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秋天的梦想家||(3位)诗人作品

陈润生的诗歌
小满
昨日小满。一个人在深夜酩酊大醉
此时大雨,暗合了节气
暗合了世间万物,都必须接受上天的恩赐
随风飘进阳台的雨丝,落在绿萝上
吊兰上。落在铜钱草上
滚动的水珠像绿宝石,让一颗不安的心
突然淡定。不必为那些劫后余生的人担忧
悲悯无力。仿佛窗外青山藏着流水的弱
空旷的空
山坡上,几树枇杷半青半黄
诱惑我。逼我垂涎
逼我在沉默的人群中,练习苟且
并心存侥幸
一支蔷薇
茶几上的小瓷瓶里,插着一支蔷薇
三天了,还未凋残
粉红花朵间,竟然长出了几片嫩叶
它们,从未辜负过季节
它们应该开在,花园里
开在栅栏上
摇晃一颗颗出墙的心
唉。人间有我们看惯的芳菲
也有我们用坏的赞美
空山新雨后
阶沿潮湿,昨日傍晚才扫过
此刻又落了几片竹叶。一夜的雨
点滴到天明
瓦檐上悬挂着燕声。对门的青山
青了几十年,缠绕的白雾
填平沟壑。一望无际的白
藏起深渊,藏起
急急匆匆的河。菜园子里的白菜、韭菜
胡豆和大蒜,承沐一夜恩泽之后
更绿了。我提着生锈的菜刀
迟迟不敢下手,豌豆荚已经怀孕
菜青虫睁开小小的眼睛。我不忍啊
我有隐世的寡情,屠夫的血性
我有坐拥陋宅的野心。也有
一草一木皆俱的佛性
四月
庚子年四月,仿佛所有的花
都停止了开放。开过了的都已经死亡
对着墓碑
什么样的哭泣都是徒劳
仿佛祖先不曾活过,且那么遥远
仿佛家国早已荒废。
人的一生,与坟头的马耳杆别无二致
除了春天返绿,秋冬枯黄
烧纸钱,是提前怀念自己
挂青,是命定的另一种倒序
这个春天,死去的人都没有葬礼
这几日,天气晴好
没有按天气预报下雪。乡下
春耕的农民已经开始砍土,燃烧乱草的火烟
顺着山坡飘出很远。白菜、青菜、胡豆都开花了
我寄居的城市,瘟疫还未散尽
街上车辆和行人很少,小区依然禁止出入
电视机里,还不停播报着因病毒
感染、确诊、痊愈、死亡的数字。那些
死去的人都没有名字,没有一场超度的葬礼
多么像乱世,秘不发丧的君臣
战争中草草掩埋的士兵
雨水降临。草木该发芽了吧
桃树、李树、樱桃树也快开花了吧
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春暖花开。阳光普照
所有的人民,终将于寒冷、恐惧、绝望和黑暗之后
重新与光明相遇
诗人简介:陈润生,男。仡佬族,1977年生于贵州省道真县三桥镇北园村。
白鹤林的诗歌
秋天的梦想家(组诗)
水塔上的云
那些玉米叶子像穿拖鞋的男孩
发出叭叭的响声
远游者懒散的微笑显得沉闷而无力
水塔是这个时代的孤独症
在徒劳的祈祷中,伫立高地
任风漫不经心的谈吐
穿蚀时间的纸页
布谷鸟唱着陈腔烂调的民歌
少年说
云是天空的内心和疾病
什么是音乐
建筑的碎片。组合。坠落
沉思的檀香木椅。烟雾的表情
下午褐色的眼。陈旧的词
水的聚散或光的裂隙
云的情绪化
屋顶的雨滴
玻璃的扶摸与暧昧
气候的呼吸。松果和虫的歌
捉摸不定的鸽群。视线
以及,它不停搬运的背景
调色板的天空
秋天的梦想家
他看见秋天的儿女,在云中漫步
用健康的双手,抓住彼此虚惘的头发
上升的荒原,风一路奔跑不息
把夏天的鸟群,赶到远方的海上
鹰在九月的高处,放弃了孤独和冥想
目睹旷野中,一只野兔关于梦想的旅行
昨天我还驻留过的草地,山中的树林
转眼间都变成了,这个秋天最不可收拾的强盗
我所热爱的是这些尘埃
我所热爱的是这些尘埃,沉重的微物
因为承受力而坠落
在割裂的光影中呈现庞大的思维
我所热爱的是这些尘埃,灵魂的抚摸
死者创造的短暂的欢乐
梦境中少年重复的恐惧与漫游
我所热爱的是这些尘埃,永恒的守护者
作为时间的最后仆人
偶然间读到关于诅咒的书籍
我所热爱的是这些尘埃,上升的载体
从大地、噩梦、雨季、棕树上坠落
开始另一次美妙的旅行
初泳
午后我在池塘里游泳
岸边的芦苇,像蛇妖的长发在风中拂动
一条蓝色的裤子,漫过我的头顶
我的躯体在迅速下沉。而天空
那条浅蓝色的裤子在我的头顶越变越大
如童年的时光浑浊、迷茫而遥远
后来我飘浮在更大的河流之上
仰面朝天。很多年我仍保持这个错误的姿势
天空已由浅蓝褪为灰白
水面上荡漾着乌鱼们忧伤的夜歌
两个孩子,在女人的羊水外划行
诗人简介:白鹤林,本名唐瑞兵,1973年生于四川蓬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四川绵阳。著有诗集《车行途中》、评论集《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等多部。曾获四川十大青年诗人、全国鲁藜诗歌奖诗集类一等奖、骆宾王青年文艺奖等多种奖项。
纪开芹的诗歌
蒲公英
一个小伞兵
从池塘边
众多植物聚集地,一片繁华之所
出发。开始四处漂泊
废墟,断碑或者衰草萧条的地方
都曾留下足迹
多少雨水迫使它收起行程
多少坎坷迫使它在沉默中回顾来路
越过田野,跨过沟渠,走过村庄
它的伞早已筋骨折断
而那么多事物终生都在原地
光影流转,它们的定力又来自哪里
现在,它落在草叶上
皱缩,破碎,微苦,白发苍苍
这里也许会是归宿,没有想象中辉煌
可它已把万水千山走遍
它还没有经历过完整一生
一颗流浪的心中
依然有风,继续在生活中制造别离
它如雪纷飞的样子,满含深意

