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的推理【一】

唐如松 时间:2014-03-28 14:08
虎虎的推理【一】
引子 话说,海之角,天之涯,有一圣地,名曰虢舘。此地风景秀丽,名胜颇多。文人雅士,多爱集聚于此。
日常天久,难免也会招致贩夫走卒来此谋生,流氓混混在此立门。咸成繁华之所,喧闹之地。有德者、有能者呼朋唤友,码字盖楼,自在逍遥之间,遂成高楼万丈,微德者,微能者亦跟风效仿,建成别墅无数。其间风流,不可胜数;勾心斗角,无日不行。
余自命风雅,然自知德薄。艳羡虢舘之秀美,感叹楼宇之繁华。不自量力,亦于其中搭茅屋三间,因想张目与众楼之中,特立与俗世之间,故自命名曰《瞠目楼》,虽无瞠目之行,实有瞠目之心。每日自娱自乐,闭门造车。三年五载,竟也引得四六知己,七八朋友。你唱我和,不亦乐乎。
其中,有一人也,出自名门,才高八斗,风流倜傥,才情横溢。不以余卑鄙,猥自枉屈。结交余与茅庐之中。把酒畅谈于瞠目楼间。 其人虽出身理工,但却熟谙文艺之道。每每谈及四方逸事,思维之严谨,妙想之纵横,余辈实不如也。 其名柯鹿,自称虎虎。两名之间,亦见轩轾。
鹿回头其鸣哀哀,虎望月啸声震震。
其才其情,可窥一斑。 忽一日,马航事发,虎虎携酒而至,三杯两盏,推出阴谋一桩;七嘴八舌,理顺来龙去脉。对与不对,暂且不说。其思之妙,天马行空,其证之凿,如钉就木。
余劝他写将出来,以娱众目。但其生性疏懒,不爱笔墨。于是余自告奋勇,晦涩之笔,涂鸦之字写将出来,也不至于天马行空散于云端,奇思妙想沉坠荒原。
动笔之初,做个说明,因为酒谈之间,言语散乱,不易成篇。遂决定采用故事笔法,直书其事,反正也是一乐,客位看官勿怪也。。。。。 好了,言归正传,开始
虎虎的推理【二】
安瓦尔落魄下狱 老机长愤恨难平
话说在南海之涯,曾母暗沙之边,有一猴国,本群猴乱居之处。千年以来,渐被华夏悍勇水族沾染。遂成一国。成国之初,因其属于极南之边,从未见马,偶见华人跃马而至,,大惊失色。遂问其名,高价购之。惯熟之余,牵马炫耀众族,自命名曰“马来”【O(∩_∩)O】。
其国虽然华人众多,但猴属更众。因脑容量不及华人,千年之间,财富多集于华人之手,然华人不喜权术,不爱政治。二战之后,华人大多迷于钱财,痛失执政机会。此后,虽有反复,但大权基本落于猴属之手。
时光荏苒,到了二十一世纪,这点基本没有改变。华人装着钱,猴子掌着权。 2013的马来大选是一个很有说头的事情,一向支持执政党的华人基于对他们长期执政而不给好处的失望,大选之前,倒戈支持反对党领袖安瓦尔,经过一番刀光剑影,生生死死的暗战,执政党利用执政资源的优势,作弊诬陷加不要脸,居然赢得了大选。
一时间人心惶惶,华人开始惧怕其执政党的报复,这在东南亚历史上是有过先例的,不管是马来还是印尼,都发生过惨绝人寰的迫害华人惨案。所以华人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斗转星移,河东已经变成河西,当下的华人母国中餐馆,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震震国威已经不可以同日而语,所以,执政党连任以后,倒也并没有干那种报复扔小鞋的肮脏事儿。但对于反对派领袖安瓦尔,就没有那么便宜了。用一个惊掉大牙的鸡奸罪把他锒铛入狱。
俗话说,“成者王侯败者贼”这个安瓦尔要是一个不入流的普通角色,这件事或许也就罢了,乖乖的呆在牢里几年后,出狱做个安分守己的好良民,这件事也就风吹云散了。但偏偏这位不是凡角儿。他有着很深厚的背景。。。。。
首先,我们知道大马是一个伊斯兰国家,我不喜欢这种宗教但不代表这种宗教没有市场 。而伊斯兰世界里,最有钱的莫过于我们一直喜闻乐道的狗大户–沙特。安瓦尔正是狗大户在大马的代言人。他的竞选经费,家族财产无不跟沙特的王族之间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扯不断理还乱。
这位代言人的下狱,对沙特有着很大的打击,也有点打狗不给主人面子的恼火。于是,相关运作开始转动起来。 但现政府基本不吃这一套,因为这是白帽子世界的家务事,这件事并没有很阳光的操作。眼看解救无果,沙特想出了一招暗黑之策。
暂且放下沙特在那儿转圈圈,我们来说说另外一个人。 话说安瓦尔既然是反对派领袖,那么在国内的铁杆粉丝一定有不少。【不包括华人,华人是因为失望才另拜山头,至于粉丝,他们只会是梁静茹和杨紫琼的粉丝O(∩_∩)O】,这些铁杆粉丝对自己的政治偶像被关进大牢愤愤不平,更何况还是以鸡奸罪关进去的。很多人都想一展身手,挽救偶像于牢狱之间,但苦于没有实力和机会。
其中有一位是马航的飞机驾驶员,驾驶客机已经有三十三年的历史,是一位老机长,他的名字叫艾哈迈德·沙,【以后我们就叫沙,前面四个字,俺看着烦】他不但是安瓦尔的铁杆粉丝,还和安瓦尔有着一点儿亲戚关系,据说是,安瓦尔大舅子的小姨子的大表哥的叔叔。
反正吧,这位对安瓦尔入狱也是愤愤不平,总想找机会倾诉一把。但因为自己是一位民航客机驾驶员,也不好过分表达,作为民航机长,情绪太过波动会影响工作的。所以,他一直把这件事压在心里,久而久之,心理上难免会有些压抑,导致和自家的老婆关系也弄得很僵。
郁闷之际,无可发泄。开起飞机来,也就有些魂不守舍。 直到有一天,他碰到了一个人。。。。。 且听下回分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