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莉自杀41天后,28岁具荷拉家中死亡的真相,你们必须知道

这是杂志之旅推送的第858篇文章
文丨小鲈鱼· 主播 | 小宇
01
11月24日上午,我们才发了一篇关于生命脆弱的文章,晚些时候就收到了一个让人悲伤的消息。
据韩媒报道,11月24日下午,具荷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图片来源:网络
“哎。”是我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
她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女孩,她的闺蜜——崔雪莉。
图片来源:网络
记得雪莉去世之后,远在日本的具荷拉就通过直播的方式哀悼过她,在泣不成声之时她表示要带着雪莉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
雪莉,姐姐因为在日本无法过去,只能这样跟你道别,真的很抱歉。
我会连你那份一起认真活下去的。
认真的活下去对她来说真的挺难的。
在曝出家暴时,她就选择过一次自杀。
自杀前,她曾在ins上说过一句话:
“一句话可以杀死一个人,也可以救活一个人。”
“如果知道话语重量的话,是否会多考虑一下自己现在要说的是什么话呢?”
在曝出“家暴”那时,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她才是被偷拍视频的人,她才是被威胁的人,但是在一些韩国网友眼里她却成了有罪的人。
就算她男友因此进了监狱,网友依旧没有放过她。
就像她最后一条ins,也有网友对她恶语相加。
图片来源:网络
同样的情况不单是发生在她的身上,在她闺蜜崔雪莉身上也曾有出现过。
在采访中,雪莉提出过这样的疑问:“我做了什么,你们要骂我?”
这个世界的恶意,从来都不曾少过。甚至在雪莉死后,有记者去采访那些雪莉的恶评者以及攻击雪莉的记者同僚们。他们也能厚颜无耻地说:“崔雪莉是死是活我不关心,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就不该做明星。”
图片来源:网络我们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恶意。02
想起前不久《奇葩说》节目中,李诞曾说过一段很有意思的话,他说:我有许多知识分子朋友。他们知识多了之后,他就觉得:天降大任于斯人。他也不苦其心志,他也不劳其筋骨。他就天天想怎么牺牲别人。
看似玩笑的话里又埋藏了多少的现实呢?
就像李诞的记者朋友一样,我也有个记者朋友说过一个这样的故事。
在他刚当上记者的时候,每天的工作就是守在热线电话那里等线索。
当然除了电话,有时也会有当事人亲自提供线索。
其中就有个小姑娘经常来到他工作的电视塔。
但她的事情,没一个记者敢接。
因为她精神有点不正常,总喜欢站墙边说着自己的事情。
在她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她跟着妈妈改嫁了。
一开始,日子都挺好的,继父对她也很好,供她上学。
但是等她长大一点以后,她继父就变了,开始对她进行了长期的骚扰,然后在一个晚上把她给糟蹋了。
但是她妈妈因为跟继父又生了个儿子,实在不想再改嫁一次,让儿子没有了爸爸。
等警察来的时候就和她继父串通起来,说是女孩自己不正经,勾引她继父,同时还把所有的证据都毁掉了。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面前,警察拿他们也没有办法,最终的结果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虽然她的继父没事了,但她却没法做人了,她的身体被玷污了,清白也没有了。
没有办法上学,也没有办法工作,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渐渐她的精神就变得不太稳定。
尽管她的精神变得不稳定,但她一直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希望有人能够帮她,而电视台是她认为最好的方法。
因为她来的次数很多,许多记者都认识她,但她的精神时好时坏,大家怕惹出麻烦,也就没有人帮她。
直到一天下午,有个女记者因为完不成当天的任务把主意打在了那个姑娘的身上。
那个女记者对姑娘说:
你去对面大楼10楼顶上站一会儿,假装要跳楼。
只要造成了影响,很多人来围观,我就可以报道这个事了,到时候我还在电视上募捐给你治病!
等了这么久,听到有人愿意帮她,她想都不想就同意了女记者的主意,去到了对面楼顶。
她去到楼顶没一会儿,楼底下就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并对着楼顶的姑娘指指点点。
精神状况本来就不太好的姑娘,看到楼下人们对她不断的指指点点,她变得有些焦虑。开始不停在楼顶上走来走去。
这时候有人提醒女记者,小心她真的跳下来啊!
但是女记者一看,现场围观的人还不够多。省台的同行也还没有来,公安消防也还没有完全就位。女记者就想:不行,这时候还不能让她下来!
于是,女记者给姑娘打了个电话说:
你现在必须要顶住,你还想不想伸冤了?你还想不想治病了?
