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掌柜的刀–盛世之捞

大掌柜的刀–千品一捞
盛世千品 看神州物华天宝
逍遥一捞 做人间自在吃货
合肥,IFC,新国购三楼。千品捞火锅店。老板姓李,不信邪。不信邪的老李并不是一个做火锅的专业人士,但却是一个喜欢结交天下豪杰的爽快之人。不信邪的他硬生生在满城川味火锅的世界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火锅之路。在他看来,火锅店的口味固然重要,但能藉此结交更多的朋友那也是人生之一大快事。他有句名言“做的是火锅,结的是善缘。”火锅对他来说,或有千品,而缘分在他来说,价值千金。
书生对于那幅盛世千品的对联颇感兴趣,道士也不例外。在中国,除了美食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之外,要是能赋予一丝文化的内涵,那就更妙了。
火锅,当然是鸳鸯的,菜品却不局限于火锅涮料,老李老家江西的腊味小蒸也算是他的特色之一。满满当当火锅加上蒸菜,不免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对联?”书生端起酒杯,转了转,看着里面无色清澈的白酒,似乎想在在这酒中寻找答案。
“今逢盛世,百姓各安其业,闲暇之余纷纷以遍尝天下美食为乐,中国美食,数以千计,所以,在我看来,吃货帝国的千品美食,吃货们的各得其乐,不正是我辈所期望的盛世快乐吗?有物华天宝,吃货们自然自在逍遥。”老李的回答令书生非常满意,不由得举杯一干而尽。
“痛快,说得好。看来李老板在这一行里感触颇深啊。”道士也举杯赞许。
“哪里,还请二位多指教,能与二位相逢于庐州,尽欢于千品,也是我老李的福气。我老李近些年除了以钻研火锅为主业,最大的兴趣也就是笑谈天下风云了。得逢二位,今日定可一尽畅谈之欢。”老李的做派果然就像古时所谓聚贤楼,聚义庄的掌柜,一派江湖风范。
“畅谈,畅谈,你这个盛世千品让我们有些无从下口啊,哈哈哈哈。。。。。”书生笑到。是啊,从什么地方开口呢?
“最近看到一篇帖子,说的是中国正在努力走自己的路,拒绝了很多国家的合作建议,不知道二位对此有何看法,难道我们现在真的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不再需要国际上的科技军事合作了吗?”老李首先切入话题。
“哦,具体都是那些合作呢?”道士颇感兴趣。在他看来,中国目前并没有真正走到国际科技前沿,很多事还是需要对外合作的,他不知道老李的消息来源是哪些,所以有此一问。
“据说,今年五月份法国想要用自己的幻影2000技术和中国交换在量子通信上的合作,被中国一口回绝,而据我所知,虽然幻影2000 并不属于当今战斗机中的最新技术,但其中的很多技术细节是可以为我们所用的,拿到这些技术,是有助于我们对五代机的深化改造的。而江湖传言,我们和法国很久以前曾有过这样的合作,在核武开发上。还有,据说美国开始转变态度,想要在航天技术上和我们共建空间站,这个也被中国拒绝了,而美国在航天技术上的先进是有目共睹的,为什么我们不趁机来个拿来主义呢?当然,我看到的还有什么乌克兰的巡洋舰要卖给中国,这个不必说了,当初这是中国极为想买的,但时过境迁,我们在052如饺子一般下水的今天,现在不要是有理由的,还有什么英国要和中国合作制造大飞机的发动机,也被拒绝,这种拒绝我也是有些难以理解。要知道,发动机是我们的短板,虽然大飞机发动机属于民用,可技术是一通百通的,为什么我们现在都选择拒绝呢?”看来老李果然是一个喜欢观天下的老手。
“正所谓盛世千品,我只取一瓢饮。老李啊,我听说你的火锅独辟蹊径,并没有完全按照川味的传统手法去做,另外还听说你独创了一个什么龙虾火锅。为什么你不选择和那些大牌火锅店连锁经营呢?这样的话,你会少了很多烦恼吧。”书生没有回答老李的问题,而是提出一个老李熟知的火锅经营上的问题。老李当然不笨,立刻就知道这个问题其实书生和道士已经不用回答,因为自己的经营之路已经对中国的独立创新思路有了一个完美的诠释。联营固然省事儿,但却始终不能创出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这一点,老李自己深有体会。
