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的孤立

光荣的孤立。
光荣孤立这一词语来自于十九世纪末的英国。当时的欧洲本土战云密布,风雨飘摇,战争似乎一触即发。各个国家之间都在寻求结盟合作,以德意奥和法俄为首的两大阵营相互对立攻击,整个欧洲大陆似乎处于一种撕裂的状态,这时候的英国采取置身事外的外交姿态,以避免自己身处战争的漩涡之中。作为英联邦的嫡子,加拿大政府给了自己宗主国这种超然事外的处事原则一个好听的名字“光荣孤立”。
作为独立于欧洲大陆之外的一个岛国,英国采取这种政策可以确保自己不会在第一时间里被迫选边站队,而是在矛盾充分激化后,他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和明确的事态发展走向来决定加入哪一个阵营。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事实证明,英国这一政策虽然被后世诟病,但无疑给英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和政治利益。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远在大西洋对面的美国,无疑是全盘继承了英国人老于谋算的衣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采取了光荣孤立的政策,在大战的前期,对于双方的是非不置可否,只是玩命的输出战争物资,大发战争财。特别是在二战中后期,如果不是日本的铤而走险,袭击珍珠港,美国的光荣孤立政策应该还会持续更长的时期。而这段更长的时期无疑会给当时的那个世界带来更为长远和惨痛的灾难。但美国人并不会为此感到良心上的不安。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高尚文明的国家,就像之前的英国。之所以在很多人看来美国对于世界的掠夺手段要比英国人文雅一点,一个是开着舰船四处抢掠,一个是操纵货币挨个剪羊毛。这不过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大环境在改变,掠夺手段也随之发生变化而已。孤立,从来只是自私的表现,永远配不上光荣这个带着褒义的定语。
自从人类进入大航海时代,抛去那些利用坚船利炮四处抢掠的丑恶现象,人类的繁华基础正是建立在这四通八达,无所不至的贸易往来上。西方也正是因为这一基础而得以繁荣至今,【当然其繁华的更大基础是依托自身的武装优势进行世界性的掠夺】。美国正是这种世界性贸易往来的最大受益者。无论他是世界性生产大国,还是世界性消费大国,其根基都是依托于对外的开放往来。即便是今日的美国,虽然他们不再以一般性生产资料作为自己的经济支柱,而是以高端产品以及金融产品在全世界攫取巨额利润,但其本质还是根植于世界性贸易往来上。孤立,其实无异于自掘坟墓。
但我们知道,西方国家是由资本控制,他们的本质是自私自利的,需要开放的时候,他们会大肆宣扬通商开放的好处,如果被宣传的对象不同意他们的做法,他们就不惜用军事手段来迫使你同意。这就是为什么在清朝末期,腐败无能的清政府被迫签署大量通商条约的原因,西方列强并不是希望中国由此可以走入全球化贸易阶段,而只是为了满足自身对于利润的追求。
可一旦他们发现这种贸易开始转向对自己不利的一面,那么孤立主义也就变得非常光荣了。当年的英国对欧洲本土,当年的美国对于两次世界大战的初期态度都属于这种心态的体现。对于他们来说,可预见的战争带来的伤害无足轻重,重要的是自己怎样才能做到利益最大化。当然,值得钦佩的是,他们基本上都达到了自身的目的。他们都从这血腥的战争中赚得盆满钵满,对于资本来说,或许这就是无上的光荣。这也应该是东西方文化中对于光荣的不同理解吧。
时光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们依稀的看到西方的两个主流国家—英国和美国再一次操起光荣孤立这件西方文化中的独门武器。从去年的英国脱欧,到今年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至上。光荣孤立的阴魂再一次飘荡在世界的上空。这正是遮住整个世界灿烂的那块阴云,这块阴云的飘荡,预示着这个世界正在走向一个不可知很危险的未来。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作为西方社会最成熟的两个资本主义国家,他们对于利润的嗅觉,对于危险的警觉都是无可比拟的。这一点无可非议。因为他们都是成熟的现代国际关系学的创始者,更是当代国际关系的实际操纵者,他们有着老道的经验,有着灵敏的嗅觉,有着复杂的操控手段。所以,他们所采取的措施,往往就是这个世界下一步走向的风向标。
