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邻居:爱情与鸟屎

男邻居321章:
ps:没看过前章的亲们,请在公众号“白菜bac”的后台(不是留言区)回复“男邻居”,提取全部系列文,以及更多好看的白菜小说。
前三集链接在此:
318,男邻居:卧室风云
319,卧室风云再起
320,偷地雷
1,
陆桥帅期末后,乔麦带着孩子搬到A城去了。
搬家那天早上,她收拾了两个行李箱的东西,外加一些小零碎。这架势,至少暑假是回不来小城了。
的确,双城之间的往返让她十分疲惫,疲惫的当然还有小城的那些恶意。
陆桥帅已经将小零碎搬下楼去。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
等他上楼准备和母后大人对付两个行李箱的时候,陈有福上来了。
老陈从窗户里看见陆桥帅的身影还有点惊奇。通常孩子的期末成绩下来还要返校一次才算是放暑假,没想到考完试第二天乔麦就搬家了。从前乔麦屁大的事都要和他商量,搬家这事可比屁还大,但是她没有告诉他,他心里有点失落。
他女儿妞妞还在睡懒觉,他就直奔四楼来了。
看见两个大行李箱,他说:怎么感觉你好像真的要搬家一样。
乔麦:看你说的,搬家还能有假啊,暑假没啥事就不往这边跑了。
老陈:小帅要转学去A城吧。
他之前问过乔麦,他知道乔麦不喜欢A城,但孩子考完试,需要一个规划了。只要她有这个意思,转学的事他能帮上忙。
乔麦:我还在犹豫呢,小学最后一年了。要是真决定转学,让致礼去操心这事。他不能啥都不管。
老陈:暑假里带小帅去上海整形的事,忙过这几天我就联系。
现在是单位里的半年季,老陈忙成狗。乔麦忙的狗都不如。两人心照不宣的后退一步。这个突然的搬家,把老陈从狗窝里炸出来了。
乔麦说:忘了告诉你,上次阿飞来这边,我顺便问了一嘴,他回去就把这事定了,等八月份我就带陆桥帅去上海。
老陈嘴上说着太好了,阿飞忙了大忙。
多年来他在乔麦面前扮演着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的角色,这回,有一头栽下来的感觉。
好在还有一个好身板,当个武夫吧。
他默默把行李箱扛到肩上。
这时候,陆桥帅跑着上楼了。
2,
陆桥帅没有像以往那样兴高采烈叫着陈伯伯,摁着另一只行李箱,生怕被老陈抢走了。
陆桥帅说:我现在长大了,能帮我妈妈做很多事情了。
老陈爽快说:小帅你真是太有担当了,陈伯伯看你上上下下跑了好几趟,你真是妈妈的好帮手。等你们搬到A城,你这男子汉,完全可以保护妈妈。
陆桥帅对老陈的马屁也没有积极回应。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好像拖了一只死狗。
乔麦去帮忙。
这个夏天的早上,福利房的邻居们,从各自敞开的窗口里,看见了乔麦在搬家,看见了老陈在帮忙规整狭小的后备箱,整理完后备箱,又拿抹布擦车子。
俨然男主人。
有人心里痛骂一对狗男女,拆了一个家,赶走了一个老实男人,害死了孩子的妈。
乔麦不自觉抬头看了下她四楼的家。
目光被三楼老陈家的窗户接住了。
打开的窗户里,妞妞披头散发中捧出一张尖锐冷艳的脸。
乔麦的记忆里,这个窗口曾经出现过王琴,金莲,妞妞。有人在时光的画布里面容模糊,有人成为新晋女主。
她心里,厌倦了那些纷争。逃离让她感到轻松,尽快A城也是个熟人窝子。
正想着,她的头顶忽然收到树上的大礼。一只鸟拉了一滩屎,精准了打击了树下的漂亮女人。
那只鸟拉完屎,愉快的从树叶间飞走。
楼上的妞妞目睹了这一切,心里快活极了,一只鸟为她报了仇。
但是画面中,出现了妞妞难以置信的一幕,她的爸爸,在众目睽睽之下,拿着纸巾,小心的给乔麦擦着头发。
乔麦烫了卷发,擦洗那些鸟屎,十分费劲。
她安静的站着,身子倾向他的身子。他眼神温柔,一根一根的捋着她的头发,他的气味一次次扑向她,令她冲动的想和他吻,想和他拥抱。
她心里关于逃离的快感,因为这一滩鸟屎而消失无踪。
双城之间距离不远,仿佛这次搬家就永远不会回来。老陈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对她的眷恋和爱,以及一个陷入爱情的中年男人的反叛。
擦完了,他俯身闻了闻她的头发。
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的头发有养分了,老了也不会长白头发。
3,
开车在高速上。陆桥帅坐在后座一言不发。
乔麦知道他还有心结。
她问:你喜欢高兴的妈妈还是不高兴的妈妈。
陆桥帅:当然是高兴的。
乔麦问为什么。
陆桥帅:因为妈妈高兴的时候很有耐心很温柔,会跟我一起开心的做很多事。我也很开心。要是妈妈哪天不开心,连做的饭都没有平时好吃。
乔麦:是的,人的情绪可以互相传染。如果有一个不是你爸爸的男人给妈妈带来快乐,你会反对是吧?
