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专栏‖ 《吹牛惹的骚》文/王培惠

《吹牛惹的骚》
文/王培惠

作者简介:王培惠,男,山东齐河人,大专,网名:平民一夫,华夏精短文学德州市分会员,签约作家;中国当代作家联盟协会会员,签约作家;自2020年2月至10月,在《精短小说》,《齐鲁文学》等刊物和平台发表作品150多篇;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曾获山东省第一届全国征文精短小说优秀奖。
老张在公安局上班,管户籍,人老实本份,正儿八经。工资不少,但妻子是农村的,还有一个95岁的老娘,令人头疼的是有个儿子,功不成,名不就,这山望着那山高。脑袋瓜挺灵活的,可读书不上进,打工又嫌累。最后好歹找了给人家卖手机的差事,倒不累,但挣钱少,还得“啃爹”。老张的工资挺高,在外人看来是十分完美幸福不过的了。谁也没去别人家过过日子,殊不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张的花项大,人情世故,婚丧嫁娶,老母有病,儿子时而索物取款。每月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当看到同事老李、老刘等都住在宽敞明亮的大楼里,装饰的富丽堂皇,堪称皇宫一般。开得是豪车,喝的是茅台,享受的是龙井,海鲜整筐整箱地“买”,好生羡慕。除了身上的警服不差色,不差样,一切都相差甚远,有霄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几个和自己工资差不多的伙计,也是花钱如流水,这卡那卡一大把。有一次,在一块喝酒,老赵一下从兜里溜出9张卡,也觉得没什么。,倒觉得自己“能”,似乎有点炫耀。老张见而不语,淡然一笑,心知肚明,明人不可细讲。反正是鸡不尿泡有便处。老张做“官”还没有“入槽”,没有开窍,读得是孔孟之书,没读“这家”的书。焉不知,猪往前拱,鸡向后抛,各有各的道啊。但令老张头疼的是儿子,已26岁了,到了节骨眼上了,过了“口”可就更不好找对象了。眼见张三的儿子从监狱才出来不久,竟挎着“时髦女郎”堂而皇之回家睡了。溜里溜气的李六也结婚了,找的妮儿竟如花似玉。这还不是家大、业大、造化大,家里有个“钱”老爸?儿子谈了几个小妞,都吹灯拔蜡,都是谈到“楼”时画得句号,熄得火。有几个是托人介绍的,小妮长得也挺水灵可爱的,有一家,一开始,听说老张是公安局的,又是管户籍的。不是大大地有钱?楼还在话下吗?这准少不了,甭多言。挺“来电”,女方认为可找到靠山了,女的父亲对女儿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不断地说女儿是有福之人,“你看看你耳朵后的这两个大仓!”叫着老婆一边摸一边看,心花怒放,喜笑颜开。百分之百地愿意,恨不能明天就喜结良缘,老张的儿子和这“摩登小女”也“啦”过几次,倒也“投缘。”“志同道合”“趣味相投”,但关键是介绍人一讲没有“楼”,小妮立码翻了脸,视若旁人,分道扬镳了,“感情为何物?没楼免谈,概不奉陪!”扔下这么一句恶言,然后,扬长而去,老张的儿子差一点点没“废”了这厮。也难怪,怨就怨自己吧,老张仅仅是有一套单位的福利房,哪里有儿子的呢?现今,哪里有跟婆婆公公在一起住的?恐怕极少吧?没有钱咋办呢。老张心急如焚,眼睛上火,嘴上起泡。一套楼上百万,几百万,用工资攒钱买?小皮球——没门!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老张弄上酒肴,邀请“高参们”“聚室而谋”,为儿子这事出谋划策,有一老同学出一怪招:“说在外宣传自己有楼,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撒网捕鱼,愿者进网。钓鱼不上钩,咋办?”老张是公职人员,不便多讲,让儿说,朋友吹,谣言千遍还成真理呢,老张想,我还有一套平房,据说要拆迁,就是不知猴年马月,遥遥无期。也就没说什么,这也不是不靠谱的事。只有说有了“楼”,儿子找媳妇才有可能,时间也不能再等了。老张有时自觉不自觉地也吹过,默认过。没想到,吹过头了。一日,纪委打来电话,请老张去一趟,反复询问他,让他老实交待问题,先自报一下家产,贪污受贿的情况。在纪委人员威严的训斥下,老张觉得十分委屈,但又说不出,有些也确实是自己说过的话。一连写了四次“检查”,均不过关,内容一样,复印一般,轻松皮毛,鸡毛蒜皮。