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面的幸福与悲哀

方便面的幸福与悲哀
有日本媒体报道,据统计,日本的方便面销售量进来创出新高。同比销售量上涨26%,这是一个很高的数据了。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这里方便面要是同比上涨26%,那么康师傅们就要笑的合不拢嘴了,并顺势把价格牌上的数字翻一番。【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同期,各大媒体又报道了委内瑞拉物价飞涨,超市货架一空的场景。不要说大米面包,就是方便面估计也成了物以稀为贵的奢侈品了。津巴布韦当年钱当草纸的一幕如今正在委内瑞拉重现。哦,对了,这种视金钱如粪土的事情在我们中国也曾经发生过,1948年到1949年的上海人民也曾如此这般的奢侈了一把。
可着劲儿猛吃方便面的日本人民和望着货架痴想方便面的委内瑞拉人民其实都面临这一样的问题,那就是经济出了大麻烦。好在日本还有自己雄厚的经济基础作为保障,吃不起寿司还有方便面作为保障,而委内瑞拉因为执政者的无能,国内经济调控的不力加上工业化程度的单一,方便面也就成为了奢侈品。
从2013年我开贴起,我就一直对于委内瑞拉持担心态度。因为他的经济来源太过单一,而民众福利过于优渥。查韦斯上台以来,利用油价高企所带来的福利不断向民众发红包,并且对于外来投资企业实施极为苛刻的本国民众高福利保障制度,弄得外来企业【包括中资企业】疲累不堪,纷纷跑路了事。这也就造成了没有工业基础的委内瑞拉始终建立不起来一整套完整的民众基本生活产品生产的保障体系。一旦遇到油价下跌,入不敷出的时候,想要自己生产一点卫生纸都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外汇不足又导致了进口不畅的恶果,此时的敌对势力【美国和反对党】只要稍加用力,马扎罗政府轰然倒塌也就不足为怪了。
得益于查韦斯生前对于军方的有效控制,马杜罗理所当然的也就继承了这一遗产。这也是他至今没有倒台的原因之一。但军方这样的支持并不能长久,要是民生长期得不到改善,迟早军方会宣布保持中立,甚至倒戈。到那个时候,任何大神都回天无力了。
我曾经在2013年写过一篇帖子【今天会放进瞠目楼,以供大家评读】,那个时候,马杜罗刚刚接位,委内瑞拉的国内矛盾还不突出,我提出了要给予马杜罗战略规划上的帮助【派个政委】,而不是单一的利用经济援助或商贸优惠。因为三千多万的人口不是我们所能够养活得了的。况且这三千多万人口都是高福利的受益人,都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小姐命,即便有钱给,也是欲壑难填的。只有适度进行政治经济改革,取消一部分过高的福利和对于外资进入的不合理门槛,才能最终解决这个问题,让马杜罗平安过度。可是很显然,我们没有这么做,或者是没有资格这么做。而而有资格这么做的古巴老卡斯特罗隐居幕后,小卡斯特罗和美国的媾和,又让委内瑞拉这个左倾国家变成了一个没有灯塔导航的漂流船。何时翻船,只取决于海上风浪的大小,完全无法自控。
不过,其实我想说的不是委内瑞拉,也不是日本。而是当今世界的危机。油价下跌,对于靠能源输出生活的国家是一场致命的危机,委内维拉和俄罗斯都是鲜活的例证,而对于靠进口能源进行生产创造财富的国家却是一种警示,产能不足导致的经济增长缓慢和失业人口增多对于那些靠制造业创造财富的国家也是一种灾难。日本是其中之一,而我们也正在经历着这场阵痛。能否挺过去,有没有资格吃上方便面或大鱼大肉,正在通过能源危机传导给整个世界。能否吃上方便面是一个最低的衡量的标准。【似乎低了点哈】
这种情况的出现,产生的结果就是对于自身经济的无度保护和对于外部经济的极度抵触。欧盟对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否决就是这种状态下的体现。日本提出将要进一步实施货币宽松也是这种状态的体现。但这样的做法究竟能不能解决问题?显然是不能的,日本人民狂买方便面就证明了日本这种以邻为壑的做法并没有解决日本经济的病症,相反加剧了经济崩溃的速度。美国其实也是这样的,只不过,依靠着强势美元的存在,他有资格把危机外销。即便这样,他的日子也过得颇为艰难。至于中国,我不想多说什么,但目前经济,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大家心里面都有数。这也是为什么大掌柜力促供给侧改革的主要原因。
可你要是以为这就是最糟糕的情况,那么你就错了。最糟糕的是一旦经济陷入了不可逆转的困境,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固然可以卷铺盖跑路,但那些有资格用另外一种方法国家可不愿意卷铺盖跑路,他们会铤而走险,孤注一掷,引爆局部热点,通过出售武器,深度介入,甚至直接出兵掠夺财富的办法来保证自己的方便面不至于断销,更为严重的时候也不惜卷起袖子赤臂上阵。那种情况的发生,就不是方便面的问题了,而是生命的问题。到时候,吃不饱跑得快是大部分人的选择,可是在一个全球混乱的时代,你能跑到哪里?【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中国当然不会是那个孤注一掷者,所以我们选择了改善经济结构的方法。成与不成,我们努力,最不济,我们可以保住我们的方便面。目前,我们的主要外交方向在于非洲和亚洲周边。这是我们吃方便的基础,至于能够让我们吃肉喝汤的欧美,且走且看吧。当这个世界在为方便面发愁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奢望太高。该有的肉,迟早会来的,更何况,我大吃货帝国,素菜也能整出肉味道。日本人民请保重,愿你们的方便面不要断档。
去年的今天,2015年5月19日,我步履蹒跚的走出医院。走之前,我特意送了一面锦旗给我的医生。人们都说如今医患关系紧张,可是在我住院的二十多天,我感到的都是温暖和爱心。或许医生和护士的话有些职业性,而我花的钱也足够多。【心脏手术,十四万的费用,自费六万八】。但我依然心存感激,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心脏,要是在几十年前,就是绝症,毫无办法。而现在,我变得活蹦乱跳,2012年,我爬了一次青城山,写了一篇散文叫做《最后的名山》,那时的我,极度悲观,也算是拼尽全力爬了一次山,因为我以为那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爬山。别人用了两个小时,而我用了大半天。现在,我最喜欢的就是爬山,尽管依然不如正常人,但我已经敢于饱尝一览众山小的喜悦了。
出院后,最大的改变就是我更加乐观【之前我也很乐观,但那种乐观是基于对生命逝去的淡然】,于是我就更加努力的写作,以此来表达我的喜悦,来和诸位分享我的快乐,我的乐观,我的正能量。一周年了,本来没有想起来,所以写了马杜罗,不然我会写一写我对于看病的感受。要不是虎虎的提醒,我还真忘了。所以在这里说上几句。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祝福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