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游击队—-生命之树,匹兹堡的枪声

卡巴拉教派的生命之树
纽约游击队—-生命之树
“搞定”,大漠用自己的中指在键盘的ent键上轻轻一击,罗伯特·鲍尔斯的个人网页检索就在屏幕上显示出来。
“果然,这家伙是个狂热的反犹分子。”吉姆用鼠标上下划动检索上的内容,那上面显示出这是一个对犹太人有着很大反感的人,虽然没有什么极端言论,但俗话说,会叫的狗不咬人,这种能够理智发表反犹言论并最终把自己的思想付诸行动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他们就像一个安安静静被伪装的炸弹,看上去没有危险,一旦爆发,其伤害程度之大,实在是非同小可。
“反犹倒是真的,狂热只怕未必。”大漠嘿嘿一笑。
“哦,这话怎么说?”吉姆不解。这个罗伯特·鲍尔斯,正是昨天在弗吉尼亚州匹兹堡制造特大枪击案的凶手。本次枪击案,在美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共造成十一人死亡,六人受伤,只是本次针对的目标是一个犹太人教堂,这在美国算是比较少见的。且鲍尔斯属于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和伊斯兰教没有什么瓜葛。所以,这件事就显示出几分诡异之处。特别是此时离中期选举已经不到十天。难道。,。。。。吉姆脑子一转,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大漠兄,你应该也注意到这个犹太教堂的名字了吧?”
“吉姆兄弟果然脑子转得快,。”大漠赞许的笑道、
本次鲍尔斯行凶的教堂名字叫做“生命之树”,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犹太教中一个神秘的教派“卡巴拉”,卡巴拉教派的全名正是“卡巴拉生命之树”,是犹太教中一个极为神秘的派别,虽然犹太人给它覆盖上一层和善、智慧以及其他各种好看的外衣,但既然是传之甚秘,少不了就会做一些避人耳目的事情。既然是避人耳目,那也就是有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了。
“卡巴拉生命之树”虽然神秘,但名声却很大,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欧洲都有不少拥趸,而由于其神秘性,选择信徒的范围也就颇为狭窄。只是拣选一些社会上的精英人士或有影响力的人秘密加入,这导致了它虽小却精,对于整个西方社会的影响力不容小觑。这一次,鲍尔斯选择这样一座卡巴拉派的教堂进行袭击,显见得的谋划已久的,且目标非常明确,目的也就很是明显了。
“既然是针对卡巴拉的袭击,那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我记得你介绍我看的一个公众号【盛唐如松】里的那个作者就屡次提到,真正干涉美国大选,并左右美国政局的其实就是以色列,而不是什么俄罗斯和中国。之所以美国政界不敢发表针对以色列左右美国政局的观点,就是因为当前美国国内的犹太人势力太过强大,而美国一向对于辱骂和指责犹太人的事情又反应得颇为激烈,所以大家明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却只能王顾左右而言他。看来,这次美国政坛内真的是要动真格的了。撕裂还是分裂?这真的成为一个问题”吉姆说
“反正目前想要团结是不大可能的了,这次中期选举,竟然比上一次大选斗争的更加激烈,白热化,甚至都开始动起了炸弹和机枪。。。。。你说这是为什么?”大漠问吉姆
“这个我倒可以略说一二。”吉姆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接着说“上次希拉里对阵特朗普,大家都还以为这不过是又一次两党之争,输赢本来都很正常,所以上次大选尽管双方也是用尽全力,但也仅限于打嘴炮,互揭老底罢了,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赢的人理所当然,输的人也心服口服,这也算是西方民主政治中的最高境界了。当今全球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膜拜西方式民主政治,就是因为被这种表象所迷惑。总体上来说,无论是哪一个政党当政,都不能脱离大家既有的潜规则,也就是不得动了现有体制的根本,为资本主义服务,为资本家服务,这里的资本是指全部的资本而不是个别资本集团。虽然肯定会有所偏向,但却不会赶净杀绝。特朗普上台后,短短的两年不到时间,其对于国际金融资本绞杀目的已经是昭然若揭。而其对于以色列疯狂的帮助更是把美国自身安全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险境,最近为了以色列的利益,对沙特这件事处理的如此让世人失望,这其实已经颠覆了美国传统的普世价值观。很显然,特朗普想要险中求胜,全然不顾美国历代政客们潜心打造了两百年的光辉形象。这让美国一旦势弱,就很难再有回头之路。所以,美国的建制派以及精英政治阶层感到一个无比巨大的危机,要是在任由特朗普如此胡作非为下去,美国或者会成为一个无人敢于侵犯的刺猬,但却失去了一个王者应有的荣耀,而美国之所以在世界上能够呼风唤雨一百年,所凭借的并不是满身的针刺,而恰恰是王者的荣耀。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拿下本次中期选举,让特朗普在后半个任期难有作为,并最终把他在下一次总统选举中拉下马,实在是不得不为之事。”吉姆分析道
