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韩国“N号房”事件:一场26万人渣的集体犯罪

这是杂志之旅推送的第1151篇文章
文丨予青· 主播 | 小宇
人性到底能黑暗到什么程度?
这个问题或许没有人能够回答。
但是每当我们以为自己已经看到了罪恶的底线之时,现实总会不断带来“惊喜”。
就在最近,很多人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01
近日,在韩国社会中持续发酵的“N号房”事件让全球舆论一片哗然。
关注这条新闻之后,很多人产生了强烈的生理不适。
甚至一度不敢相信它是真实存在的。
然而越来越多的事实让人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真相。
“N号房”到底是什么?
简单来讲,N号房事件便是从去年年初开始在Telegram发生的性剥削事件,受害者主要是未成年人。
他们将受害人称为”奴隶”并威胁拍摄淫秽物品。
‘godgod’就是一切的起源,他从1号房间到8号房间共开设了8个聊天室(又名n号房)。
这些视频通常上传在某些特定的聊天房间中,“N号房”因此得名。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国内某些“涉黄”的直播间与论坛?
别太天真了,在这里传播的可不仅仅是“淫秽色情”这么简单的东西!
猥亵?强奸?这些只能算是最“初级”的内容。
诱奸11岁女童、猥亵6个月大的婴儿、让受害者用小刀在自己身体上刻字、用剪刀剪掉自己的乳头、下体塞活蠕虫、强迫与近亲发生性行为……
不仅仅是论坛的组织者,很多用户也会将自己亲人(妻子、女儿、姐妹、母亲……)的照片P在裸照上,然后在房间中“互相交流”、撰写色情文章……
图片来源:网络
我几乎是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敲出这几行字的。
谁能想象这样的惨剧会发生在21世纪的今天?
谁能想到这些连惊悚恐怖故事里都没有的恶心情节,会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公共网络的“正规社交平台”上?
更让人感到可怕的是:
据调查,在韩国有超过26万人是这些视频的观众;有超过一万名女性遭到过威胁、恐吓。
要知道,韩国的总人口才5100多万啊!
按照男女数量各占一半来计算,平均不到100个男性中,就会有一个观众,并且这个账号,是可以多人共用的。
再除开10岁以下的男童,和80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个比例,甚至会更大。
而平均每2500个女性中,就会出现一个受害者。
此刻,就算用“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来形容,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02
2020年3月19日,“N间房”的主要管理者“博士”被拘留,我们最终得以知道那些女孩是如何一步步被拉向深渊的。
图片来源:网络
看完他的整个犯罪过程后,我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恶”的认知。
因为从一开始,犯罪嫌疑人就已经把目标确定在未成年女性身上了。
为什么?
因为她们正处于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对她们施虐能够获得更大的快感。
因为她们心智尚不健全,没有经历过世间险恶,便于恐吓与控制。
很多女孩“上钩”,是从一个链接开始的。
“博士”首先会通过以”想不想做模特”,”想不想做网上约会兼职”为诱饵,要求受害者拍摄不太露骨的照片,以签约为名义轻易地掌握个人信息。
用普通的照片就能赚取高额收入,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确实充满诱惑力。
但此后,拍摄照片的尺度会越来越大,包括要求她们提供裸照等更为隐私的信息,或者录制内容为“奴隶宣誓”的视频。
如果拒绝,就会受到威胁。
而受害者只要屈服了一步,便会从此成为任由“博士”宰割的对象。
图片来源:网络
随着越来越多的“筹码”被“博士”掌控,受害女孩就不得不一次次答应对方越来越过分的要求,最终走向自我毁灭。
有一张“博士”向所有奴隶要求拍摄的照片,就是一张在身体上用刀刻着”奴隶”、”博士”等字样的照片,它被用来向自己的看房者证明”确实是我制造的奴隶”。
03
触目惊心的现实让人们难以理解:
为什么这些女孩会沉沦其中无法自拔呢?
不得不说,“博士”是一个聪明到可怕的人。
他太了解人心了,太了解受害者担忧的事情了,太了解“恐惧”这种心理了。
“你如果反抗,我就可以让你的人生完蛋!”
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而言,面对突如其来的恐吓很有可能会丧失判断能力。
而一旦抓住了受害者的把柄,“博士”就会利用它进一步加深对方的恐惧。
当女孩的恐惧达到顶峰时,他就会站在所谓“道德制高点”,对受害人大加抨击与指责,让对方陷入自我怀疑与否定。
“你如果不是自己贱,怎么会有这种照片(视频)?”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没人可以理解你了,你已经完蛋了!”
