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靠一己之力削尖全国女人的下巴,她靠算法审美统治全国直男?

小可爱们,新的变美机会又来啦!只要是扫码进群的姐妹,就有机会获得你们催过无数遍的知识干货分类…?
《独家定制护肤手册》
《独家定制美妆手册》
《独家定制健身手册》
入群回复即可领取!
(ps.之前已经在粉丝群的姐妹依旧可以参与本次活动。正常扫码即可)
生活在当代,你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各种app的推送真的太懂我们。从以前嫌弃网易云的私人歌单推荐,到有段时间觉得它的推荐还挺了解自己的。
从以前看视频时莫名其妙出现一些东西,再到现在首页上出现的都是自己喜欢的面孔和内容。大数据把所有人都打上标签,标签越多你的好恶就越清晰,久而久之算法成为最懂你的人。

在越来越便捷时代里,算法和大数据的精确,让我们每个人几乎没有秘密。那么我们的审美,大数据算法也可以读懂吗?当然能,从购物搜索关键词里,它会明白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偏爱什么样的风格。

从你观看的短视频类型以及短视频时长,以及点赞互动,它能知道什么样的面孔更吸引你,什么样的娱乐形式你的接受度最高。

连《乘风破浪》的编排组说服姐姐们时都在说:我们现在是在基于大众的需求做大众喜欢的东西。那么那些传统的选秀思路还是要用的。观众喜欢啥,我们就做啥。

由人类组成的主创团队都在用用户反馈出来的各种数据反推用户的喜好,制作相应的内容去吸引用户。这不就是人类模仿和使用机器去做数据算法的事吗。
算法审美:土俗与喜好并不相悖
大众的喜好有迹可循,粉丝的审美也非常清晰。根据这些需求推送出来的东西几乎是符合大部分人的审美的,氧叔把这个称之为“算法审美”,基于大数据标签为数据库,推送给大部分人的,那些少部分人看不上的,但大部分人很爱很受用的审美。比如虎扑女神冰淇淋。

冰淇淋事件虎扑上还有一个提问,问这件事的热度在虎扑上算什么量级,有人说基本算NBA开播时全直男的讨论度。也不想去点评这种审美是否高级,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大部分直男人性最底层的审美里,白幼+巨乳,就算最能挑起自己兴趣的一种美了。

为什么三俗类和打擦边球的内容在每个平台的受众都非常之广,因为对这几种内容的原始好奇就植根于大部分人的基因里,算法看懂了人最赤裸的本性,所以推送给你适度的相关的东西。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疑惑,我就不喜欢冰淇淋啊,那我就不是算法审美的受众了?不是的,氧叔认为算法审美具有很强的灵活性,是基于人性底层需求的推送。
你喜欢的算法审美,和他喜欢的算法审美,形式可能不一样,但内核相似—提供愉悦感与刺激感。直接性满足感官需求带来短暂的快乐,也许就是算法审美受众非常之广的一个原因。

他看冰淇淋妹妹很快乐、你看郭老师也很快乐、其他人看土味短剧、再其他人看爱豆视频、抖音变装、山区做饭。
存在即合理,各类内容的存在和大火背后必然有非常庞大的消费群体。算法审美背后是群体审美:一个人的喜好并不足以让它出现在众人眼前,而一群人的偏好则会把它推到风口浪尖。从前的群体审美是靠图文和重大影像来传播和被影响的,比如范冰冰凭一己之力削尖了大部分中国女性的下巴。

而现在的大众审美,几乎全靠智能的数据库来被影响被形成。就像从前关于古装变装的视频并不火爆,大街上也少有穿汉服的人。当汉服文化和汉服审美鼎沸时。各种变身不同朝代美人的视频就热了起来,也有许多街拍汉服内容出现。

一年前的视频,最火的内容是口红试色和各种口红色号相应的妆容,现在女性对口红的热情基本退去,也很少有人会做口红试色内容,算法推送上也相对较少了。
而当下流行的算法审美是一张脸出各种明星的仿妆,开始还是张邋遢不好看的素颜脸,镜头一切就是张很像女明星的脸。反复切换,不断满足人的猎奇感。

