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越来越像年夜饭 | 七堇年 | 063

▲图片来自网络,下同
春晚越来越像年夜饭
文/七堇年
无论是电影、戏剧,还是文艺晚会,要想拿出一个什么戏来满足胃口,实在是比登天还难。众口已经不仅仅是难调,更是难以满足。
观众们站在今天去想象“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年代,恐怕很困难了。而今只要想看,八亿个戏也不在话下了。然而无论是电影、戏剧,还是文艺晚会,要想拿出一个什么戏来满足胃口,实在是比登天还难。众口已经不仅仅是难调,更是难以满足。
创意可能本来是个有限资源,而观众的胃口却是无限的。八十年代最早几届春晚,论舞台、表演、趣味程度,显然都没法和今天的相比,然而那时候的观众是快乐的,能够体验前所未有的新奇和兴奋。然而现在呢,眼花缭乱的舞台布置,殚精竭虑的节目构思,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然而换来的却是审美疲劳:观众们的失望更多了。
电影的特技稍微差一点,就显得粗糙不已;电视剧情稍微简单一点,就落了个俗套;小品缺少创意,很快就骂声一片。想想赵本山在上台之前还在吸氧,下台之后立即赶去输液,身体已经不行到这个地步,仍然不敢退,就是因为春晚的顶梁柱少不得。这样的局面,只能说叫人“情何以堪”。
母亲说,小时候一年到头都饥饿不堪,大院里哪一家中午炒菜多放了点油,或者多烧了一块肉,都得遮遮掩掩,因为香气一“闻”了然,惹得全院子的人眼红眼绿。年夜饭完全就是一年的期待:多吃一口肉,多放一点油,都觉得无限满足。而现在,只要想吃,顿顿都可以是年夜饭,反倒是大鱼大肉嫌腻,又煎又炸嫌不健康。年夜饭只是一个形式,再也没有了期待的意义。这很像春晚的处境——人们一年到头都被各种各样的文娱资源充分浸泡着:小说、漫画、游戏、电影、电视剧、网络……哪一样不是精彩纷呈?
可胃口早就被养得无限挑剔。作为一台不得不办的晚会,舞台上那点儿闹腾早已经激不起味蕾的兴奋,因为好看的东西太多了,于是好看的标准便越来越高。没有人强烈抱怨歌舞不好看:因为本来就没有心理期待;而小品就没那么幸运了,人们都把笑点和眼光架得又高又挑,等着看好戏。而当人们觉得不好看的时候:以前,只能对身边的人发发牢骚,现在已是数字传媒时代,上网一发帖,更多人知道了,多到宋丹丹也得站出来解围:“都说今年小品不好,我真知道他们有多不容易。年年上,年年往外掏东西都快空了。”
——本文于2011.02.18发表于南都专栏
回复010,欣赏文章《从前慢》。
回复014,欣赏文章《为了对生活发生兴趣,我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END·
七堇年
作家。黄昏收集者。认为人生苦短,甜长。沿途只想多看风景,认认真真地浪费生命。
已出版《大地之灯》《被窝是青春的坟墓》《澜本嫁衣》《尘曲》《平生欢》《灯下尘》等。并有翻译作品《寄养》,主编文集《近在远方》。
编辑|读蜜传媒·蔡瑾、小迪
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合作请联系读蜜传媒金先生[email protected]
北京读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家版权与品牌资产管理投资机构
点击阅读原文,欣赏文章《为了对生活发生兴趣,我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