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人间(诗歌10首)||楚衣

晚来秋
迟早要路过,像一片叶子隐于风
紧贴虚幻的马背
顺从,坚固,语言盛开
我着华服
只用身体的死去做出选择
把另一半给你
让她们,在上空铺展
眼中弥漫
厚重的胸膛飞起暮霭的辰光
我喜悦,已伤如玫瑰
在河流或小溪,太阳与月亮
在姓氏里
完成了秋日之温存
南方晚来,号角一样寂寞
路过人间
你说,用这一对烧焦的翅膀
我怎能舀出海水
将你的血染成山高,路远,和黑夜一起
拦住爱人的肩膀或黎明
只能落在枝上
影子暗下来,在一堆死亡中懊悔
我有天空,在你眼里驰骋
手臂属于人间
它轻轻地抚摸过去和粗糙,无依无靠的雪
起风时,我以一只飞鸟的名字
跳进你的身体
躺下来吧,我们到达尘埃
雪记
哥哥,下雪了。风的孩子们
追逐山坡和果树
那里的黄昏向天空走去,踩踏一朵朵云
想寂静之外
相拥的一群长语或短句
我的胸膛比九月高。
恐怕今晚,它有苦味,停在灯光里面
一条绵绵的河
是前世湖水的飘带,我偷走了
扎在头上,是白色的
夏日林间
夏日或梦,不管哪一个先到达
都已来得太晚
波光与鳞片泄露汁液
浓密的水的幻影,坚守动荡,踩踏身体边缘
瞧,我脸上
花朵盛开
激起各种风情
正在编织一篇好故事
超越了章节
左拐右拐,那种纠葛
仿佛来自乡村,爱情,又跳跃又害羞
我为野草准备旁白
拍打微风
有时,它们散落得到处都是
来不及辨认
生出
更多太阳
更多手,更多世界
静静坐着
花朵朝阳,水在膝下徘徊
不能说出的话
它们替我说,替我完成,我被盗走
光寂静
一路寂静
到处都在酣睡,穿着白的雪
蓝的露珠
踏上胸膛或肩膀
和那个似曾相识的人,无形之形
结合,返回
有一天
它们也会飞出去,这密集的箭
需要坠落
此刻,躲在众人眼里闪烁
古银杏
我伤害了它。这座太阳奔跑
风停留的摩天大厦
每片叶子
就是一扇窗户,向我请求,最终关上
囚禁的生命紧贴树身
八百年
突然涌现,历史慢慢跳下来,穿过我
毫无防备的心脏
上午十点,它完全静止
如同某段年华里,我扔掉了一截烂木头
顺便跟它合影
天依然冷,有人在下面绕圈
一路繁花相送
我们遇到,绝不谈自己
春天如同休息
它是抒情和暂时的
需要回头看一眼
变得详尽
明显,我们都是修饰语
就像一道界限
向前走,坠入悬崖,向后
离开人间
我也曾喜欢
浓烈的酒,在手中停留一生
百花,从那千万人的头顶奔向蓝天
你是起伏的海洋
一个世纪,一种语言
我出生,谦逊
清澈无比
你把我装订成河,日夜漂流
惊呼
你到了童年,我始终下雨
哦,镜子
这首富裕的诗,四行以后
天黑了
我忙于热爱但丁
你去喂一脸皱纹
子夜
我拉起桅杆,帆鼓胀成另一片黑暗
海鸟飞过床头
宽阔的窗户有鱼也有群岛
月亮徐徐,飞过我居住的水域
树停下,树接我回家
风是它每次说不完的话,风写诗等我
我启航,驶过宁静与枯井
在海上点灯,点燃荒草,坐上我父亲的船头
这里他是珊瑚,是我路过的小漩涡
看,我在摇摆,登上没有星火的夏天
我蹲着,山就是父亲
他倾听就像他下沉,迅速无声
霜降
是它,给我蒙上一层面纱
与诸位告别
所期盼的早晨,已列入泥土,从此安眠
我像往常,沿长长的生命
飞扬和交织
学一棵草被尘世挽留
说迷惘,说感激
满足于陈情或消陨,自惭形秽
温暖也会有距离
每一次覆盖,都是通过身体进入黑暗
我被引导
以经书的样子走进了贫乏
诗人简介:楚衣:本名王月兰,70后,江苏常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有作品散见各类刊物或选本。
诗观:既无青春也无老年,只如饭后的一场睡眠,把它梦见
蔷薇诗歌投稿信箱:784052659@qq.com,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