英国经过几十年的风化侵蚀,已经不足以影响到整个国际的走向趋势了,他的脱欧行为只能看作是一种避险行为,这类似于英国是一个非常熟悉市场规律的散户,能够感知到危险,但并没有左右市场的能力,所以他只能采取避险措施。但美国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机构,他是有能力左右这个市场的走向的,是不顾市场的崩塌趁机再捞一笔以求自保?还是做出一定的牺牲来保证市场的稳定和安全?这个时候,资本趋利嗜血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它的选择简单粗暴,那就是只要自己过得好,哪管外面巨浪滔滔。
特朗普的美国至上原则正是来自于此。当看到这个世界的市场风向不利于自己的时候,他们所想的不是如何挽狂澜于既倒,而是想着如何保全自身的安全和利润。
但这是一种过时的经验,是一种不愿意动脑子而依靠前人成功经验的懒惰行为。在全球化浪潮不可逆转,在一种商业贸易行为已经成了世界各国最普遍纽带的今天,特朗普的闭关自守简直就是当年乾隆皇帝天朝自负的翻版,随之而来的必然是美国要么成为一个逐渐没落的国家,要么再次沦落为一个依靠打砸抢以满足自己需求的匪徒之国。
美英预感到的危机其实来自于世界全球化的一个瓶颈。这个瓶颈就是当工业化产能大规模转移之后,这个世界如何再度进行财富分配;当全球化更进一步揭开了这个世界上不平衡发展的真相;当某些人类被这种不平衡真相所刺激从而爆发了全球性的恐怖主义。于是,在瓶颈处,不但产生了大量关于利益分配的争夺,也爆发了这些争夺之下所产生的恐怖袭击和民族分化。
以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意识到这个瓶颈的存在,也试图想突破这个瓶颈,可是他们追求自身利益的本质没有改变,那么在全球财富重新分配上就根本不会有着质的改变,这种本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突破这道瓶颈,而对于异己势力采取的手段也是沿袭西方一贯的霸道粗暴的手段,要么是定点清除,要么是傾人之国,如此简单粗暴的手段只会打碎瓶颈而不能突破瓶颈。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美国粗暴干涉的情况下,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危险,且有着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于是,闯了祸的孩子决定跑回家里,关起大门,躲一时算一时了、
与此同时,这个世界的东方有人开始承担起责任。
中国是一个后来者,这个后来者本来以天朝上国自许,但在被西方列强痛扁之后,终于意识到随着时代的发展,参与进全球化时代的重要性。一番痛定思痛之后,虽不能说后来居上,但也聊可以并驾齐驱了。同样的是,西方遇到的瓶颈我们也会一样遇到。但西方突破不来了得瓶颈我们却未必突破不了。这是由两者不同的文化所决定的。
在淘得全球化贸易化的第一桶金之后,这个世界的财富开始慢慢的从西向东流,正所谓一江春水向东流,在中国,水就是这么流的,合乎天道,合乎自然。这种合乎天道自然的文化传统培植了中国人不同的处事方式。那就是我们对于全球化的理解,是普惠众生,共同发展的。从我们自己的和谐社会理念到现在准备实施于全世界的一带一路框架,都是基于这种文化传统。那就是财富是流通的,并不会为哪个国家,哪个资本集团所私有,人类的最终繁荣是建立在全人类的共同发展上,而不是一个国家一个资本集团的攫取和独占。
这种发展模式无疑是需要长时间共同努力的,也无疑会因为财富的均质化而被一向自私自利简单粗暴的西方文化所不容。但这是人类突破全球化瓶颈的唯一方式。
中国的一带一路,看上去是以中国为主导的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可实质上却是造福于全人类的一种发展模式,唯有这样,才可以最终使得这个世界稳定安全,建康发展。
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里,当下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风险,是一个西方社会在感觉到自己将要失败后的孤注一掷。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实力已经看到了未来引领这个世界发展的国家不属于他们的阵营,所以,行险一搏,暴力不合作就成了他们必然的手段。
那么接下来未来几年或几十年的风云震荡也就在所难免。美国所实行的不单单是自己的闭关自守,他们的手里还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当文明人眼看要做不成的时候,接下来他们就会返祖,再一次充当海盗的角色。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索马里的海盗会变得不值一提,我们所面对的将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最为无耻的西方海盗的重生。海盗,永远都是孤立的,但他们也永远不会光荣。
【本篇文章大家可以结合未来的金砖会议来看,多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