-technology/are-cats-domesticated,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2日。
【18】Carlos Driscoll,Andrew Kitchener,“The Taming of the Cat,” p.73.
【19】Jeanne Bennett,“From early civilization to now,cats have played a major role,” https://chesterspirit.com/2017/09/from-early-civilization-to-now-cats-have-played-a-major-role/,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2日。
【20】Carlos Driscoll,Andre Kitchener,“The Taming of the Cat,” p.74.
【21】“Cultural depictions of cats-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depictions_of_cats#Islam,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2日。
【22】 Carlos Driscoll,Andrew Kitchener,“The Taming of the Cat,” p.75.
【23】Jeanne Bennett,“From early civilization to now,cats have played a major role,” https://chesterspirit.com/2017/09/from-early-civilization-to-now-cats-have-played-a-major-role/,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2日。
【24】“Ship’s cat-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ip%27s_cat,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2日。
【25】Margot Freeman,“How Do Cats React to Barometric Pressure,” http://pets.thenest.com/cats-react-barometric-pressure-12401.html,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4日。
【26】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31872/, 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2日。
【27】“Ship’s cat-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ip%27s_cat,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2日。
【28】Becky Little,“When the CIA Learned Cats Make Bad Spies,” https://www.history.com/news/cia-spy-cat-espionage-fail,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5日。
【29】“Acoustic Kitty-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coustic_Kitty,访问时间:2020年10月15日。
【30】同上。
【31】王畅:《乌有之猫:“云吸猫”迷群的认同与幻想》,浙江大学,2018年,第1-2页。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本平台评译分享的文章均出于专业学习之用, 不以任何盈利为目的,内容主要呈现对原文的介绍,原文内容请通过各高校购买的数据库自行下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