从焦虑、到恐慌、到绝望、最后到自我否定与顺从,环环相扣,让受害者没有还击的余地。
很多从此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女孩就这样变成了任人摆布的奴隶。
而这个年仅20岁的“博士”让人愤怒的不仅仅是他的行为,还有他的态度。
被捕之后他透露:自己最开始产生这种想法,仅仅是为了“解压”而已。
真的可以把人气笑!
面对着上万名饱受摧残的花季少女,他居然用一个轻飘飘的“解压”来解释犯罪动机。
也就是说,控制、残害、奸淫这些无辜的女孩,可以让他快乐、甚至让他轻松!
看到了吗?人性,这就是让人战栗的人性啊!
03
那么,应该受到惩罚的人仅仅只有“博士”吗?
不要忘了,视频的“观众”,足足有26万啊!
而据记者的调查,这些所谓的观众,根本不只是观众。
因为他们如果不定期上传自己的色情资源或参与性骚扰对话,就会被强制退出。
还有的房间则会向观众收取最高150万韩元(约8400人民币)的“观看费”。
据报道:
潜伏期间记者平均每天走访30个左右的房间,所有房间基本上都有数千名男性参与,确认到的最大人数是2.5万多人,每天被上传的受害者人数在每个房间有数百人左右。
观察了30个房间,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数千人,受害者的个人身份信息甚至是作为赠品提供的。
所以,我们还能说这些看似“没有参与过犯罪”的观众不是施暴者吗?
随着“N号房”事件在韩国社会引起公愤,26万视频观看者成为了人们抨击的对象。
截止目前,韩国已经有超过150万人集体请愿,请求警方公布犯罪者与那些视频观众的个人信息。
这时,魔幻的一幕出现了。
图片来源:网络
其中一位用户在网上叫嚣:“比起处罚N号房的参与者,不是更应该处罚那些上传自己身体视频的‘淫妇’吗?”
他将那些为满足自己变态欲望而去付费观看视频的人渣定义为“受害者”,把深受伤害的未成年女孩定义为“淫妇”。
而有这种想法的人还不在少数。
在韩国关于N号房事件的投票下,仅有19%的人觉得她们可怜。
图片来源:网络
难以想象,在韩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居然还流行着“受害者有罪”的论调。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那部引起轰动的韩国电影《素媛》。
图片来源:网络
小女孩素媛在被性侵后受到的不是关怀与保护,而是媒体的大肆渲染与群众的指指点点。
作为受害者的素媛一家,反而成为了身负罪孽之人。
我原以为,电影中的场景是夸张化与艺术化的结果。
但是如今“N号房”事件告诉我们,真相比电影更加可怕。
在“N号房”事件刷爆全网之时,让人不寒而栗的事还在发生着。
当吃瓜网友想要在微博了解事情进展时,输入“N号房间”的关键词,就会跳出来一群自称自己有资源的“人”。
图片来源:网络
我顿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在遭受伤害之后会选择默默忍受了。
因为她的周围,乃至于整个社会,都在纵容暴行。
当伤口成为一种耻辱的象征时,没有人会愿意向大众展现自己伤痕累累的过往。
05
一个韩国女孩说:“我感到非常恐惧,因为它让我知道,恶魔随时随地都在身边,而我却毫不知情。”
是啊,如此多观看视频的人,他们都依靠着网络的伪装生活在社会之中。
这些人有可能是这位女孩的同学、老师、同事、朋友、恋人,甚至有可能是亲人!
而她对此却无能为力。
因为这种现象的背后,是陷入腐烂的韩国社会。
我们看到,这起案件并没有引发韩国警方的足够重视。
他们起初拒绝公布罪犯的个人信息,以“保障未成年学生的生活”为由不公开26万视频观看者的信息。
直到3月23日,在社会舆论的重重压力下,警方才公布了主犯“博士”的个人信息。
多么荒诞。
《素媛》中那位强奸犯的原形赵斗淳,目前已经离出狱不远了。
一个强奸幼女且情节极为严重的罪犯,仅被判处12年监禁。
悲哀乎?讽刺乎?
对此我无言以对。
事件发生后,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此事。
图片来源:网络
但无论是韩国还是中国的网民,对案件的进展都不看好。
毕竟,谁知道查着查着,就查到了不能查的人身上了呢?
被财阀所操纵的韩国,诞生了被资本极度异化的社会。
这一次“N号房”事件能够为世人所知,很大程度上也是韩国两位勇敢大学生坚持调查的结果。
而“冰山之下”究竟还潜藏着多少罪恶,又有多少人还在为此遭受苦难,我们不得而知。
“灯光之下也会有阴影,邪恶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
也许我们不能根除此世之恶,但我希望当我们面对罪恶时,不要做旁观者与沉默者。
-主播-*主播:小宇,杂志之旅签约主播,用我的声音,陪你度过杂志之旅的每一天。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彩

点“在看”给我一朵小黄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