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原创】摩萨德的雏鹰

亚当是只雏鹰,摩萨德的雏鹰。
摩萨德,全球最神秘情报机构之一。其组织成员多为以色列军队中特种部队的退役人员为主,亚当也是。尽管亚当已经服役五年,且在军中表现优异,由此而获得进入摩萨德的资格,但他依然是一只雏鹰。亟需训练从而成为搏击于长空的老鹰。
欧洲是这些雏鹰训练的最好地区。这里社会环境相对安定,欧洲各国对于以色列也颇为宽容和忌惮,即便雏鹰们出了一点事儿,也能够很快用外交手段摆平。且雏鹰们在欧洲也可以很容易获得一个对于自己日后执行任务有利的职业或名分,比如某欧洲公司的职员或某欧洲大学的毕业生。而更为有利的是,因为欧洲相对宽容的移民政策。各种反犹组织也都喜欢在欧洲发展,这让雏鹰们很容易得到训练的机会。一旦训练成功,雏鹰变成老鹰,那他们就会被召回以色列或派往中东各国乃至世界各地执行任务。
亚当,不过才来巴黎一个月。作为一只雏鹰,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毫无例外的是,有一只老鹰带着他执行此次任务。老鹰名字叫拉斐尔。一个久经谍场的特工。
“亚当,你明白此次任务的目的了吗?”拉斐尔眼睛离开监视望远镜后,扭头问亚当,任务已经开始,他们监视的人还在沉睡,没有要动的样子。趁着这样一个空隙,拉斐尔开始给亚当传授一些国际关系上的基础知识点。
“明白,盯准对面楼上的那个目标,只要他一加入到游行队伍,我们就向法国警方举报。让他落入到法国警方之手,任务就算完成。”亚当把任务流程又说了一遍。他很奇怪,这种任务非常简单,虽然自己是个雏鹰,但也不至于执行如此简单的任务。这让他有些失落,觉得自己心中神秘莫测,英勇神武的摩萨德实在是不过尔尔。
“你知道我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吗?”拉斐尔问。
“该知道的我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我绝不去问。”亚当犹如背诵军事条例一般,把规则复述了一遍。
“不不不,你那是军队里的条令,一个合格的摩萨德行动人员,应该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有个通盘的了解,并对任务背后的国际背景有所了解,这样我们才可以在执行任务时随机应变,并实行对国家最为有利的手段来完成任务。这是我们海外行动人员必备的素质,也是我们摩萨德成员拥有的特权。”
“那。。。。就请您为我讲解指导一番。”亚当这才知道,升级成为老鹰并不是自己的执行力要多么的厉害,具备综合素质和非凡的决断力才更重要。
“好,咱们就从现在的这个任务说起。马上,会有一场针对伊朗的抗议活动。参加抗议的人员大多是从伊朗流亡欧洲的伊朗裔人。这场抗议游行实际上是在为美国特朗普总统十一月份访问法国做铺垫。要知道,最近的联大会议上,法国的马克龙和特朗普总统闹得挺不愉快,双方为了自由化贸易和巴黎气候协议这件事,心中存有芥蒂。这种芥蒂使得马克龙在美国对于伊朗的制裁和打击政策上受到影响,马克龙或许会对美国的政策有所阻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要配合特朗普总统,给他创造一个良好的访法环境。”
“可是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和您说的目的似乎没什么想干啊?我们现在监视的这名伊朗人,是伊朗军事安全局的特工。他对以伊朗裔为主体,且还是反对伊朗的游行进行监控不是很正常吗?我觉得,不但我们在对他进行监控,法国情报机构也一定知道他的存在。对于这种监控也应该会理解。我们这样做,意义何在?”
“亚当,你如果真觉得我们的任务如此简单,那你就错了。这名伊朗特工执行的的确是一项普通的监控任务。但我们可以借此把它扩大化,让法国警方认为这名特工将会破坏本次游行,甚至有可能对游行队伍痛下杀手。如果这种可能被法国坐实,马克龙势必大动肝火,毕竟,前不久他还在欧盟为伊朗制定规避美国制裁的政策。如果伊朗人不领情,反而在法国发动恐怖袭击。那么你说,马克龙对于即将访问的特朗普会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呀。。。这样一来,马克龙势必会厌恶伊朗,那么自然也就向特朗普总统靠近一点了。只是我不明白,这个伊朗特工执行的仅仅是监控任务,怎么会变成恐怖袭击呢?”