夏天已经退场。高亢的嘶鸣
沿着树干钻入泥土
这些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昆虫在时间杀伐下
全军覆没。退回到幽深处
把黑暗当作救赎
一场大型音乐会缓缓落幕
这是秋天里的黄昏,黄昏里的秋天
寒凉不是来自于季节
空枝头还在颤抖
生命,真的薄如蝉翼
但会再回来的。时间毁灭它
也会重新塑造它。三年?五年?十七年?
呵,那时候我们将互换身体
它在人间显出老态,我则再次蜕变成一只成虫
不借助风
不借助某种扩音器
就是借一棵榆树
把我的长啸,稳稳地托住
来不及等待
终于可以掏空耳朵里拥堵的词语
让下午逐渐衰老的阳光
看着我打盹
看着一个人急速地,由饱满多汁到干瘪枯萎
有什么办法?时间大步从身边经过
我说等等
我还不想成为缺席者
它便留下这具无知的肉体
我的童年伙伴,他们从绿叶和清波中起身
进入淤泥的房间——
我还来不及清空积累的爱
暮色已落入眼睛
八月
过了七月,雨水突然饱满
我由灼热变得清凉
整天游荡在芝麻与玉米之间
苦瓜与丝瓜的藤蔓之间
并不具体做什么
我把自己当成梭子
穿来穿去,把秋日当成织布机
我忙碌而充实,想着锦绣
色彩被缓缓涂抹上去
这中间有一望无际的绿,柔软的白
村路上三三两两移动的黑点
他们有的人
是我生命中点缀
有的是我诗行中神来之笔
听见
我听见雨点与叶子私语
我听见蚯蚓翻耕泥土时铿锵的调子
我听见一棵草向另一棵草问路
一个池塘请求风向另一个池塘送去涟漪
一个人站在村口,仿佛一枚星子
站在黑夜
明亮而略显突兀
我听见你们难以注意到的细小之物
在向我汇报
这些年来它们从未改变初衷
人群候鸟一样迁徙
村庄不动
为了等候他们回来
依然把自己打扮得郁郁葱葱
整理得干干净净
诗人简介:纪开芹,安徽寿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参加《诗刊》第33届“青春诗会”。出版诗文集《修得一颗柔软之心》等四部。曾获安徽省社科(文学类)奖等。安徽文学院第六届签约作家。

诗人乐园投稿信箱:784052659@qq.com,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