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游击队–俄勒冈的机会

纽约游击队–俄勒冈的机会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导读:纽约游击队是我之前写的一个系列,主题是美国黑人和下层民众的觉醒,从占领华尔街到弗格森镇枪杀案里,我认为美国会爆发一些列的反政府反金融资本的武装活动,由此而创作了《纽约游击队》系列。只是基于本人对于毛泽东思想理解的浅薄,一度中断了这个系列,现在,决定再次把它拿出来,和大家共同欣赏美帝的逐步崩溃,也算是乐事一桩O(∩_∩)O~。另外,由于前一段时间,为了一些琐事,在浙江德清消磨了几天,耽误了大家的阅读,深感愧疚,接下来,我会努力偿还这份欠债。】
吉姆最近并不忙,倒不是没有事情,没有演讲,而是他觉得自己对于太平洋彼岸那位伟人的思想理解得过于浅薄,以至于在指导兄弟姐妹们的时候,有些力不从心,所以,他潜心阅读,努力揣摩,想要进一步揭示真相,可以用更浅显的道理让兄弟姐妹们明白自己所从事的的事业的伟大和正义。
“笃笃笃。”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吉姆从沉思中醒来,门一开,是他的学生兼好友约翰。他一进门就对吉姆说“打开电视,打开电视。”吉姆知道一定有大事件发生,但自己的那台老掉牙的电视机并不容易打开,遥控机摁了很久都没有反应,倒是约翰手快,走到电视机边,手动打开了电视。
“我们无惧于联邦政府的压力,它已经成为金融资本的代言人,对我们而言,他们就是一坨狗屎。我们需要真正的自由,我们需要真正的自决。所有爱国者,来吧,我们欢迎你。让我们一起共同创造真正美好的美国,美好的俄勒冈。我们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为自由,在所不惜。。。。。。”电视里一个手持来复枪,戴着牛仔帽,穿着格子衬衫的人正在慷慨陈词,一副无所畏惧的牛仔模样。
“邦迪?”吉姆看着电视自言自语道。“这家伙又在闹啥?”
“他这次可是玩大了,占领了联邦州政府大楼,并宣布将会依托野生动物保护区作为根据地,进行长期的武装斗争,看新闻,还真有不少人响应呢,很多人正从全国各地奔赴俄勒冈,准备参加此次战斗。”约翰说得津津有味,情绪激昂。似乎他已经看到了吉姆老师描述下的全民游击战争正在来临的画面。
“啪”电视机关了起来,吉姆手中的遥控器此时变得异常灵敏。约翰不解的看看吉姆,为什么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老师竟然无动于衷呢?
“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吉姆嘀咕了一句刚看到的中国古人的名言。这些天,他不但阅读毛选,更是大量阅读中国古典书籍。那是一个浩瀚的海洋,越看,吉姆觉得自己越渺小。如何才能从芥子之中脱颖而出,是吉姆最为迫切关心的问题,但林老师渺无音信,自己也只好从哪些书籍中寻找答案了。【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什么?????”约翰很显然没有听懂这句话,他本来就是二百五的中文水平,弄这些之乎者也的东西,更加让他茫茫然。
“哦,”吉姆很快意识到自己错误。自己应该用更浅显的东西来教给约翰他们这些人,而不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走,这样就会脱离群众。嗯,对,就是脱离群众,毛爷爷说过,脱离群众的革命一定会失败。对,有些道理自己懂不行,更不能用生涩的语言去传播,那样,只会更加脱离群众,让别人以为自己就是一个疯子。吉姆想到这里忽然笑了。这几年,联邦调查局看自己不就是像看疯子一样吗?要不然,自己早就到他们那里喝茶去了。他忽然意识到约翰还在一边,看着自己傻笑而莫名其妙。赶紧调整思路,对约翰说道。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革命,邦迪这一家,去年因为在内华达州对抗联邦警察而一举成名,现在,他出现在俄勒冈,既有出于牛仔之间的仗义,也有沽名钓誉争取游牧区利益的考量。他们算不得革命者,但这件事还是有着很积极的意义的。我们需要善加利用。”
“啊,这么声势浩大的行动,也算不得革命吗?”约翰对于老师的定义有些不服,也显得有些沮丧。
“是,我们未来将要进行的革命,不是对于某一事件的激烈反应,而是要进行有序的斗争,我们要争取的利益,是全美国底层人民想要得到的利益和公平,而不是出于私利。邦迪一家的行动,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他们只是出于自身利益受到伤害之下做出的反应,虽然他们的口号喊得很响,为了全美人民,但实际上,他们只是为了自身利益而已,说白了,也就是政府的圈地定义和他们的游牧定义发生了冲突,他们才做出了激烈的反应。他们并没有自觉革命的意识。而我们将来所要做的事情,和他们完全不同,我们要发起自觉的全民活动,让美国所有的底层民众自觉地参与到伟大的革命事业当中。而不是刀架到脖子上才采取行动。更不是为了一己私利才谋求革命者对于他的帮助。”
“您说的还是太深奥,我不太明白。”约翰晃了晃脑袋,觉得有些羞愧,自己跟随吉姆快两年了,吉姆的话他还是有些迷迷糊糊,虽然,他知道吉姆那些话是对的,但自己却总是理解不了,因为按照吉姆的说法,自己很显然也是带着私利参与这场革命的。作为曾经的高级白领,如今沦落到要靠政府救济来生活,要说不是因为私利而去谋求推翻这个政府,实在说不过去。也罢,或许自己还要努力学习才成。
“理想,我们虽然都是抱着个人的原因来谋求这一伟大事业的成功,但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崇高而统一的理想,只有确立这一理想,我们才能真正的升华为一个革命者。”
“可是,我感兴趣的是如何把理想付诸于行动,就像俄勒冈的邦迪那样,虽然他们不是一个自觉的革命者,但他们毕竟付诸了行动,这一点,我觉得积极意义很大。”约翰还是倾向于行动。
“是的,所以,我们要正面宣传这一行动,但却不能效仿,因为,邦迪的故事,或许只是联邦政府宣扬民主的一个范例,并不能够对联邦政府的根基做出实质性的损害,而邦迪一家摩门教的背景让我不由得想起上一次总统竞选时那位摩门教竞选人罗姆尼。或许,所谓的美国英雄,只不过是美国政治斗争的一场政治秀而已。谁赋予邦迪一家如此巨大的勇气,背后的真相也许只是为了给民主党或奥巴马一场难堪罢了。我们需要注意到的是,在俄勒冈,他们都是举着美国国旗进行活动的,那么他们所提到的的联邦分治,是不是一个噱头呢?”吉姆分析道。
“哦,或许真的像您说的那样。哎呀,政治这东西,真的扑朔迷离。”约翰惊叹道。
“所以,我们一定会有行动,但绝不是这样的行动,在目前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我们并不能做那些太暴露自己的事情,而是要通过宣传,让这个万恶社会的根基瓦解,爆冷式的突然枪击案或许就是我们宣传的成果,无迹可寻但又功效卓著。革命的成功,靠的是脑子的智慧,而不是身体的强壮。只有等到这个社会的基础瓦解到一定程度,我们才可以揭竿而起。这也是为什么V字仇杀队要带着面具的原因。”
“啊,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那么,我们就接着做我们擅长的事情,不要被那些看似浩大的事件所吸引,革命的成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嗯,对了,你和我说过,那位东方的毛爷爷写过一本书,就叫《论持久战》,我回去好好看看。”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