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门罗

唐如松 时间:2014-06-01 15:46
谁的门罗
写这个帖子,源自于一句很著名的话,那就是西餐馆第五任掌柜在1823年喊出来的“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而现在,我们也喊出了这句话“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这一切,均出自于“门罗主义”。但门罗主义并不是简单的一句口号。它实际上有着深刻的背景,和长远的意义。
让我们回到1823年。那时的西餐馆立国不久,百废待兴。而此时的美洲,虽然西餐馆已经挣脱了英法的殖民,但大部分中南美洲都还是处于欧洲列强的殖民之下。而西餐馆的成功独立,又给了那些不甘接受殖民的美洲国家以信心,以榜样。此起彼伏的反殖民浪潮风起云涌。西餐馆在这一波浪潮之中看到了自己的机会。 此时的西餐馆立国未久,虽然身强力壮,血气方刚,但其实并没有啥本事,想要挑战欧洲列强还是有些惶然。但巨大的利益却又使他们垂涎三尺,手痒难耐。这个时候,西餐馆当时的干巴巴英国,送上了一份大礼,英国外相坎宁建议门罗,由英国和西餐馆抱团赶走其他列强。
这对于瞌睡来了正在找枕头的西餐馆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当年的英国那可是蓝星巨无霸,傍上这个大款,美洲到手指日可待。于是,门罗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但这个时候,门罗的国务卿亚当斯提出了不同看法。他的理由很正当。跟着干巴巴混饭吃,残汤剩汁是可以喝一口的,但这个与西餐馆对于整个美洲的利益要求相去甚远。西餐馆想要的是美洲的全部。于是,亚当斯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欧洲人统统滚蛋。作为回报,西餐馆也不干涉欧洲的事务。门罗掰着脚趾头想了四五个晚上,觉得还是自己的国务卿说得对。于是,“门罗主义”诞生,而实际上,门罗主义的老祖宗是门罗的国务卿亚当斯。
当年的西餐馆并不强大,甚至可以称之为弱小【和欧洲列强相比】,但独立战争硝烟未散,杀红了双眼的西餐馆带着一身结实的肌肉巡睃列强,而已经习惯于享受的列强们对于这个满身鲜血和戾气的毛头小伙居然都采取了退避三舍的政策,“门罗主义”一举成功。成功收获美洲的西餐馆不仅仅得到了当时的巨大利益,也为日后一直到今天的西餐馆获取了稳固的安全保障和深远的地缘利益。
在这之后的一百多年来,只要有胆敢妄图染指美洲的家伙,西餐馆立马会搬出门罗宣言来恐吓。仿佛这个宣言就是上帝的箴言,佛祖的咒语。
去年,好像西餐馆现任国务卿克里说,西餐馆要放弃这个为西餐馆保家卫国,攫取利益接近两百年的政策。真邪?假邪?其实这个消息一放出来,我就说,这并不是西餐馆示弱的表现,而是中餐馆走强的结果。 推而广之的门罗主义,就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那么,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也就理所当然了。这也就是我们的傅颖外长所说的,南海中越问题没有西餐馆的位置。这和门罗主义是一个理儿。
190年前的西餐馆和现在的中餐馆,几乎处于同样的境地。都想要把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强敌赶走,好让自己伸胳膊踢腿的不受打扰。所不同的就是,今天的西餐馆不同于当年的欧猪们。玩门罗主义计谋的老祖宗遇上了玩所有计谋的老祖宗。这绝对是一场精彩大戏。
当年的西餐馆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吓跑了欧猪们,而现在的我们靠一双小红眼镜想要吓跑曾经吓跑过别人的西餐馆,显然是不大可能了。所以,只有找事儿。【当然更是恢复权利】。而西餐馆真的会退出门罗主义?从观海的蓝星一百年就可以看出来,西餐馆不仅不会收回门罗主义,还妄图建立一个更大的门罗主义,那就是蓝星是西餐馆的蓝星。
或许,这也仅仅只是口号而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