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部血肉横飞的限制级动画电影,潜藏着深入骨子里的哲思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倘若人不升空成为天使,毫无疑问,他将下沉成为魔鬼。他不能停留在兽性。最野蛮的人并不是野兽,他更坏,非常坏。”
——柯尔律治
随着疫情的缓解,全国各地终于在7月20日开放了电影院。而这波新上电影中唯一的动画新片《妙先生》,无疑倍受期待。
但今天要讲的不是它,而是它的姊妹电影,中国首部限制级动画。
豆瓣上30万人打出了7.8分,国漫中毫无疑问无疑的佳作。
评论区里一则短评一针见血:“这是2017年到现在为止最出格的事,神经质一般的消极,反理想反社会反人类,反颜值反儿童反文艺,三反六反弄的故事讲不完。”
它便是——《大护法》
为了寻找下落不明的太子,大护法来到了一个诡异而又古怪的村子,这里住着一群似人非人的花生人,眼神呆滞、一言不发,无不散发着危险而诡异的气氛。
无论昼夜,家家户户门口都点着灯,把天上飞着的奇怪“大花生”熏得黑如焦炭。
大护法上前打听太子下落,对方要么置之不理,视其为无物;要么面露冷笑,抽斧而出,欲以血光映这刀光。
电影开头,便坐实了这限制级的名声:飙血、断肢、血肉横飞……钨钢杖下,花生人命丧黄泉,蓝色的血流了一地。
生死之斗,没有一丝犹豫。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可恰巧,村口逃窜的花生人身上掉下了太子的玉佩。自己苦苦寻找的太子,说不定就在里面。大护法牙一咬,心一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进村,便看见残酷的杀戮无处不在。
几个看似执法者的花生人,正追捕一个头上生斑的花生人。花生人东躲西藏,却仍逃不过周围人的出卖。执法者破门而入,将他拖上高台,一枪结束了生命。杀掉同类,如同杀掉猪猡,麻木的脸上,掀不起一丝波澜。
高台之上,众执法者一眼望见了大护法,数目相对,新一轮厮杀的再次开始。刀光剑影间,大护法拼命杀出重围。
躲过了花生人的重重追捕,大护法找到一间空房休息。深更半夜,白天掉下玉佩的花生人想要偷回玉佩。大护法从梦中惊醒,追着这个花生人逼问出了太子的下落,终于找到了太子。
原来,太子根本无心登基,他厌恶权势,只醉心于女色和作画。他逃出皇宫,去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偶然路过此地,救下来差点失足坠下山崖的花生人,并给他起名为小姜,还把自己的玉佩和手帕送给小姜,用以把他和其他花生人区别开来。
再后来,他遇上了这里的人类小孩小鸣,有了小姜和小鸣的照顾,于是留在此地作画为乐。
经过大护法的一番劝说和谈判,让太子最终拒绝了小鸣的挽留,心甘情愿跟着大护法回去。可是还未走出村子,原本木讷的花生人们却尽数杀来,目标所向,直奔太子而来。
纵使大护法身怀法力,却仍然双拳难敌四手,同时肩负护卫太子的职责,更是束手束脚。
爆头、腰斩、断肢……扑面而来的血腥,吓得天真的太子瑟瑟发抖。由于敌众我寡,大护法只得且战且退,在小鸣的带领下向村外逃窜。
可就在逃跑的路上,太子和大护法误触陷阱,滑入不同的洞穴。太子、小鸣和大护法因此被分割开来。花生人的追杀仍在继续,大护法只能循声而走,飞奔于这些迷宫般的洞穴,以求在花生人之前找到太子。
闹出这样大的动静,自然会被人注意到。村子的掌权者欧阳吉安也有所动,他派出了自己手下——一位潜藏在黑衣之下,仅仅露出血色独眼的冷血杀手罗单,前去清洗闯入者。
这位用黑衣掩盖样貌、用沉默隐藏声音的杀手,将用自己手上的枪,将闯入者在这里所看见的一切,永远地带入他们的死亡。
前有花生人围追堵截,后有杀手枪弹夺命。是谁在暗中操纵着花生人们?大护法和太子能否逃出生天?古怪村子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样需要杀人灭口的阴谋?以上内容仅是电影前30分钟的内容,在此就不过多剧透。
可以说,《大护法》突破了国漫的局限,在严格的审核之下,没有玩闹般的打斗,没有无聊至极的流行烂梗,没有向市场向低龄化的妥协。
编剧兼导演的思不凡,硬是顶着可能不过审的压力,创作出了《大护法》。

拳拳到肉、刀刀见血,铺面而来的血腥和残酷在电影院中吓哭了无数的小孩,也吓傻了无数无视警告带着小孩的家长。
但仅仅如此来看的话,也只不过是把血腥作为噱头。思不凡,这位敢于用纸笔刨析人性的善与恶,在电影中探讨黑暗同时又向往光明的导演,塑造了电影深刻的内核。
村里的景象,是赤裸裸的反乌托邦。
村口和广场张贴的宣传海报,围村而建的高大围墙,随时行刑的执法者,装成神仙恐吓村民的统治者,得上就必须死的“瘟疫”……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细节上的暗示:暗示洗脑的脑后插管,代表法西斯的集束斧……
所有的这些,无不塑造出一个真实而立体的,没有自由、恐惧四溢的世界。
而在这反乌托邦的舞台上,则是那些扭曲的花生人。他们极力地模仿人类,贴着画出的眼睛和嘴巴,穿上粗劣的布衣,努力打扮成人的模样。可讽刺至极的是,空有似人的外表,却少了人类的人性。
身为执法者的花生人麻木地处决“瘟疫”感染者,身为普通村民的花生人也在相互出卖。自私、残忍、愚昧、麻木……他们在暴力的漩涡里自相残杀,在恐惧的深渊里相互出卖。
是环境逼得他们残忍如此吗?有一个细节,给出了答案:
即使是在大家推翻了欧阳吉安的统治迎来了自由之后,那些曾经的执法者,依旧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人,抹杀了那些顽固守旧、不敢开口说话的“异己”。
举枪射击,依旧是不带丝毫的犹豫。
花生人没有人性,连有些人类也没了人性。
一个被暴力泯灭了人性:杀手罗单,草菅人命、嗜血成性。他活着,只是为了享受杀戮的快感;一个被贪婪变成了怪物,隐藏在背后的主谋,设局拦下太子,出卖亲人,欺骗朋友,无恶不作的背后都是为了攀上权力的高峰。
但黑暗的背面终究还是有光明。
追随太子的花生人小姜,看见了花生人的残忍,知晓了人类的阴谋,却依旧学会了善良。太子有难,他直面明晃晃的刀刃,对着那个他曾惧的“神”,仍然挺身而出,以死相救。
太多的人都在为自己而活,可他却在为别人而死。在扭曲的灵魂间艰难而行,在痛苦的深渊中向往光明,从开智到死亡,他从未改变,一如太子曾经教给他的善良。
离开此地之前,太子问大护法,花生人到底是什么。大护法没有正面回答,而只是淡淡地说道:
“从你爷爷的爷爷开始,我就是弈卫国的大护法,这么奇怪的存在,我又是什么?你是什么?人又是什么?”
有些人活得不像人,有些东西反而活得比人更像人!这是一种悲哀,又何尝不是一种警醒呢?
本文作者
编辑:动漫N次番
图片来源于网络
– End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