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手

“这绝对不行!”一阵咆哮从查尔斯花园的会客厅里传出,吓得正在修建玫瑰花的花匠扔掉了手里的剪子。自己的主人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今天是怎么了?要知道,今天的来客可是美国政府的三号人物蓬佩奥啊。
不错,八十高龄的查尔斯今天发火了。在全球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蓬佩奥在这位老人面前,温顺如羊羔。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回答
“查尔斯先生,您别发火,这件事我也很难办,您也知道,咱们的总统视普京为偶像,对于任何来自俄罗斯的负面消息都尽量冷处理,我也只是按照他的意思发了一个声明。咱也不能太违逆他的意思,跟他对着干,否则以他的脾气,尽管他的第一任任期只有几个月了,也是可以让我卷铺盖走人的。”
“哼,你怕了?”老人冷哼一声。“胆子这么小,还想竞选下下一届的总统?还想在特朗普继任后玩纸牌屋的咸鱼翻身游戏?”
“这。。。。”蓬佩奥头上一阵冷汗。自己想当总统这件事并不是秘密。而自己最强的竞争者并不是民主党的某位,而是目前的副总统彭斯。他们二人同出科赫门下。一个当了副总统,一个当了国务卿。目标都是奔着特朗普的位置去的,只是很可惜,特朗普虽然老迈,但他背后的以色列人的确很厉害,特别是他的女婿和女儿,更是为他精心谋划,为了取悦犹太人,不惜一切在为以色列创造条件,对于这样一个总统,聪明的以色列人自然会力保,而正因为如此,无论是低调阴沉的彭斯还是张扬狡猾的蓬佩奥都没有机会取而代之。为此,蓬佩奥也曾暗地里埋怨过科赫兄弟不给力,只能靠自己努力。但他也知道,如果真的离开科赫家族的支持,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混不进华盛顿的精英圈的。所以,他一直保持着谦卑的姿态。
“我告诉你,为了设这个局,我可是花了很大的心思,不能就这样被特朗普糊弄过去了,他帮以色列我不管,但是想要帮俄罗斯,那可不行。”
“您的意思是,这个局真的是您设的?”蓬佩奥愈加小心。
“不设又能怎么办?眼看俄罗斯和德国就要勾结在一起了,一旦北溪二号开通,我们美国的能源生意将会受到长期的影响。眼下国际经济因为疫情的原因,在明显的萎缩,如果我们不能保证能源输出,不能借此对欧洲加强控制,那以后美国不但经济恢复无望,也会成为真正孤悬海外的国家。所以,一定要破坏掉俄欧这件的任何关系好转的苗头。但就在这个时候,你和特朗普竟然给我掉链子,我能不生气吗?”查尔斯·科赫在发了一阵火后,觉得还要利用蓬佩奥,就转缓的语气,开始分析这件事的厉害之处。
前不久,俄罗斯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怀疑‘中毒’。随后他被送往德国接受治疗。这件事本来并不大,一开始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想要淡化这件事,但随着纳瓦利内进入德国医院后,德国政府的态度开始转变,认为纳瓦利内的‘中毒’的确和俄罗斯有关系。默克尔甚至威胁,如果俄罗斯不给这件事一个交待,德国将终止和俄罗斯合作的北溪二号项目。而这件事真正的幕后推手,正是这位隐居堪萨斯城的老人。
操作其实很简单,纳瓦利内这样的人,已经完全失去和普京对垒的实力,拿来做最后的价值体现是再好不过的材料。美国和英国都喜欢这样干。专门对背叛俄罗斯的政治人物下手,然后栽赃俄罗斯,这种的俄奸,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何乐而不为呢。其实只要细想想就可以明白,对于这些已经不构成威胁的手下败将,普京根本就没有兴趣处理。而且有了前几次俄罗斯背叛特工的中毒事件,英美借此大肆炒作,俄罗斯根本就不愿意惹这种麻烦。于是,这种没有多大利用价值的人最终就成了自己投靠主子的牺牲品。
纳瓦利内究竟中了什么毒?谁也不知道,但可以明确的是,绝对不是俄罗斯手里的诺维乔克。这种毒一旦中上,无药可解,必死无疑。而前年的斯克里帕尔和现在的纳瓦利内都竟然可以幸运的逃过一劫。这种失误在天下五大情报机构之一的俄罗斯安全局手里,根本就不会出现,他们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是一击必中。岂会连连失手?
所以,近些年所谓的俄罗斯下毒案,基本上都是英美分化俄欧关系的一种手段。借以打击有着向好迹象的俄欧关系。至于德国为什么会在本次中毒案中对俄罗斯态度强硬,原因也很简单,德国内部有着一股强烈的反俄势力,毕竟两家是世仇,当年二战后期,苏联人进入德国那可比英美进入德国要厉害得多。再加上冷战时期,德国一分为二,成为冷战最前沿,这其中的恩怨不知凡几。所以,默克尔也不能一味对俄罗斯和稀泥,有时候必须要展现强硬姿态,否则,她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这次好不容易让默克尔被迫强势应对俄罗斯,正是破坏他们合作的好时机,我们美国一定要趁机点上一把火,既可以给默克尔压力,也可以给德国内部支持我们的人以鼓励。美国政府如果在这件事上和稀泥,那我们好不容易操作起来的事情就会不了了之。所以,你一定要改变姿态,呼应一下这件事。”
“这。。。会不会让特朗普总统不高兴呢?如今我的主要任务是对付中国,俄罗斯的事情一向是由总统亲自处理的,我此时插手,不见得会是好事情。”蓬佩奥依然有些不情愿。
“我也不要你多做什么,只是要你表个态,让欧洲和德国感受到我们对这件事的重视。其他的时间你还是去做中国的事情吧。”查尔斯放缓语气,这个蓬佩奥野心太大,所以在和总统的同步上做得尤为小心,自己倒也不能过分逼他。
“好吧,我马上回去就发一个声明,指出这件事和俄罗斯的某些人脱不了干系。但不能直接把矛头指向普京,否则总统不会绕我的。”蓬佩奥无奈,只好想出一个折中的方案。
“也罢,就这样吧。你要明白,默克尔虽然口头上说要以北溪二号项目作为制裁手段,但她是绝不会轻易真这么做的。毕竟这种制裁杀人一千,自损一千。如果我们不在后面推一把,她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最终还是会和俄罗斯完成北溪二号项目的。所以。。。。唉,就这么做吧,后期我再想想办法,尽量毁了他们的这个合作。”
查尔斯顿一顿后接着说“你最近在中国这个问题上做得不错,加把劲吧。以后会有你好处的。”
“哦,真的吗?好,我一定加油。”说罢,蓬佩奥退了出去。
查尔斯看着他的背影,冷哼一声,“真是一条很会叫唤的狗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