陆桥帅:你说的那个人是陈伯伯吗。
乔麦:那我们就来聊聊陈伯伯吧。在聊陈伯伯之前,你知道妈妈为什么离婚吧。
陆桥帅:我爸爸真是太懒了。
乔麦:因为你爸不懂得爱与尊重,我对他失望透底,我不希望你在成长的过程中,看到你爸对我毫无尊重,我也不希望你看到我对你爸爸毫无爱意。更不想在你面前演戏,让你看到大人的虚假。你知道妈妈为了尽快离婚,不但净身出户还没有要你的抚养费吗?
陆桥帅点点头。
乔麦:妈妈只要你我的儿子。我不要你看到父母之间的撕扯,打闹。那是人与人之间亲密关系破坏的最糟糕的示范。妈妈是你来到这个世间的一个媒介,作为这个媒介,希望你看到更多的美好,更少的丑陋。
陆桥帅:我们班里有同学说你坏话,是听大人说的。我气的都想揍他。
乔麦:那些是谣言。如果妈妈把男人看的比儿子重要,妈妈离婚时肯定要你爸爸对争东西,要A城的那套大房子,要生活费,当然也不会要你,很多人说离婚带着孩子是拖油瓶。
陆桥帅:你还会结婚吗。
乔麦:你希望我结婚吗?
陆桥帅:这个问题我没有想好。比如陈伯伯,要是突然成了我爸爸,我肯定不习惯。
乔麦:如果我选择一个男人成为我的亲密朋友,他会是妈妈路上的伴侣,他不一定是你的继父。
我们人啊,都是一个孤独的生命体,光着屁股来到这个世间,以后又什么都带不走的死去。我们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任何人都不能感同身受,所有的成就都要自己努力争取,失败都要独自品尝。很简单的,你不能代替妈妈去见客户,妈妈也不能帮你写作业。所以不要以为妈妈只属于你。但是我们可以相互陪伴,照顾,倾诉,帮助。你笑了,妈妈会很开心,一个开心就会变成两个开心。你有困难了,妈妈陪你一起想办法解决,一个困难分妈妈一半就会变半个困难。
乔麦觉得她其实有很多个自己。她在致礼面前是钢铁战士,在老陈面前是顽劣的孩子,在儿子面前是头脑清晰目光坚定的母亲。
她就在跟儿子的一路聊天里,也看清了自己和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是,她一想起临走前老陈给她擦鸟屎的那一幕,她的心就溃不成军。世俗希望我们生长成坚强的模样,可我分明想与你耳鬓厮磨。
人的心底,有一片沙漠。没有水,没有植物,一片冷寂。爱情进来了,那里就是绿洲。但爱情真是抽象的东西,和性、和政治、和周遭的一切都无关,只关乎你我的内心。
(未完待续。暗号:男邻居,有小说目录汇总)
澳洲好物推荐,调理大姨妈的月见草。
渡边淳一的书:这个男人,比女人更懂女人
我是白菜,飘在澳洲,左手生意右手文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