“其实,当下的中国,正处于一个厚积薄发的敏感时期,不是说西方所有先进的东西我们都已经掌握了,但一般性的基础性东西我们的确也是学了一个差不多,姑且不论这些西方国家提出的合作要求里埋了多少的陷阱,比如法国其实在五代机和六代机上难有作为,美国其实只是想介入中国的航天发展,最终目的还是要左右和阻止中国的独立前行,而英国更是想利用自己的制造标准把中国牢牢的控制在西方的发展体系内,,,,这些包藏祸心的做法,我们没必要上当,而这些陷阱即便不存在,我们也需要走自己的发展之路。在基础科学大家相差不大的时候,弯道超车就需要有自己的道路开拓了。。。。别人的路固然好走,但你只能始终跟在别人的后面,其间还要留神别人在路上挖的坑,埋的雷,可如果自己另开一条路,虽然看起来荆棘满地,但只要开辟出来,那就是一条超越别人的专属道路。就如李兄你的龙虾火锅,啧啧,我是不太喜欢吃龙虾,但这个龙虾火锅还是真的想见识一下。”道士的语气虽然玩世不恭,但基本没有跑偏。
“我,其实还是有点担心的,我知道现在中国的基础科学基本已经牢实,可因为就业人口的问题,我们并不能专走高精尖的道路,一旦国家在政策上偏向高精尖,社会的基础稳定就是一个大问题,我是市井之徒,这些方面了解得稍微多了一点,不知道二位对此有何看法?”老李显然久久浸淫于市井阶层,他知道,一个国家的最基本稳定基础还在底层,如果底层都没有稳定的情况下,谈那些阳春白雪的事情,无异于空中楼阁,好看而不牢靠。
“李兄,一项高精尖的技术带动的下游产业有多大,我就不和你絮叨了,等某一天虎虎来到合肥的时候,你和他好好唠叨一番。任何金字塔顶尖的事物都是立足于一个宽大的金字塔基座的,这一点我不说你也明白。”书生短短几句话,已经足以让李老板放心了。
“我明白了,所谓盛世千品,我们只能走自己的路,但这个逍遥一捞,究竟该捞何物呢?我知道,当下中国的周边环境并不是太好,做个自在的食客想也没有那么容易的吧。”
“自在的食客?李兄你真的想多了,这世界哪有什么自在的食客,譬如这几天正在发酵的海底捞,嗯就是你的同行,想要做到十全十美几乎没有可能,如果一个食客想要做到绝对的安全无虞,那他只有自己动手。选择了在这个大千世界找食儿,就得承受必要的风险,因为之前一贯的宣传,我们总以为西方的体制下,会有最安全最标准的环境让我们安心,但真的有吗?大众奔驰,尼桑丰田,这些曾经让西方世界引以为豪的品牌,哪一个不是被曝出作假耍奸?你若想自在,只能是回归山野。千品的世界,千样的面貌,你可以选择不接受,但你不能把他全部的教条化。”书生似乎在说美食,似乎又不是。
“当下之中国,也只能走自己的路,第一当然是西方会在他们走过的路上挖坑设伏,我们不宜贸然跟进,其次其实前面也没有现成的路可以走了。再往前走,或许我们就成了领路人。制定中国标准已经成了当务之急。”道士解释到
“中国标准?”老李似乎有些不解。
“你老李现在规模甚小,只能说把自己的店经营得略有起色,所以现在你还没有考虑到那一步。但中国制造这个庞然大物依然到了选择标准的时候。是跟着别人走,还是让别人跟着自己走?这是一个问题。现在的世界制造业,面临着一个分水岭,中国这位后来者是按照既有的西方标准来管理和经营,还是坚实的另创属于自己的标准,这不但是中国需要面对的,也是整个世界所关注的,而中国显然选择了后者。”
“但选择了后者,也就是以天下为敌,这需要承担的后果也太可怕了吧?”老李知道,当前的世界体系是一西方为主导的,一旦选择了走自己的路,那么也就是选择了对于自工业文明以来大家惯熟的西方体系的挑战,中国能否担当此大任呢?
“几千年来,中国一直在走自己的路,又何曾看过别人的脸色?所谓西方体系,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而已,或许这朵浪花一场璀璨,但终究会湮没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这一点,毋庸置疑,。”书生的话说得斩钉截铁。
“从文化角度来说,中国人善于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善于从成功里获得裨益,这正是中国文化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之一,一旦汲取了那些营养,就会散发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光辉,这也是中华文化总是可以凤凰涅槃的主因。所以,在这这个世界的盛世千品中,你真的不可小觑中国人的逍遥一捞。捞出来的总会是精华,留下的只是残渣而已。这不正是应了你的那幅对联?哈哈哈哈哈。。。。”道士说罢,哈哈大笑。
“好,说得好,那我们就来捞一捞,,,,,希望我们可以捞出一个盛世华夏。”老李也不由得随之大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