算法审美里,三俗的是真的俗不可耐,简单朴素的也真的很纯净质朴,可在这样一种机制下。不同的审美偏好几乎没有高低之分了,它们被很明确的分发给对它感兴趣的人消化感受。俗是真的俗,可人群存在,爱看也是真的爱看。
算法审美是一种隐形的霸凌审美吗?
氧叔有一个感慨,工作很忙我很少会看视频,无意间刷了一个很好笑的土味视频,后来只要以上首页算法就会给我推送。久而久之,看看好笑的土味视频,就变成了我日常里工作减压的一个习惯。你看,在最初我是不爱看这些内容的,视频里的价值观与审美也是我不太认同的。

算法审美虽然一开始是基于人性的一种灵活且智能的审美分类推送机制,可当它把我们所有人都摸透后,它的出现变得有些霸道。它不再是推送我们喜欢的内容,而是推送冰冷样本的各项需求。
相信,很多人的审美变化或多或少都与它的主动干预相关。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强调,久而久之,我们的偏好不再是我们的偏好,而是它决定的偏好。
某某同款、某某发型、某某风格穿搭,大家一定都不陌生。
我有时会看一些小学生的内容视频,发现她们几乎都在模仿其他大人的行为与审美,比如甩甩头发变装和badgirl妆容。当审美内容变成一种机器性的分发内容,怎样告诉心智不全的主体什么东西是真的美的,什么东西是真的丑的,成了很大的问题。

算法审美与人性
那么最后,我们来讨论一下算法审美的道德性。基于满足人性底层需求的审美是对的还是错的?这其中的对错需要看情况而定,可氧叔也坚持认为算法审美需要被道德所制约,且美与丑需要有明确的界限.。

美丑的界限一定程度上就是善恶的界限,也是社会道德性的体现。根据底层需求而产生的审美有其智能性,但也模糊了美与丑的界限。
丑在美学当中确实有它的审美价值在的,可低俗与具有审美价值的丑完全是两码事。深受变装审美影响和流量吸引的学龄女孩,因为眼前利益就放弃了学业,不断装扮一些奇怪的造型。这时,算法审美对人的影响就是不具有道德性的。

因为人的猎奇心理,而大肆推送曝光流浪酗酒老人每天被人送酒的直播,这个时候的算法也是冰冷且没有善恶界限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数据没完没了推送的各种内容以及审美倾向,对我们的影响与制约,何尝不是“给流浪的酗酒老人每天送酒,一边寻开心一边看着他发疯”的另一种养蛊现场。

有明显的缺点,算法审美也有明显的优点。平台给了更多人机会去记录生活观看世界,而先进的算法把这些内容根据标签不断推送给喜爱它的人。
一些真正优秀的人有了展现自己的机会,信息流通后也让偏远地区的一些种植户获益,最终每一种内容都有了绽放的机会。如果没有它,也许我们还不能关注到拉姆的美丽与悲惨。

席勒曾说“只有当人在充分意义上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人”,席勒所说的游戏是指审美活动。美即是自由,而自由就必然包含着对现实的超越,而对现实的超越除了对真善美的肯定以外,还包括着对假丑恶的否定。

算法审美大大增强了人们的审美快感,可美与丑依然是需要有边界的,人们对算法的运用也需要道德化的制约。
《十宗罪》里有两句经典的台词“人性之中有着冰山一样的冷漠和残忍,我们对别人的了解都停留在表面那一层,最善良的人也曾经有最邪恶的念头。我有野兽封印在胸中,你有恶魔深锁在眼眸。”美是自由的,人性却不能肆意放纵。
PS:提醒下童鞋们,氧叔的变美宝典,涵盖风格、辨识度、艺术感、看脸方法论,万字干货看过瘾,明晚群内、人人领!
而且群里还有大奖等你来抽哦~10月13日晚20:00就开奖啦,赶快扫码进群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