“嗯,不错,这大概就是本次中期选举前,美国终于从君子动口不动手快速演变为小人动口也动手的主要原因了。从目前来看,沙特记者卡舒吉案、美墨边境的大规模难民积聚事件,奥巴马和克林顿收到了炸弹包裹等等。。。都显示出和以往大选前不一样的态势。原来大家只是相互揭个老底,丑化一下对方,如今,动用的不但是国内的威吓手段,竟然连国际力量都开始使用了,可见,斗争的白热化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大漠说出自己的看法。
“的确,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按照这样的情况,这次针对犹太人的枪击案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要知道,这一次以色列要的实在太多了。多到了损害美国国家根本的地步,所以,通过这次枪击案来警告一下以色列过于膨胀的贪欲之心,的确是有必要的,只是针对平民的屠杀,我从来不觉得这是正义的。”
“唉。。。。”大漠一声长叹“死在叙利亚的平民何止千万,这点代价他们还是付得起的。从耶路撒冷的地位,到伊朗的制裁,以色列碰到一个数十年一遇的机遇期,既然特朗普如此维护以色列的利益,以色列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尽量扩大自己在中东的地缘安全范围。而为了维持特朗普在美国国内的地位,他们必然也是无所不用其及的使用各种手段。这让美国的两党之争变成了超越两党的集团利益之争,建制派经过了数次努力都达不到钳制特朗普的目的,自然就要使用一些非正常手段了。嘴炮干不赢,只能动手了。”
“大漠兄,你觉得这个鲍尔斯是受命于人的吗?”吉姆问。他觉得如果鲍尔斯是受命于人,一旦被查出来,那美国说不定立刻就会陷入到真刀真枪的分裂中,甚至不排除发生武装斗争。
“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像鲍尔斯这种极端仇视某一团体的人,根本用不着去收买或授命,只需要在适当的时间对他进行情绪引爆就好。这些人始终在某种刻意营造的舆论氛围中寻找自己的情绪发泄点,比如这个鲍尔斯,一直在网上发表自己的反犹言论,只通过适当的调查就会知道他是一个容易被引爆的潜在可利用者。所以,通过技术手段多给他推送一点暴力性的负面新闻,再营造出一个反犹的舆论氛围,到了想要用它的时候,加大推送的力度,点燃他埋藏已久的暴力情绪,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根本用不着去教唆或收买。而且这样做,虽然被害一方心知肚明是谁在搞鬼,可是却根本拿不到任何证据,最后只得不了了之,最多也就是用同样的手段向对手发动报复。也就是大家相互不去指责对方造成了惨剧,只是下黑手还击。”
“那你觉得这次以色列会行使报复手段吗?我看,这件事刚一出来,以色列就派人飞到美国参与调查。一旦得出结论,按照以色列人的性格,发动报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吉姆推测到。
“并不尽然,我觉得这一次以色列和特朗普一方或者会打碎了牙齿咽进肚。暂时不会发动激烈的还击。中期大选只剩十天不到,此刻如果在美国掀起太血腥的报复与反报复事件,必然会增加共和党选举获胜的难度。非但不能发动报复行动,只怕还要把这件事压一压,毕竟目前的执政者是特朗普,如果国内发生太多的血腥事件,或者相互指责的激烈口水战,都会对执政的一方形成不利,想要赢得选举,就必须要把这件事暂时压下来,尽力营造出一片祥和的国内环境,即便目前祥和已经是不大可能了,毕竟,难民潮已经快接近美墨边境,一旦在选举前或选举中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对本次的中期选举选情也都是有着极大影响的。但不让有更多的热点事件发生,却一定是特朗普需要去做的。”
“果然不错,我看到了,新闻刚刚出来,宾夕法尼亚州的检察官已经宣布对鲍尔斯指控高达二十九项罪名,估计会判处他死刑,这既是灭口,也是灭火啊。他们还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呢。司法部长塞申斯也出来说话了,说会寻求对鲍尔斯死刑处罚。看来这件事,暂时就到此为止了。特朗普果然不是一个粗人,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有人闹出这样的事来左右中期选举,就不会让这件事那么快平息的,除非。。。。。”大漠略一沉吟。
“除非什么?”吉姆忙问
“除非这次警告有效,以色列放弃对本次选举的干扰,否则,,,,,嘿嘿”
“你是说,这从针对生命之树教堂的枪击案,仅仅只是一次警告?还有更猛烈的戏码会上演?”吉姆一想到这,不由得不寒而栗。这他妈的美国政治,真是太残酷了。。。
“这件事目前有两个走向,一个是警告有效,他们内部最终达成妥协,大家规规矩矩的选举,特朗普也不得在打击异己利益的路上走得更远,那么这件事到此为止,另一个则为警告无效,就是目前特朗普政府想要在这件事上快刀斩乱麻,尽快平息这件事的影响,但却不愿意放弃对于异己利益的打击,那更残酷的事情肯定会层出不穷。记着,吉姆,美国内部分裂的硝烟已经愈来愈浓,你振臂一呼的时刻也越来越近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