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女权”是一场霸凌,我宣布不再是女权主义者

母亲节第二天,papi酱就因为当了母亲被上热搜。
事情起源于母亲节当日,papi酱在微博po出一张与儿子“小小胡”的合照,祝福母亲节日快乐,结果被人嘲讽“独立女性的孩子随父姓很不女权”。
一时间,“冠姓权”这个被讨论了几十年的老问题又一次引发舆论大战。
在部分女权主义者看来,拥有“冠姓权”,是“女权意识觉醒”的象征。
我独生女,结婚不要彩礼,家里买房买车,生孩子凭什么跟他姓?
生育99%的部分都是女性付出,随母姓怎么了?女性什么时候才能堂堂正正站起来?
papi酱,作为新时代“独立女性”的标杆,竟然走上传统的婚姻道路,这是社会的倒退,是女性的自我放弃。
不只“冠姓权”,近几年,一些极端女权主义者,打着“独立女性”的旗号到处发(搞)声(事)。
在她们眼里,男人和女人是对立的存在,本质上是利益的较量。要想不被压迫,女性必须“站起来”。
独立女性=仇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性的生活必须小心翼翼,因为互联网之下,你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被扣上“不够独立”的帽子。
知乎上一个女生讲述了自己遭遇极端女权主义的经历。
女主曾经也是个女权主义者,保持单身不婚的态度,因此结交了一位跟她一样情投意合的知音。后来,女主有了男朋友,这位知音得知后开始阴阳怪气。
一次女主的男朋友生日,女主送了男朋友一双AJ,被知音嘲讽“男人没出息还要女朋友送礼物”。后来,女主结婚了,知音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婚姻就是交易,丝毫没有半点爱。自掘坟墓的人,好走不送。
在极端女权主义者看来,女人结婚,是一次性支付,不仅做男人的免费妓女,而且还提供免费代孕服务,比妓女的地位还低。只有不结婚,才是智者,才不会被“男权”奴役,才能追求自由快乐。
对于已经结婚的人,极端女权主义者支持她们“摆脱”枷锁。
之前王宝强被绿,一些女性在网上拍手叫好,“性别一换,评论过万。女方只不过出了个轨,绿了他一下,王宝强居然要跟人家离婚,这明显就是大男子主义。”
在极端女权主义者眼中,做诸多男性曾经做过的事,就是打破女性的“天花板”,尽管这些事是错的。她们要的不是“平等”,而是享受成为男人的“权利”。
对于生育过的女性,极端女权主义者称之为“胎器”。你已经沦为男人传宗接代的奴隶,你的生活将失去自我,为老公孩子而活。
极端女权主义者喜欢说她们致力于选择,但如果你敢选择全职妈妈,对不起,你肯定哪里有问题。
她们常常劝你,女人必须有事业,放弃工作在家带孩子,是成全男性,等着被踹。如果你提出切实无法解决的问题,只会得到一句:就这样男的还给他生孩子?
在极端女权主义者眼里,女性的困境都是男性造成的,一切跟男性的亲密联系都是牺牲和臣服。但她们忽略了,真正的权利,是自由选择。
要求所有女性都寻求绝对的独立自主,和要求所有女性都在家相夫教子,在本质上都是一场道德绑架。
绝对平等就是“平权”?
极端女权主义者喜欢把“男女平权”挂在嘴边。
在冠姓权问题上,她们认为父系社会里,男人对家庭的付出多,贡献大,才获得孩子随自己姓的权利。现代社会女性经济独立了,男性的作用越来越小,女性没有必要让利。
在她们看来,孩子的姓氏其实是男女双方地位的博弈,男人同意孩子随母姓才是尊重女性。
但事实上,法律规定,父母双方都有冠姓权,一味地强调女性单方面付出,煽动情绪,让随父姓的习俗扭转为随母姓,女性就胜利了?对男性就公平吗?
在社会上,极端女权主义者强调“男女平等”是想要证明女性可以替代男性,把男性能做的事、男性因此享受的权利,统统抢过来。
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曾号召女性“向前一步”,批评女性在职场中的态度还是不够积极进取,应该更加“向前一步”。
但她受到了很多批评,批评她没有脱离自己的阶级特权地位,盲目地把自己的经验强加在其他女性身上,没有看到女性身处的阶级和社会困境。
事实上,极端女权主义者错误地理解了“平等”的含义。
平等,并非通俗地指所有人都一样,都拥有相同的东西或做相似的职业。平等的意思是指社会制度给男性和女性提供相同的选择,并且不会因为其性别因素而剥夺女性选择的自由。
真正的平等是尊重差异,各尽所能。
不讲性别、不谈文化,想推行一种观念,就扛着大炮到处怼,不是做事情,是瞎起哄。整天满口“女权主义”的人本身就很可怕。
我们讨论“女权”,无非是想让更多的女性被尊重,拥有选择权。
现阶段,就大多数女性来说,需要的是在生存、教育、工作等方面拥有平等的权利,在职场、家庭中受到尊重,在社会上,能够正视男女差异。
单身结婚都随意,家庭责任一起承担,找工作不受歧视,出去玩女厕所的坑位比男厕所多一点,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就是“女权”的实现。
参考资料:
后现代女性主义对妇女解放和发展的意义 | 《理论月刊》
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视域中的科技发展与妇女解放问题 | 《生产力研究》
碰撞与融合——简论新时期中国女性主义的收获与困惑 | 《当代文坛》
《美国夫人》说出了“反女权者”的心里话吗?| 看理想
李银河:很多女人都想当男人 | 新周刊
“冠姓权”,究竟争的是什么?| 中国妇女报
女权癌的崛起与养成:一场名为“女权”的幻觉 | 新周刊
作者:贾诗卉头图设计:阚学娇值班编辑:郭艺哎呀我兔出!书!啦
槽点挖掘机、金句制造机
蔡崇达、白茶、蒋方舟、李翔、于小戈
联袂推荐

高级感过时了,现在流行“女团风”
智能马桶托起了人类尊严的底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