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痕迹之与父亲的接触【唐朝】

唐如松 时间:2014-05-05 14:26
我家小子写的一个东西,这是孩子在大二的时候,写的一篇文章,我把他贴出来。主要意思是想对大家说,其实对于孩子的管教只要合情合理,有时候严厉一点是必不可少的,孩子,在家里是娇柔的花朵,但是社会不会怜惜这朵花,想要让他在社会上也能茁壮成长,那么在家的时候,适当的育苗是必不可少的。
岁月的痕迹之与父亲的接触
在上海同济医院的二号抢救病房,余秋雨先生托着他父亲的下巴,托了很长时间,因为医生说托的时间长了才会闭合,这一托让余秋雨先生想起他很长时间未和他的父亲有肌肤的接触了。
乍一想,我似乎也许久未和父亲接触了,但一瞬间又想起过年的某一晚像小孩子一样大口地“啵”过父亲一下,除此之外貌似也没有什么接触了。 与父亲的接触更多的是他的字,小时候也曾有幸做过一段时间留守儿童,父亲在外地带领工人们修筑高速公路,我那时三,四年级。某天傍晚放学,老师把信给我了,我攥着信飞奔回家。
父亲的字并不好看,所以要在母亲的指点下与父亲“接触”,父亲写的内容当然早已不记得了。记得最清楚的是父亲的诗,有自己模仿的如梦令,菩萨蛮,更有他自己写的情诗。从小城镇搬到大城市的我,常常被困在钢筋混凝土构成的空间里,因此没事就会翻看家中带字的东西,初中的时候看见了父亲的情诗,就大为钦佩!还记得曾经抄过一首拿出去炫耀。
然后,然后,然后再触摸到父亲的文字就要到高中了,高中三年的成绩并不理想,所以最害怕看到父亲的签字,每次惨烈的分数下面都是他力透纸背的签名,嘴上却温和地鼓励我。也曾下过那么几次决心,但终究还是读了高四。
高四的下半学期是父亲陪伴我的,少了半边天的家,自然就要活得仔细点了,父亲每天都会在我们住的小房间记账,当然只有支出没有收入,收入全靠母亲。父亲除了一笔一笔的记账也会写点东西,脱离了网络,隔离于城市,封闭在山中,自然写的东西就很少有关天下大事了。大多还是写写散文,小诗,由于学校处在山间小盆地中,自然也就多了些写东西的环境与意境。只要父亲一写出新的文章,我都会在写完作业后去看。他用的本子正是他意气风发时用的本子,陪了他十余年还是二十余年的青春逝去史册。
与父亲接触最多的是文字,但接触最深的还是肢体语言。从小到大只要我犯错误,免不了被揍,曾经被各种工具打过,曾经罚跪过5个小时,我也曾发誓不再理他,但越是这样越离不开他。
高四的压力终于让我在下半学期失眠,我请求父亲陪我睡觉,父亲似乎有些惊讶,但随后还是答应了,那晚我抱着父亲睡觉,那晚也许本该我会有很多感慨和感动,但我没有,因为那晚我睡得很熟。
父亲的故事,说不完,想到一件又会想到另一件。现在看不见父亲的笔迹,只能看看他给我发的邮件,内容更多的变成了对我的关心。偶尔翻翻从家带来的《金刚经》和《老子》,因为上面也有他岁月的痕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