于是,那姑娘不再到处走动了,就站在了楼顶的边缘。
这时有一些不怕事大的好事之徒开始在下面喊:
你跳啊,你倒是跳啊,不跳你就是没种。
随着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姑娘就真的跳了下来。
看热闹的人群一看,哟,真跳了啊!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
那个姑娘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没气了。
据说当时现场有个救人的武警小哥,跟姑娘差不多年纪,因为受不了那个场面,当时就哭了。
那个让姑娘跳楼的女记者,在女孩从楼下跳下来以后就没去过医院。
而是给这件事起了一个特别的感人标题,做了一段呼吁爱心的演讲,让当天晚上的收视率爆炸。
03
2014年4月,16岁的男孩崔徳夏正在为他即将到来的第一次毕业旅行准备着。
看着他那兴奋不已的模样,他妈妈忍不住和他开玩笑,说:
“明天就要出发了,小心明天起不来哦。”
徳夏听了妈妈的话,并没有反驳,而是去到妈妈面前,抱着妈妈说:
“妈妈没有乘船旅行过吧,我好期待明天船上的烟火和派对呀。”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场原本愉快的“修学之旅”,竟会变成一场“死亡之旅”。
图片来源:网络
4月15日晚,“世越号”从大雾中强行起航。
当晚一切如常,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在一声巨响后,船体开始了剧烈的倾斜。
正在大家感到紧张不安的时候,客轮的广播系统通知乘客们不要轻举妄动,等待救援。
而听到通知的乘客放下了心,就这样安静的等候着救援,更是和家人打起了视频电话。
但是明显的船体下沉让崔德夏感到了不安,他没有完全相信广播,而是拨出了求救电话。图片来源:网络
他的不安是正确的,从船体倾斜的那一刻,船长和船员们就慌了阵脚。选择了各自逃生。
他的电话让海警和军方的船只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了事发地点。
如果正常的话,他们都还有希望,都还有救。
但是没有如果。
来到事发地点的海警和军方并没有任何积极的措施。他们没有进入船内救援,也没有向船内广播疏散,只是救走了几个在甲板上的生还者。
船体倾斜不到两小时后开始倒扣,这时所有的乘客都嗅觉到死亡的味道,他们开始四处逃窜。
生还者金成默回忆,当时有人高举著一个6岁女童,他接过来后传给后方另一位男乘客,一回头便看见海水猛烈扑来,刚刚还浮在水面的人们瞬间都被淹没。最后一位自行逃出的生还乘客朴俊赫回忆:
“整个船变成困住生命的人间炼狱,当时可以听到各种声音,惨叫声、哭声和叹息声等。”
图片来源:网络
最终,世越号事件共造成304人遇难,大部分船员获救。
而这个事件更是让我感觉到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
事故发生后,赶到现场的韩国海警并没有迅速展开救援行动,而是封锁现场照片流出同时阻止民间渔船组织救援,顺便吃起了拉面。
图片来源:网络
至于那些获救的生还者,不是第一个报警的崔德夏也不是那些听从指挥的孩子,而是那些“调皮”没有听从指挥的孩子们。
图片来源:网络
这份恶意不单给“世越号”的遇难者们,还带给了他们的家人。
在事故发生不久后韩国媒体就报道:全部人员已救出。
但聚集在码头边心急如焚的家属们,却完全没有看到有任何专业的人员给他们带回亲人的消息。檀园高中副校长在船难第一天获救,第三天,世越号彻底沉没,他在挤满学生家长的珍岛体育馆附近自缢身亡。遗书中写道:“200名学生生死未知,我一个人活着太痛苦了,请将我的身体火化,骨灰撒在船沉的地方,让我与那些找不到尸体的孩子们在黄泉再做师生。”除它之外,还有更多的人通过相同的方式诉说着这个世界的恶意。
像是电影《熔炉》。
该电影根据韩国一所障碍人学校中发生的性暴力事件改编而成。
在现实中拯救孩子的一个是律师,一个是医生,在他们反复上诉后,当事人依旧没有判处重刑。
律师上诉7年,最后因为抗诉而被高压水枪射击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过。
医生继续着抗诉的道路,却走投无路。无计可施的他只能用自杀来换取关注,并在自杀前留下万字遗书。
图片来源:网络
像是电影《素媛》。
该电影根据犯人赵斗淳绑架一名小学生并性侵致其受重创的真实案件改编而成。
并在现实中促使了韩国改变法律,可就在今年施暴者赵斗淳已经出狱。
而我依旧能够记得《素媛》电影里犯人说的那句话:
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的。
图片来源:网络
04
在之前总有人赞扬韩国,说他们一部电影就能推动一部法律的出台。
像熔炉出的《熔炉法》,像素媛出的《赵斗淳法》,就像雪莉出的《雪莉法》。
但是这些法律能有用吗?真的很悬。熔炉的当事人依旧在法律之外潇洒,赵斗淳依旧离开了监狱,具荷拉还是离开了世界。法律是不能阻止坏人变成坏人的,法律是不能阻止世界散发恶意的。其实世界从未有过恶意,恶意一直来自人心。而这个世上最不能直视的,便是人心。人心有多可怕?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在具荷拉去世后,韩国青瓦台一项要求加强对性犯罪处罚的请愿,一天就有10万人参与。我们真心的希望,他们的法律不再需要通过沐浴更多人的鲜血才能落实了。-参考资料-
*易米三升《韩国第一的剧本,永远是世越号》*Feloni《邪教、献祭、谎言中的世越号事件》*知乎@李燃诺相关回答-主播-*主播:小宇,杂志之旅签约主播,用我的声音,陪你度过杂志之旅的每一天。
-奖品-
*每日锦鲤:每日随机掉落书籍三本,中奖名额不限*天选之子:每周抽选一人送出永生花一份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彩点“在看”给我一朵小黄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