“要不你怎么就是雏鹰呢?嘿嘿,他执行的是普通任务,我们俩可以让他变得不普通啊。要不然,咱们摩萨德的威名从何而来?”拉斐尔嘿嘿一笑。
“你是说咱们去栽个赃?”亚当顿时来了兴趣。这种栽赃嫁祸的手法才是一个特工应该去做的,总是这么枯燥无味的守着望远镜,也太无趣了。
“正是如此,只要我们栽赃成功,伊朗就会百口莫辩,那么下个月特朗普来法国,马克龙也就别无选择了。”
“可是,据我所知,欧盟现在当家的可不仅仅是法国,马克龙这小子毕竟太嫩,我们以色列真正要对付的应该是德国默克尔那只老狐狸吧?”亚当自然知道以色列在德国一定也有这此类的任务部署。不过碍于纪律,自己并不敢多问,既然今天拉斐尔说要给自己上一堂国际关系的大课,那自己何不趁势请教一番呢。
“好小子,举一反三,不错。德国的确是我们需要应对的重点,。不过,那都不是我这种级别的人能够去做的。”
“啊,难道您的老鹰级别都不能参与此事吗?”亚当一惊。摩萨德的内部级别中,拉斐尔虽然不算最高,但也算是老资格了。如果这样的话,参与到对德国行动的人员的级别真的是难以想象了。亚当明智的闭口不问。
“你也不用气馁,虽然我不便向你透露细节。嗯,说实话,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如何运作的。”
“好啊,好啊。”亚当异常兴奋。
“你要知道,我们以色列和德国有一个每隔两年举行一次的部长级交流会议。说是部长级,却都是由总理带队。这是二战后一直在进行的活动,其目的就是要不断提醒德国人,他们在历史上欠了我们太多的血债。需要用大量的投资和金钱来偿还。德国这么多年也的确做得不错,不管是为了表现给世人看,还是出自真心的愧疚,总之,德以七十年来的亲密关系就这样一直维系着。但是去年,这场活忽然终止了。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德国的默克尔总理不想跟着美国的脚步走,特别是不愿意跟着特朗普总统实行新的中东政策。这当然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我们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布局,准备把默大妈从总理的位置上弄下来,可是默大妈实在是太强了,虽然去年的选举磕磕绊绊,可是最终还是让默大妈组阁成功。为了表达自己对我们以色列的不满,默大妈重新上台后,就终止了德以的此项交流活动,一直到今天。你看,默大妈又羞羞答答的带着她的部长们来到以色列。能够实现这样的目标,绝非默大妈悬崖勒马,良心发现,而是我们的高级别人员从中的努力。”
“你是说,我们以色列在德国的力量已经足以改变德国的大选结果,并左右德国的政策吗”亚当心中猛然一惊,似乎总觉得有某些不对劲的地方。
“你以为呢?”拉斐尔嘿嘿一笑。“德国,历来是我们以色列最为重视的地方,也是曾经给过我们最大伤害的国家。对于德国的掌握是我们历来最重视的项目,可以这样说,在德国,你们雏鹰一般是没有资格去执行任务的,就是我们这样的老鹰,也不过是执行一些策应的任务。在德国的政界和各政党高层里,早就有我们埋下的棋子。不然默克尔的组阁为什么那么艰难。组阁后政府的各项政策为什么又困难重重?这都是我们和特朗普总统的共同谋划,让默大妈老实一点,乖一点,不要试图和以色列作对,特别是我们即将展开的对伊朗行动。”
“明白了,但是,我们真的要对伊朗动手吗?”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伊朗一直在中东搅动什叶派针对以色列的仇视,我们必须要让伊朗的政局动荡起来,让他难以自顾。只有这样,伊朗才会放弃他们在叙利亚的力量部署。你知道,叙利亚等于是压在我们头顶上的一块大石头,既然俄罗斯拼死保护阿萨德政权,我们无法和俄罗斯达成一致,也就只好退而求其次,把激进的什叶派武装赶出叙利亚。这样才可以确保我们以色列的安全,要是让伊朗人把导弹基地部署到叙利亚,我们以色列将永无安宁之日。”
“会对伊朗的国内发动打击吗?”亚当心里痒痒的,如果真的会爆发地面战争,那自己回到部队,才真的有了用武之地。
“嘿,你小子就别做梦了,一旦进入到摩萨德,你就别想回头。即便回到部队,你也是我们摩萨德的一员,当初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拉斐尔显然看透了亚当的心思。
“可是我不解的是,中俄作为伊朗的背后支持者,中国为什么这次又在我们以色列合作建设港口。难道我们对中国也有影响?”
“影响当然是有,但却不是德国和法国的那种影响,目前中美是世界两大博弈势力,无论他们谁输谁赢,我们都得抱住他们的大腿。中国资本之所以进入以色列,其实是缘于一个地缘战略的考虑,而不单纯是伊朗问题。”
“地缘战略?您能详细说说吗?”亚当问。
“随着世界新能源的兴起,页岩气的开发,中东的地缘战略位置再次凸显,而不单纯是石油能源的重要性了。要知道,中东地处亚非欧的十字路口。。。。。嗯,对面有动静了,准备行动。”拉斐尔一边说话,也没有放松对对面的监视。他可看到对面有人影开始晃动,知道,自己和亚当该行动了。
“前辈,埋雷的事情就交给我了,这个我们在部队里就已经轻车熟路了。”亚当自告奋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