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僧”见忍

我素来喜欢游山逛寺,去年偶然间,我的堂哥周辉跟我讲,说安徽宿松有一处五祖禅院,寺庙的方丈见忍法师人很不错,建议我去见见。因缘际会,我就这样认识了见忍法师。
宿松和湖北黄梅山水相连,五祖禅院所在的石莲洞是禅宗五祖弘忍曾经的弘法道场,山上有石窟和乱石,当年五祖在这里结茅为庐,苫草为座,白天与田夫野老为友,黑夜与草虫寒露相伴,参悟禅法,晨昏不息,最后又折往黄梅,开辟东山法门,从此,完成了佛教在中国的本土融合,彻底成为了中国文化血液中的一部分。
见忍法师本是黄梅五祖寺方丈,也是湖北佛教界最有名的大和尚,他的师兄师弟如今也都是归元寺、宝通寺等名山大寺的宗教领袖,卓著的地位、丰厚的供养,繁盛的宗派,并没有停滞他弘法的脚步。
他去石莲洞瞻仰了五祖留下的法迹,当地本来建有五祖庙,残破的庙宇中竟然翻出大量刻有“五祖”字样的明朝古砖,他捡起一块砖带回黄梅,决心在寂寞空山、萧条荒林之间兴建伽蓝,让东山法门在这里重新扎下根基。
2012年的冬天,他穿着僧衣,召唤五祖寺的僧人来到法堂,宣布他从此离开五祖寺。在飘着大雪的早晨,他除了一个睡袋和一根锡杖,什么行李都没带,踏出门去,从此杳如黄鹤,在湖北僧界曾经最耀眼的佛子,就这样沉寂了。
我是槛外人,不知道佛门中的事情。但从一个僧人身上看到了古代士大夫那种“弃万乘如敝屣”的逍遥洒脱和“无求品自高”的风节,不得不对他心生敬意。
四年后五祖禅院在石莲洞拔地而起,见忍法师的宏愿变成了巍峨庄严的佛堂,荒凉的山间重新响起了梵呗声,冯茂家风、东山法门又一次点亮薪火,走进他筚路蓝缕,从一根钉子、一块砖头艰难建起来的大寺,只见很多佛像还没有髹金,露出木质的胎体,大家都住在木制的棚屋当中,但他毫不为意,依然在这样的环境里带着徒弟们修行。
佛教其实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宗教。从释迦牟尼以来迄今,佛法的内涵非常稳定,其所涵盖的教理、教义及目的没有丝毫的改变,就是为了让众生能离苦得乐,真正获得解脱。如何让坚如磐石的教义,像流水一样浸润世间,灌进那些在欲望和苦恼中挣扎的众生心里,就考验法师们的弘法手段了。
日常生活中,大多数人由于自我封闭,意识不到他本身具有体验禅的潜能,这就叫做“百姓日用而不知”。所以,高明的法师,就用人们耳熟能详的媒体介质,去点化人、成就人。
在手机人手一部、微信举国流行的时代里,靠从前的讲谈说法、抄经禅坐的方式,明显已经落伍了,见忍法师是一个歌僧,他弘法的利器就是他的歌声。见到他之后,他把他灌录的歌碟赠送了我一套。回来之后,我打开一首首听了,很是觉得有意思。
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扫地歌》: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
读过论语,知道“吾日三省吾身”;读过颜氏家训,知道“黎明即起、洒扫庭除”,听到这首歌,我心中怦然一动:“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这首歌多好呀,日常生活中,我们做卫生靠钟点工、买东西靠快递、吃饭靠外卖,太多的事情假手于人,没有去亲力亲为,心地里充斥的除了“买买买、吃吃吃”,变得荒芜尘秽,确实需要每天好好打扫了。
这首歌言微而旨远,外表看像婆婆絮语,毫无文采,仔细咀嚼,却充满了哲思。唱这首歌的僧人,确实用了很大的心思在里面。
在我的朋友圈里,皈依三宝的人不少,但是有些人的信仰却有问题,动不动就开口说佛话,好像突然“佛上身”,搞得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令人敬而远之。殊不知,一个真正的佛陀弟子,其实所行的事、所讲的话,跟隔壁邻居王大妈没什么区别。
禅宗里面有句话:神通及妙用,运水与搬柴。禅的敌人不是地狱和魔鬼,而是人们心中的欲望和苦痛。禅是一门学会幸福的学问,好好吃饭、好好干活、好好睡觉,其实就已经接近生活幸福了。运水搬柴吃茶去,这些看似普通的生活琐事,能让人专注于每一个生活的当下,天天如此,日日如此,人们开始了悟生活里充满的禅意和禅机,就离佛陀境地不远了。
见忍法师的禅,就是歌声。印度的泰戈尔在《飞鸟集》曾经说过:The world has kissed my soul with its pain, asking for its returnn songs(世界吻我以巨大的苦痛,我回报以浩荡的歌声),歌声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它能让人忘忧,能让人离别恨海愁川,歌声一起,就如同在此岸和彼岸之间,起一座虹桥,指点着永恒的逍遥,在嘹亮的歌声里,度一切苦厄。
中国人对待僧人,要么视为妖人,觉得他们是虚妄信仰的拥趸,是给尘世间愚昧众生分发精神鸦片;要么视为商人,觉得他们盖大庙、卖香火,把信仰当成一门生意来做;要么视为圣人,觉得他们就是佛陀在世间的影子,亲近他们就能远离灾厄、获得福报。
真正的僧人,我们应当视他为友。他们有自己独特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他们关于解脱和幸福的见解是能帮我们打开另一扇世界的门户的。
中国人凡是读了点书的,谁没有几个宗教界的朋友呢?渊明有慧远,东坡有佛印,彼此之间肝胆相照、惺惺相惜,都是文化史上的佳话。
见忍法师《扫心地》
去年我去潮州旅游的时候,特地翻阅了一下韩愈的事迹。众所周知,韩愈是一个坚定的尊儒抑佛主义者,他对佛教的不友好态度天下尽知。当他上书因为谏言唐宪宗迎佛骨入宫,而被皇帝贬谪到岭南烟瘴之地的潮州,从出长安的那一刻起,能够温言告慰他的,不是昔日同僚和宗族亲眷,却是那些被他视为意识形态仇敌的僧人。
在贬谪的途中,他住在寺庙里,僧人们点起灯火带他看墙壁上的佛画,排遣他贬谪途中的孤寂;在潮州,大颠和尚则成为他在潮州八个月时间当中唯一可以交流的知音。因为这些化敌为友、宽容大度的温柔,让我对古代大德高僧们陡然生出敬意。
如今见忍法师成了我的朋友圈好友,每次他发出来的佛歌,我都会打开听一听。在他的歌声里,想起他最常说的那句话: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我们学习佛法,需从认识你自己开始……
旧文回顾
五祖禅院听钟记:让时间在这里停一天就好呵
最美的寺庙:五祖禅院图记
为什么农村越来越流行信基督了?
菩提为什么不是树,因为那才是你本来的面目啊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福利包
为答谢广大读者对本人的支持,凡是长期转发本人文章的朋友,凭五张截图(注明转发时间)发送给本人,即可获赠本人手书春联礼包一份,谢谢大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