“纲线”上的挺高,就是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实际也没有啊?这不是赶着鸭子上架吗?张科长动怒了。厉声警告他,别耍花招,如实交待。因交待的问题根本就没有房产的事,这不是明摆着对抗组织审查吗,纪委警告他:我们已经介入调查,如有事实,马上留置双轨。老张是有些让人怀疑,这么“肥缺”的工作,干了这么多年,这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准有猫腻,这是小沟里的大鲶鱼。三根指头捏田螺——没跑了。老张一去纪委,纪委又调查他,顿时,闹得满城风雨,同事们用异样的眼光看他,许多人戴上了有色眼镜看他,背后议论纷纷,特别是原来找他办事,因不合政策,没有办了的那些人,开始说风凉话,推波助澜,造谣生事,投井下石。更可恨的是有的人借此机会,添油加醋,未恐天下不乱。欲乱中取胜,占其这“肥缺”,视老张的工作是一棵摇钱树,一块大肥肉。此时,老张心里也是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心不在肝上,惴惴不安,自己心里清楚,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还达不到“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境界。几十年了干这工作,如此小心翼翼,已极为难得。没有大事这准了,但小事有时也难免。唉!这次都是为儿子找媳妇所为啊?老张不仅觉得比人家矮了一头,也实实在在瘦了一圈,好处是老局长信任他,告诉他:“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多年的部下,又是战友。了解他,信任他,力保他,工作依然没动。纪委经二个月的调查,一切都是子虚乌有,捕风捉影,谣言发出司令部是出于他本家。还证明了老张是个清官,地地道道的清官。不然,怎么会没有几套楼?予以表扬一番,鼓励鼓励。纪委和公安局的网是相连的,撤回调查,一切也就自然消除了。这事让人哭笑不得,对一些人感到不可思议,老张也后悔莫及,不该如此,仅仅是一出闹剧而已。可让老张高兴的是,今年他的平房拆迁,看来儿子的婚事再也不难了。
征稿启事
  山东精短文学微刊以弘扬精短文学、发现和培养精短文学新秀为己任。即日起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征稿,具体要求和待遇如下:
  一.体裁和字数
  常年征收1400字以内的小小说、600字内的闪小说、千字内的散文、50行内的诗歌等优秀原创首发作品。
  二.要求
  投稿作者请以WORD文档把排好版的作品投到相关邮箱,文末附通联、作者简介及生活照一张。接到编辑采用回复后,请自动加主编微信qiaomei886699。并关注山东精短文学微刊公众号,作者有义务宣传自己的作品。
  三.待遇
  1.优秀作品将推荐到纸刊或结集出版。给文章打赏,请留言打赏的题目或者是作者。请作者自动加主编微信:qiaomei886699。
2.关于稿费(5天为限)
(1) 凡阅读量达到200的,发放赞赏的30%。
(2)凡阅读量达到400的,发放赞赏的40%。
(3)凡阅读量达到500及以上者,发放10元稿费和赞赏的50%。

阅读量计算公式:浏览量+留言量+赞赏金额(一个留言=3个阅读量,赞赏一元=2个阅读量,一个微信号只算一次留言;赞赏少于10元的用于平台维护,不予发放)
  四.签约作者及福利
(1)长期投优稿支持者(刊发5篇以上,且每篇浏览量达400以上者),将成为本平台的签约作家。
(2)享受每篇稿子不低于10元的稿费。赞赏金全部发给签约作者。
(3)获得优先推荐纸媒的资格
(4)获得最新报刊杂志投稿资源,让您不再为不知往哪投而烦恼。

  五.投稿邮箱
闪小说526696464@qq.com
散文412286717@qq.com
诗歌865210029@qq.com
小小说1737680983@qq.com
  六.其他
  所投稿件文责自负,如有剽窃之嫌,本编辑部将取消其全部待遇。
山东精短文学编辑部
总编
张巧梅
执行主编
王瑞伟 李洪菊 潘杰卢蕴慧
总审:王焕东
副主编:尹延哲
编辑
张桂婷 杨宏永
卢健生陈雅萍

  
优秀平台推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