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才是摧毁美帝国主义的最强武器

抖音人的一天,是如何渡过的?
早晨起床,晕晕乎乎地摸来手机,打开抖音。
各色各类的人物在你面前花式表演,比一出马戏还精彩,刺激了大量的多巴胺分泌,比morning sex还要高潮迭起。这股刺激,可以持续到外卖小哥敲门为止。
抬头一看已是下午一点。匆匆吃了个盒饭,约好下午和朋友到咖啡馆,继续刷抖音。两人各自埋头看视频,时不时分享一下最近钟爱的博主。两个小时,对话不会超过十句,咖啡馆里回荡的是此起彼伏的“咯咯咯”笑声,犹如被掐住脖子的母鸡。
吃罢晚饭,你歪躺在沙发上,被各色小哥哥小姐姐们的奢华生活惊掉下巴。跑车豪宅游艇这辈子是消费不起了,潮牌椰子口红总还是能想一想的。跟着抖音下单,一晚就能把你的工资掏个精光。嗨,没事,网贷消费呗,至于还款,那是下个月要操心的事了。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你还躺在床上,神采奕奕地不肯睡去。没办法,有意思的小视频太多了,一个接一个,看得欲罢不能。直到手机烫得能去烤红薯,你才依依不舍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醒来,挣扎着爬去上班,打从心底发出一声哀嚎:这生活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至今没有下载抖音。
倒不是觉得庸俗,而是因为害怕。害怕自己人性底子里的懦弱,无法抵挡这巨大的诱惑。
因为我明白,学习、运动、自律、积极向上本来就不是人之本性。克制欲望是非常辛苦的,而放纵欲望,是一件爽到飞起的事情。
而欲望是什么?无非贪财、好色、肤浅、慵懒、吃喝玩乐罢了。
这点就是抖音的厉害之处。它将这世上五花八门的贪财、好色、肤浅、慵懒、吃喝玩乐一股脑摆在你面前,原本反映出人最丑陋,也最真实的一面,引诱得我们欲罢不能。
特别是抖音能通过独特的算法,把人欲望的方方面面一网打尽,让你只能看到你喜欢的东西,尽可能地往下沉浸和堕落。
这样一想,特朗普要在美国封禁Tik Tok,不仅不是不讲道理的流氓行为,反而是拯救美国人民于水火的孤胆英雄了。
抖音该如何摧毁美国人民呢?
很简单,就跟它对中国人民做过的一样。
占据你的大量时间。
一进入抖音,伴随着系统的推送,总会情不自禁地一条又一条地刷下去,哪怕已经累得睁不开眼,都还舍不得放下手机——你永远无法猜到下一条视频推送是什么,就像猜盲盒一般,这是令你沉陷其中的重要原因。
常常在抖音上一晃,半天就过去了。垂死惊坐起看表,已经凌晨四点了。
摧毁你的系统思维。
一个时长15秒的视频,带来的只能是碎片信息。长此以往,脑子里塞满了大量垃圾,已经不懂得系统思维是怎么回事了。更何况,大量有用的专业信息,已经被铺天盖地装疯卖傻扮丑逗乐的娱乐所掩盖,到最后,你只能和视频里的那些人一样,变得越来越愚蠢。
噢,人视频up主才不蠢,只有屏幕前捧着手机的观众,才是独自愚蠢。
别忘了,up主们的终极目的,那都是割韭菜。
抖音不是公益机构。一个越来越蠢的人,在一件事情上耗费了越来越多的时间,后果就是会,浪费越来越多的金钱。
请问当下,还有几个人没有被抖音博主们种草带货,不知不觉掏钱包买下了一大堆可有可无的废品呢?
流量就好比一把镰刀,经过的地方总会被收割一茬。流量越大,镰刀越是锋利。
照我说,这三管齐下,同时摧毁美帝国主义暴民的时间、思想和金钱,威力可要比什么大炮、导弹、航母、核武器威猛多了。
在摧毁美国人民的同时,中国人民,不也在被摧毁么?
离了抖音,当代中国青年都不知道吃什么了。
每到一个地方,必然先翻看几个小视频,看看哪家店最火爆。
走街串巷,终于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这家餐厅,门口大排了三五十人的长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好巧”的笑容。
你是看抖音来的啊?真巧,我也是。
放眼看看大堂,十桌人里头倒有五桌没有认真吃饭,是在全神贯注地拍视频。脸上洋溢着过年般的欢欣,像这辈子没吃过肉似的,不住嚷嚷:终于来到这家特别火的网红餐厅了!
于是大家又心照不宣地对视而笑:原来你也不是为了吃饭而来的啊。真巧,我也不是。
排队一小时后终于入座了,你按图索骥地点了视频里最火的几样菜,三四个人端着盘子轮流拍,等拍完以后,菜都凉了。
菜凉了也不要紧,刚才就说过,谁也不是吃饭跑这儿来的。
离了抖音,当代中国青年都不知道穿什么了。
所有青春女孩都要把自己折腾成BM风,短裙长袜露胃上衣,不管肚子上是不是有三层奶油,憋气收腹到脸色苍白,随时都有晕倒的危险。
所有时尚小伙都要打破头去抢一双新款椰子鞋,配上自己一米出头的小短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踩高跷游行,走起路来都颤颤惊惊。
到三里屯、淮海路、太古里等时尚圣地溜一圈,看到的年轻人全是一个模子打造出来的:一字眉,大红唇,发油多到在太阳下反光的韩式中分,出门逛一趟街,就是一场大型的失散多年兄弟姐妹认亲现场。
谁让他们关注了同一位时尚博主,谁让他们欣赏了同一个穿搭视频。
如果抖音的服务器今夜崩溃,那么,明天街头的年轻人将会锐减八成。
他们会躺在被窝里,穿着同款睡衣,焦虑地不停刷新:
告诉我,我今天该穿什么上街?
离了抖音,当代中国青年都不知道聊什么了。
所有的聚会,无非如此:
微笑,点头,坐定,三两句寒暄后,各自掏出手机,埋头刷起视频。
偶尔的间隔中,互相分享心得:
你看看这个视频说得多好。对对对,简直把那些渣男的精髓都表现出来了。
你看看这个当红博主有多好笑。哈哈哈,没错没错,我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他了。
当代年轻人的友谊,就建立在能否对同一个网红产生精神共鸣的基础上。
一句集美们,就能确定彼此眼神,是自己人。
一句你品你细品,配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就仿佛掌握了天下秘密的海里人。
嘴上不挂两句当下流行语,仿佛这话就没法好好说了。
聚会末了,大家都很愉快:今天一起玩手机玩得很开心,下回带上一万毫安超大容量充电宝再来招待您。
我毫不避讳地宣称:抖音就是精神毒品。
它就像围绕在古代昏君身边的奸臣,永远只捡那些好听的马屁话说。
起义军都打到紫禁城门口了,大殿还在饮酒作乐,歌舞升平。
都进入21世纪第三个十年了,而我们翻看抖音,发现大家竟然都还在批判“杨丽萍没有孩子”“张宏民无儿无女太过失败”等等话题,不由得让人惊掉下巴。
这让我可以更不避讳地宣称:沉迷抖音,大抵为蠢货。
蠢货就跟古代的昏君类似,从来容不下自己意见之外的声音。而抖音的算法和推送,正好戳中了人性的弱点,极大满足了他们的偏执。
这类精神原子弹,我认为还是内销转出口最好。摧毁美帝国主义,我们的大炮航母金融战争还是差了点,殊不知,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如果他日我国成就大业,骑到美帝的脸上,那抖音连带Tik Tok,也可算是将功补过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