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汀的一个见闻

在长汀的一个见闻
上个月在福建长汀度过了短短两天的美好时光。虽然时间很短,但收获颇多。美食无限,美景如画。更让我感到美好的是长汀的客家人。关于长汀人,有一件事不得不说。其实这件事算是我在长汀最大的收获。
我们都知道,长汀是客家首府,而客家人为汉族这一点是无疑的了。不过长汀并非都是汉族,也有一小部分畲族人。
胡大的表弟就是一个畲族人。他姓蓝。姓蓝的在我的印象中不是太多,最先想到的就是明朝开国名将蓝玉,再有就是《笑傲江湖》中的蓝凤凰了。不过,这个蓝凤凰好像是苗族人。哦,对了还有一个蓝采和。所以,我对于这位姓蓝的兄弟特别感兴趣。
这位蓝老弟非常善谈,在酒桌上,不但可以列举出各类客家名菜的出处,还在自我介绍时说了一件很久远的轶事。
因为他姓蓝,所以我就不免多问了几句。这时候他就说自己其实是畲族人,但身份证上标注的是汉族。所以,他现在只能算是汉族人。我就很奇怪,问他,为什么不注明是畲族呢,这样的话会有比较多的优惠政策享受啊。
他说,之前大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长汀开始登记民众的身份信息,应该就是第一代身份证办理的时候。当时他们蓝姓宗族有一个级别比较高的领导,好像是县人大主任吧。在他们蓝姓宗族里算是德高望重的了。他建议大家把身份信息都登记为汉族。这位蓝姓长者说得也很有道理。
他说,都是中国人,民族融合是必然的趋势,既然大家都吃一样的饭,说一样的话,住在一块土地上,那么为什么在这上面要有区别呢?于是,在长汀的蓝姓成员基本上都听从了他的话,把自己的身份信息登记为汉族。
听到这段轶事,我不由得心里一动。这是一位多么开明的老人啊,这是一个多么睿智的干部啊。如果,全国各民族都能这么想,都能这么做,那么,又会减少多少是非和差异呢?
胡大对这件事也很感兴趣,通过多方打听,得知这位老人尚建在,就居住在厦门。可惜,因为行程安排的原因,我无缘去拜会这位让我尊敬的老人,以送上我的一份祝福和敬意。
【欢迎关注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人类文明的发展是一直向前的,而向前的目的就是融合,这就像无数条小溪,它们终究会汇流成河,归于大海。相对于文化的融合,民族的融合会更快一点,如果总是抱着自我固守的心态,坚守自身特色的唯一,那么这条小溪终究会干涸的,这是一个不变的真理。
历史上曾经有着无数的民族分类,仅就中国来说,匈奴,契丹,鲜卑、柔然。。。。等等,他们都曾风光一时,甚至在一段时间内驰骋华夏。但如今,这些民族都已经融入到华夏民族的浩荡大潮中。这种融入,并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灭顶之灾,而是更加促进了中华民族的团结,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更加绚丽多姿的元素。
当下,中华民族涵盖了五十六个大大小小的族群。为了保护文化的特异性,国家也给予了极大的保护。可其实我认为,这样的保护只能存在于一时,终究会有很多人自觉自愿的融入到一个更大的民族家庭中。就像长汀的那位蓝姓长者一样。
如果我们人为的把各民族进行固化,那么,即便对于那些少数民族有着再多的优惠政策,可这何尝又不是一种歧视,一种逆时代潮流的行为呢?
老子说“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
这是自然演化的最终结果。削除人为赋予的概念,让各民族自然演化,“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然后最终达到人类文明和文化大一统的目标,这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吧。当然,在文化和民族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差异存在,我就不说了。我希望那个更巨大的差异会更先一步的融汇。当然,在目前来看来,这只是我一个小小的奢望。
长汀的那位蓝姓长者或许并不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的举动,恰好就契合了“道”的本质。
这件事使我深有感触,所以一定要把它写下来,以作参考。我希望肉食者也能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